《红楼梦》中说清供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一般认为,其作者是清代作家曹雪芹(约1715—约1763年),其大致生活于雍正、乾隆时期,所以,小说中所反映的风土人情、典章名物,应该属于清代早中期的时代背景。

《红楼梦》中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属于钟鸣鼎食之家,包括曹雪芹本人也出身于官宦之家。所以,小说中所反映的大体上是当时上流社会的情景。关于《红楼梦》中的名物考析,研究著述不胜枚举,前有已故著名风俗学家邓云乡的《红楼识小录》(河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1月版),今有历史学家方豪《红楼梦西洋名物考》(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10版)。不过,书中有关居室清供的描述,似乎未见梳理,或者没有被引起重视。本人也是最近应约为《大理石图志》撰写《古代大理石画收藏史话》一文时,才留意到《红楼梦》书中相关描述的。相比起明代兰陵笑笑生《金瓶梅》,虽然《红楼梦》中有关清供器玩的描述并不详尽,但也多少透露出当时上流社会家居供设的情况。

传统家居,厅堂为上,这也是迎来送往的体面场所,最能体现主人的品味和脸面。《红楼梦》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提到,林黛玉进入荣府的正内室“荣禧堂”,只见“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多高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一边是金蜼彝,一边是玻璃(台皿)。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圈椅。”这是传统厅堂摆设中最重要的场景,居中是紫檀长条案(平头案或翘头案,又称天然几),上面摆设有三件套,居中是高大的古代青铜鼎,两边为周朝青铜盛酒器和玻璃盛酒器,后面墙上悬挂有大幅墨龙画轴。

青铜鼎象征威严和权势,左边金蜼彝,甲戌本《石头记》脂砚斋侧批为“蜼,音垒。周器也。”右边玻璃(台皿),甲戌本《石头记》脂砚斋侧批为“(上台下皿),音海。盛酒之大器也。”左右则皆为盛酒器。这件玻璃盛酒器很可能是新到的舶来品,类似西洋器物在《红楼梦》中屡见不鲜。在荣府最显眼的供案上,摆放的不是花瓶而是酒器,这似乎说明了其中酒文化的地位和重要性。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三回

至于这金蜼彝和玻璃(台皿)究竟是什么模样,在晚清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中,似乎可以见到其身影。在第三回“林黛玉初至荣国府”的图绘中,有一处厅堂,室内露出一角,供案背面挂的依稀是一幅水墨云龙图,供案中间一件高大青铜器半遮半掩,右边是一件带盖的青铜彝,左边露出一半的当是玻璃(台皿),类似玻璃缸的造型,其中还放着一柄如意。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清代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第三回“林黛玉初至荣国府”(局部)

清代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大致作于同治、光绪年间,存留有230幅绢本工笔彩绘(旅顺博物馆藏),是目前所见清末民初唯一的大型彩绘连环画本《红楼梦》。画家采用传统的青绿山水和界画技法,以及西方传入的焦点透视法,具有清代宫廷新体画的风格,人物众多,场景丰富,大致反映了晚清官宦人家钟鸣鼎食之生活情景。孙温是河北丰润人,所绘制的《红楼梦》场景,有的应该是亲身经历,有的可能是合理想象,但不管如何,大致也是如实反映了当时官宦人家的生活场景。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第七十九回(局部)

古代青铜彝器在商周时代虽然为盛酒器,但到了明清两代,有的品种被衍生出了花瓶的功能。如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中,有好几处供案上的青铜彝器,插有各色花卉。这既是一种古为今用,也是一种历史传承。其始作俑者,是明代鉴赏家髙濂作于万历十九年(1591年)的《遵生八笺》(卷十六·燕闲清赏笺下)中的《瓶花三说》,在“瓶花之宜”中他提到:“高子曰:瓶花之宜有二用,如堂中插花,乃以铜之汉壶、太古尊罍,或官哥大瓶,如弓耳壶、直口敞瓶,或龙泉蓍草大方瓶,髙架两傍,或置几上,与堂相宜。”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近代吴昌硕《鼎盛图》

古代青铜彝器移用于插花,除了古为今用之外,还有特别的说法。四年以后,明代昆山籍书画收藏家、文学家张丑在《瓶花谱》,对此作了详备解读:“铜器之可用插花者,曰尊、曰罍,曰觚、曰壶。古人原用贮酒,今取以插花,极似合宜。古铜瓶钵入土年久,受土气深,以之养花,花色鲜明如枝头,开速而谢迟。”此种原理,后来为明代袁宏道《瓶史》、文震亨《长物志》等所引用,以古青铜器作花器成为一时风气,也成为陶瓷花瓶的替代品。尤其是清中期一直到民国年间,金石家和书画家,热衷于将商周青铜器制作成全形拓,添以各色花卉,合绘成博古清供图。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清代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第七十八回供桌摆设

古代厅堂供案(天然几)供置的器玩,似乎并没有固定模式,随着时空的变迁有所变化。如《红楼梦》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王熙凤等来到探春房中,只见一张花梨木大理石大案上面“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可见,供案上居中是青铜鼎,左边是供盛佛手的瓷盆,右边悬挂的是白玉磬。

不过,供桌一般常见的有香炉、花瓶之属,这也是传统焚香、插花之道的一种表徵。有的是香炉和花瓶左右对设,有的居中为香炉,左右为花瓶对设。大致从晚明时期,因为赏石之风盛行,案置供石也成为一种习俗,通常是香炉居中,右置花瓶,左置供石。瓶谐音平,在清供中寓意平安。古代室内布置东向为尊;奇石在清供中寓意长寿。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上海博物馆家具馆明代厅堂供桌场景

上海博物馆家具馆有一处晚明厅堂场景模拟展示,案桌上右为明代崇祯青花鹿纹一统瓶,左为晚明黄花梨嵌大理石座屏,居中没有香炉,背墙挂有明代吴伟山水画轴(复制品)。这种供桌器玩设置,在清代也有呈现。如清代道光年间麟庆《鸿雪因缘图记》,其中“乐存谒师”图绘,供桌上左边有供石,右边为花瓶,中间付之阙如,背墙也是一幅画轴。也许,上博明代厅堂案供的陈设样本,就是取自《鸿雪因缘图记》。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清代麟庆《鸿雪因缘图记》“乐存谒师”图绘

不过,大理石屏与供石不同之处在于,石屏主要是观其天然画意,可以替代画轴。此外,屏谐音平,也是寓意平安。如今在苏州古典园林中的厅堂案供之上,经常见到大理石屏与供石、花瓶并置,花瓶置右,供石居中,大理石屏置左。如果仔细推敲,大理石屏应该居中,与供石换位,这样似乎更为妥帖。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苏州狮子林揖峰指柏轩供桌摆设

晚清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中,案桌上除了香炉、花瓶、镜屏、座钟、帽筒、盆景等之外,还经常能见到供石和大理石屏,反映了作者对于赏石的熟悉和喜好。不过,看似置放并无特别规律可循。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清代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第九十二回,案桌上有供石描绘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清代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第九十回,有大理石桌屏的描绘

 

其实,《红楼梦》虽然别称《石头记》,但书中有关供石的描述非常之少,甚至可以说屈指可数,说明作者对于赏石并没有十分留意。比如,有一首流传甚广的曹雪芹《题自画石》诗,被认为是作者爱石的明证:“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堕世又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而据有关专家考辨,这不是曹雪芹所作,而是被张冠李戴了。

《红楼梦》中明确提到的室内赏石之置,只有大理石、宣石二则。如第三回讲述林黛玉到荣国府省亲,“黛玉扶着婆子的手,进了垂花门。两边是超手游廊,正中是穿堂,当地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屏风。转过屏风,小小三间厅房,厅后便是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皆是雕梁画栋。”可见,当时穿堂中落地置放有紫檀架大理石座屏,也是起到隔断和障景的功用。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其中提到,宝玉到林黛玉寄居的潇湘馆中,“因见暖阁之中有一玉石条盆,里面攒三聚五栽着一盆单瓣水仙,点着宣石,便极口赞:‘好花!这屋子越发暖,这花香的越清香。昨日未见。’”花盆中置有宣石,也是一种盆供赏石。潇湘馆,也是《红楼梦》中对于室内陈设着笔颇多的居所。

【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清代孙温、孙允谟绘全本《石头记》第八十二回,有大理石家具的描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红楼梦》中说清供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顽石有灵》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81714.html/

(1)
上一篇 2021年8月30日 上午9:30
下一篇 2021年10月5日 上午8: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