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SUMMER

赏石行业综合服务平台

赏石艺术包装/宣传/展览/拍卖/交易/私洽/金融

即将于明日(8月31日)落幕的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万物毕照——中国古代铜镜文化与艺术”展,是今年4月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庆典系列展览之一,400余面历代铜镜精品,荟萃了清华大学1958级校友王纲怀先生的部分捐赠,以及多家文博机构和私人藏家的精彩藏品。印象之中,这是历次铜镜展中规模和品级最高的一次,不但具有系统梳理,也有许多稀见珍品,让人大开眼界。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万物毕照——中国古代铜镜文化与艺术”展内景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西汉“游中国”铭镜,颇为罕见


如战国铜镜数量最多的代表性品种“山”字纹镜(《故宫铜镜图典》封面选用的就是一件战国早期“四山纹镜”),展出就不下二十余件。“山”字纹镜有方、圆两种形制,方形较为少见。主题纹饰为“山”字,有三山、四山、五山、六山等之分,其中三山、六山较为少见,大多有云雷纹、羽翅纹等作地纹,以变形花叶、柿蒂、竹叶等纹饰作为中间纹。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万物毕照——中国古代铜镜文化与艺术”

展示的“山字纹镜”单元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战国“四山纹方镜”


比较特别之处在于,这个“山”字纹镜的“山”字,虽然与金文、大篆字体大体一致,但是,铜镜上都是一种变形斜体的“美术字”,主体减地双钩,山字上部三笔竖线呈现出左旋或是右旋的样式,旋转角度大体在45°之内。这大概是出于“排版”美观的需要。因为在圆形平面上,如果“山”字正襟危坐,那就缺乏灵动和装饰感,作成旋转状,一方面使得文字有了一种生动感,给人以一种围绕中心钮首作旋转运动状;一方面也使得文字成为了一种纹饰符号(“山”字本来就是一种象形)。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战国“花叶五山纹镜”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战国“六山纹镜”,直径达27厘米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战国“变形四山纹镜”

山字中间竖笔多出一笔,颇为罕见


不少学者不解其故,推测这是一种纹饰的提炼,如古蛙纹、勾连云雷纹、日纹、火纹,有的称其为丁字镜、T字镜等。其实,从一些“山”字镜纹饰中有走兽出没其间可以佐证,这确实是“山”。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战国“四山四兽纹镜”


战国时期,铜镜为何频繁出现“山”?这应该与上古时代以来流行的山岳崇拜有关,也与当时儒道两家对于山岳观照的全新阐述有关。


山岳崇拜起源于远古的巫术,最早是带有宗教意味的祭祀活动。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登山祈福的习俗流行开来。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和以老庄为代表的道家,分别从道德和情感的角度,开创了“山水比德观”和“山水比情观”。孔子的“知者乐水, 仁者乐山。知者动, 仁者静。知者乐, 仁者寿”,用伦理的眼光看待山水;老子的“人法地, 地法天, 天法道, 道法自然”,庄子的“山林与,翱壤与,使我欣欣然而乐与”的“逍遥游”思想,以崇尚自然、顺应天性的情感观照山水。从此,山岳意象有了新的诠释。


大致在战国时期,人们心目之中的山岳形象,开始从膜拜向亲近过渡,也更多地被赋予了象征意味。如大致成书于春秋中期的《诗经》,就有一些山岳的描绘。《诗经·小雅·鹿鸣之什·天保》“九如”之一“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诗经·小雅·甫田之什·车舝》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战国时期的中山国。这是唯一一个带有“山”字的诸侯国,因城中有山,故名中山。关于“山”形纹铜镜的起源,也有“楚伐中山”所获器形一说(程如峰《从山字镜谈楚伐中山》)。


中山国(公元前414年—前296年)是由北方少数民族白狄的鲜虞部落所建,国土嵌在燕赵两国之间,称王于太行山麓,曾长期被视为中原诸国的心腹大患,在“战国七雄”之外诸侯国中实力最强,持续时间较长,但可能由于统治者为少数民族,史载缺略,曾经长期鲜为人知。只是随着上世纪七十年代考古发掘,中山国墓葬中出土了两万余件工艺精湛的文物,才开始为今人所瞩目。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中山国“错银铜双翼神兽”

(河北博物院藏)


从公元前506年,中山之名始见于史书,到公元前296年,中山国被赵国所灭,中山国虽然存在了二百多年,但对于后世影响颇为深远。如汉武帝刘彻的异母兄刘胜,被分封于中山国故地,仍沿用旧称为中山王(谥号靖,史称中山靖王。三国蜀汉刘备、唐代诗人刘禹锡等,皆称是中山靖王之后),其墓葬在今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陵山,满城汉墓是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以山为陵的墓葬,也是我国20世纪百项考古大发现之一,出土文物达一万余件,其中包括“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错金铜博山炉”等珍贵器物,反映了原来中山国所辖工艺技术制作之高水平。到了北宋,苏东坡曾经被贬定州(今河北保定)任知州,发现并命名了“雪浪石”。苏东坡还根据当地流传已久的“松醪”酒工艺,自酿并命名为“中山松醪”,传世有书法名迹《中山松醪赋》(今藏吉林省博物馆)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西汉错金铜博山炉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苏东坡书法《中山松醪赋》(局部)


中山国都城灵寿古城遗址,在今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三汲乡,建有中山王陵遗址博物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这里考古挖掘出土了大量精美的历史文物,包括迄今发现世界最早的建筑平面设计图“中山王墓兆域图”、碑碣的开山鼻祖“守丘石刻”等。其中,虽然铜镜中没有“山”字纹,但还是有一些与山有关的文物。


如“中山侯钺”,铸造于周威烈王十二年(公元前414年)中山武公主政之前,为一大型青铜钺(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藏),孔刃之间竖刻篆书铭文两行:“天子建邦,中山侯㥯,作兹军钎,以敬厥众”。其中,“中山”两字格外清晰。这里的“中”字,由“上”、“下”、“戈”组成,带有守疆卫土的寓意。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中山侯钺”拓片(局部)


中山国出土文物之中,最为独特和突出的,是“山”字形青铜翣,体现了一种庄重、威严和神秘,被认为相当于中山国的图腾和文化符号,也成为了河北博物院的标志,河北博物院常年辟有“战国雄风——古中山国”专题展览。整器呈山字形,山字上半部分由三个“圭”形器组成,两侧向下部内转成镂空回字纹,下部中间有圆筒形銎,可插于立柱,銎的前后两侧有方形楔孔。这种器物为中山国所特有,既是仪仗用物,也具备了兵器的功用。这种“山”字器物,也被人认定是“山”字纹镜的出典。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中山国“山”字形青铜器(复制品)


中山国人对于山的崇拜,还表现在一组“陶人俑拜山”。这是在冶铜炉作业坑边发现的一组七件陶器,六件为小山形陶器,一件为人物陶俑。据考可能是铸铜器的工匠在新炉升火冶铜时,对山神祈祷,保佑其出好成品。这也是最早出现的“拜山”实物。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中山国“陶人俑拜山”



汉代是铜镜制作和传世数量最多、制作水平最高的一个朝代,不过“山”字镜几乎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铜镜中偶见有带有“山”字铭文的神兽镜,铭文多带有登山祈福的意味,常见为太山、大山(即泰山)和华山,内容大同小异,如“上大山,见神人。食玉英,饮澧泉。驾交龙。乘浮云。宜官秩,保子孙。”“上华山,见神人。宜官秩,保子孙。食玉英,饮澧泉。驾非龙,乘浮云。”等等。泰山和华山,被视为神仙居住的地方,赋予了护佑官运、保佑安康的意味。这与当时出现的博山炉仙山形象相映成趣。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汉代“上华山”铭铜镜


博山炉出现于西汉时期,一直到两晋还很流行,是宫廷乃至民间常见的焚香器具,材质多见为青铜器和陶瓷器。按照明代周祈《名义考》(卷十二)的说法:“汉人始为博山炉,其制象海中博山,下盘贮汤,使润气蒸香,无今之炉也,所焚唯兰蕙。”炉体像酒器中的豆,上有盖,高而尖,呈山形,中镂空,有的雕有云气、人物及鸟兽,仿佛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博山”。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汉代石雕博山炉(湖南省博物馆藏)


汉代博山炉频繁出现了仙山的形象。如上述满城汉墓出土的“西汉错金铜博山炉”,被公认为是汉代工艺最好的一件博山炉。这也是河北博物院的 “镇馆之宝”之一。这件博山炉,炉盘上部和炉盖铸出高低起伏的山峦,虎豹神兽出没其间,猎人巡猎山间,炉盖上因山势镂孔,用金丝和金片“错”出舒展的云气装饰着山峦,产生行云流水的艺术效果,设计之妙,工艺之精,令人叹为观止。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西汉错金铜博山炉(局部)


博山炉上这种山景的意象,往往使人联想到后世的山水画和石假山。一般认为,独立的山水画出现在魏晋时期,成熟于隋唐时期,园林中的石假山则起始于唐代,与成熟的山水画几乎是同步发展起来的。


如唐代铜镜正式出现了山岳的形象,是一种线刻图绘,如同山水画的表现。湖南省博物馆藏唐代长沙窑青釉褐绿彩山水纹罐,罐身四周绘有山峦高耸起伏状,纯为线绘,没有皴法,无疑是属于早期山水画的形式,山旁还有飞鸟相逐。仔细观察,其山峦造型颇似在西安中堡村唐墓出土的唐三彩假山水池,这座陶山子是一组唐三彩建筑院落模型之中的一件(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假山山峰与水池相连,其造型类似博山炉盖上的山景。当时的陶砚,也有类似形制,如故宫博物院藏的十二峰陶砚就是一例。这与后世砚山(相传是南唐李后主所创制)的形式颇为相似(水池变成了砚池)。所以,砚山的样式或许来自石假山或是博山炉。这也是山的意象和语义,反映在案几供石上的最初形象。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唐代“五岳纹镜”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唐代长沙窑青釉褐绿彩山水纹罐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唐三彩假山水池


如果说,早期对于山岳的艺术创作,更多地带有图腾崇拜的意味,那么,至晚从唐代开始,有关山水的图像完全是属于审美范畴。从汉代博山炉的仙山,到唐代庭院的石假山,山岳已经完全发展成为人们畅神的对象。这个“美的历程”的时间跨度,长达六七百年之久。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汇石融通汇客厅上海市长宁区虹梅路3999号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虹梅路3999号
(近地铁10号线龙溪路站2号口)

咨询电话:159 0169 9489


汇石融通拥有数名国内知名策展人,专业承揽各种观赏石展览业务。汇客厅作为专业艺术空间可以为藏家个人专场展览以及各种专业主题展览提供策展、场地、图录和媒体宣传的一站式服务。欢迎广大藏家、协会前来合作。


·END·


本文作者,《汇石融通》特约作者——俞莹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更多精彩:

【谈古说今专栏——俞莹】


【谈古说今】“竹林七贤”故事多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石画多

【谈古说今】“百石千秋”聚古寺

【谈古说今】《素园石谱》有前身

【谈古说今】明画摹古多“今典”

【谈古说今】明代陆家嘴有“仙山”

【谈古说今】石器时代玉石辨事

【谈古说今】清代瓷人有石事

【谈古说今】彩云之南有“石屏”

【谈古说今】吴门雅集多石事

【谈古说今】高凤翰爱石藏砚

【谈古说今】乾隆咏石御制诗

【谈古说今】湖州访古墨妙亭

【谈古说今】黄鹤山樵画中石

【谈古说今】日本水石之况味

【谈古说今】山西“灵石”天下名

【谈古说今】网师园中石景美

【谈古说今】座架艺术古今传

【谈古说今】碧梧苍石画中情

【谈古说今】文玩赏石欣有托

【谈古说今】岁朝清供迎新春

【谈古说今】太华千寻石中情

【谈古说今】文同竹石自风流

【谈古说今】云间逸笔莫云卿

【谈古说今】文人篆刻观印石

【谈古说今】至善至美矿晶展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谈古说今】壶中九华山谷诗
【谈古说今】活色生灵红珊瑚
【谈古说今】明代金陵逛灯会
【谈古说今】画石有谱十竹斋
【谈古说今】南宋曾几有石癖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谈古说今】元代赏石有遗篇
【谈古说今】诗论有品石有韵
【谈古说今】山阴道上岩壑奇
【谈古说今】英石雅集拜坡翁
【谈古说今】留园名石十二峰
【谈古说今】和田籽料价几何
【谈古说今】瀚海玛瑙清宫藏
【谈古说今】田黄一克价十万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谈古说今】从《怪石供》到《怪石赞》
【谈古说今】拍坛又见祁连石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谈古说今】老莲画中多奇石
【谈古说今】广州走马访古石
【谈古说今】当代文人赏石刍议
【谈古说今】狮子林中观奇石
【谈古说今】嘉兴古石称“舞蛟”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谈古说今】袖中东海石有境
【谈古说今】乾隆赏石今安在
【谈古说今】故宫文物看山子
【谈古说今】海派名家多爱石
【谈古说今】昆山名石号“玄云”
【谈古说今】环秀山庄观假山
【谈古说今】玉峰山上访昆石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谈古说今】上博观展明青花
【谈古说今】狮子林与当代艺术
【谈古说今】青州偶园访古石
【谈古说今】“鲁王之宝”辨奇石
【谈古说今】“人间异珍”看拍卖
【谈古说今】故宫藏石知多少


投稿转载、商务合作、咨询

客服电话:15901699489

邮箱:hsrt_hjcsrttx@163.com


汇石融通

中国观赏石金融服务平台

  【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汇聚融通公众号    汇石艺术空间

长按,识别,加关注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从“山”字镜到石假山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81760.html/

(0)
上一篇 2021年8月28日 上午10:00
下一篇 2021年9月1日 上午8: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