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我不想谋生,我想生活」
——王尔德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寂寂古宅,袅袅茶烟,遥远的生活方式,蕴藏多少滋养生命的情致,需要以美的眼光去发现与照亮。松涛阵阵,清流泠泠,虫鸣入耳,风琴入怀。晨起可读或赏,暮后或宴或茶。院子里草木幽发,春生夏长;书房中人文古道,万卷斜阳。寻一古宅,内修自观,滋养余年,乃人生至奢的情境。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古宅度日,物质上虽朴素,其心灵与精神之丰富,则是现代寓所远不能及。在古人看来,宅院之中,处处蕴藏着美的因素,深深滋养着居住之人:昨晌见婆娑竹影,杂花满院;今宵对翠竹古石,藤萝半墙。夏至淡茶祛暑,凛冬温酒御寒,偶尔仰观天琼,时而俯察鱼虫……宅院景致,处处是意境悠然的水墨画卷。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唯有一方宅院,才能实现天地自然对人的滋养。杜甫曾在成都草堂种菜养花,此时耳闻雨落之声,感悟到时节潜移之美,写下「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微风细雨,润泽了天地万物,也滋养了人的性灵。春夜喜雨,雪后寻梅,霜前访菊,风外听竹……这些都是困于城市一囿的人们,值得「偷闲」去看的。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懂得「滋养」的人,都有着敏而善察的灵魂。陶潜抚弄无弦,林逋梅妻鹤子,米芾拜石称兄……这些文人一生所执著的,就是对日常生活的感受——美感。没有这般美感,纵使富比王公,生活也索然乏味,贫如乞儿。《乐记》讲「大乐与天地同和」,大概就是对这种生命境界的默然神往。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朝市之人,惯见的是红灯酒绿,追慕的是喧嚣欢场,连花开花落都看不见。若能有一刻栖身宅院,静心品味那古鼎焚香、素麈挥尘、渴则啜茗、无事翻书的闲淡,得此片刻滋养,于愿足矣。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文人空间):寻一古宅,滋养余年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5110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