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以石赠友,古已有之,也是“石友”一词的最好诠释。不过,涉及到名人赠石,而且有往来诗文酬答纪录,应该并不多见,也弥足珍贵。

说来也巧,这两天与苏州文友蒋晖兄微信交流,方知其正在作清代学者曲园老人俞樾的有关研究写作,提到俞樾弟子徐琪从广东寄赠一方英石给乃师。这也是有关英石的一段重要史料,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于是仔细检索了一下有关史料,终于搞清楚了此事之原委。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苏州曲园“乐知堂”

应该是在光绪十八年(1892年),寓居苏州曲园的俞樾,收到了门生广东学政徐琪寄赠的一方英石。关于此石的由来,徐琪在《授经石歌》序中说的很明白:“按试韶州,过英德县,于山中得一石,状如人形,坐而观书,巾帻鬚髯皆备。因思往在西湖,从曲园师游,尝绘《授经图》,此石俨如风采,且与吾师所作《课孙图》墨戏亦复相似,殆羽翼经训之功,天生此以贶之者乎。因题为‘授经石’,寄之吴中而作此歌。”也就是说,此石是徐琪在英德山中所获——这证明他也是一位好石之士,是一方象形石,像一位老人坐而观书,他联想到了恩师的形象,一是像他所绘老师的《授经图》形象(画图已不可考),一是像恩师所作的墨戏《课孙图》形象。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徐琪《授经石歌》,收录于《粤轺集》

《课孙图》又名“曲园课孙”,收录于俞樾《曲园墨戏》(《春在堂全书》有收录),大致作于光绪十六年(1890年),其中有时年七十的俞樾率性而作的20种墨戏图——俞樾自称“余素不习画”,书画合一,以字代画,变体夸张——有点类似今天的美术字,颇具创意,大抵属于书法游戏,有的墨戏图还用作为其笺纸的图案。徐琪在《授经石歌》中还写道:“天保诗篇写黄发,传拓丹墨分淡浓。(吾师写‘如南山之寿’五字寿星,余刻之都下)巉然见此寿者相,坐看碧眼成方瞳。”这幅“如南山之寿”也收录于《曲园墨戏》,寿星形象由书法“如南山之”组成,拄杖由“寿”字构成,构思巧妙,极富想象力。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俞樾《曲园墨戏》“如南山之寿”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俞樾《曲园墨戏》“曲园”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俞樾《曲园墨戏》“右台仙馆”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俞樾《曲园墨戏》“大悲”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俞樾书札,笺纸印有其墨戏图

俞樾笔下的“曲园课孙”,画面像似一位老者对着一位童子言者谆谆的情形,老者为“曲园”两字,童子为“孙”字。背面有俞樾题书:“余止一孙陛云,自课之垂十年矣。今春又报罢南回,将待壬辰再赴公车。老夫衰矣,殊有赵孟视荫之意。”其中提到的是,俞樾生有两子两女,长子俞绍莱没有子女,次子俞祖仁育有独子俞陛云(现代文学家、红学家俞平伯为其子),因俞祖仁体弱多病,俞陛云出生后由祖父母亲自抚养孙子长大,教他识字读书,十六岁考中秀才,十七岁中举人,但后来几次会试未中,“将待壬辰再赴公车”,当指光绪二十年(1892年)会试,可惜还是未中,直到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一鸣惊人,荣膺一甲三名(探花),授翰林院编修。“赵孟视荫”源自《春秋左传·昭公元年》,荫是指日晷的太阳投影,这里指观察日影,意谓光阴易逝。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俞樾《曲园墨戏》“曲园课孙”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俞陛云楷书七言联

英石以瘦皱见长,少见象形状物,这方类似老人形象的“授经石”确实相当少见,徐琪在《授经石歌》中有“似有群真捧而献,不烦巧匠磨且砻。须眉巾帻入妙肖,书卷襟带相从容。”之句。印象之中,类似人物形象的英石,在佛山梁园庭院中有一方“苏武牧羊”;此外,曾经见到过晚清岭南画家居廉“寿星石”,整块山石像是一位站立的老寿星,头部出挑,五官皆备,有的还添加了柏枝和灵芝,又称《芝柏寿石图》,看上去十分喜气。这类题材不见于其他画家,“寿星石”或许就是英石,但应该也是园林置石。俞樾的这方“授经石”尺寸不详,应该是一方案几供石。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居廉“寿星石”

俞樾得到门生寄赠的此方英石之后,很是欣赏,同样作有《授经石歌》,他也认为,该石“其左一翁危坐,其右又似有人跽而受者。笑曰:此吾《曲园墨戏》中所谓‘曲园课孙’者也,盖仿佛形似,各以意视之”。诗中不但对于这方奇石赞誉有加,也对于自己的《曲园墨戏》颇为自矜: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俞樾《授经石歌》,收录于《春在堂诗编》

老夫恣肆为墨戏,华石衡云出新意。

曲园二字似老翁,一孙字似童子侍。

是日曲园课孙图,以字为画从古无。

不图世间有此石,此石得无为老夫。

一老俨然岸帻坐,约略须眉竟是我。

手中似有一卷书,有人俯而受之左。

使者行部偶见之,欢喜绝倒相奉持。

云是曲园授经像,神工镂刻非人为。

远自天南寄吴土,顿使米颠首为俯。

授经愧无经可授,课孙又惭孙也鲁。

惟念英石世所珍,况此石为我写真。

置之案头窃自笑,我本山中一石人。

俞樾字荫甫,自号曲园居士,浙江德清人。清末著名学者、文学家、经学家、古文字学家、书法家。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后受咸丰帝赏识出任河南学政,因“试题割裂经义”被弹劾罢官,遂移居苏州,潜心学术四十余载,在上海、杭州等地讲学。治学以经学为主,旁及诸子百家,学问博深,著述等身,被尊为朴学大师、一代通儒。曾国藩曾经评价两位得意门生李鸿章和俞樾(曾是两位同科进士的主试官)说:“李少荃拼命做官,俞荫甫拼命著书。”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曾国藩为俞樾《春在堂全书》题署

俞樾门生极多,其荦荦大者如章太炎、吴大澂、陆润庠、吴昌硕等。其中,徐琪是俞樾最亲近的弟子,两人经常诗文唱和,书画往来,他在挽恩师对联中称他俩“谊属师生,恩侔父子”。

徐琪字花农,浙江杭州人,光绪六年进士,授编修,历官山西乡试副考官,广东学政、官至兵部侍郎。工诗词,善书画,多著述。徐琪与俞樾两人感情至深,曾在杭州孤山为恩师筑有“俞楼”(今存为后世改建),在《俞楼记》中写道:“千载而后有人过此,知为先生讲学之居,则此楼以先生重,而山水亦以此楼重。得人而名之意,其在斯乎!”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徐琪《玉堂富贵》

有意思的是,俞樾对于赏石玩好之事也颇为留意,恰如他在《授经石歌》中自诩的“我本山中一石人”。他在致外孙女许湘芸寄赠京城陶瓦雕制小山诗中写道:“老夫无别好,所好只山林。但得山林意,便存猿鹤心。”如光绪十八年(1892年),他为留园主人盛康撰有《冠云峰赞(有序)》,盛赞太湖石“冠云峰”“如翔如舞,如伏如跧。秀逾灵璧,巧夺平泉”的不凡姿韵,所谓“太湖一勺,灵岩一卷。冠云一峰,永镇林泉。”也是一篇咏石名篇。

【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苏州留园林泉耆硕之馆北厅正中,有俞樾撰文《冠云峰赞(有序)》

值得一提的是,俞樾在《经课续编》(卷一)有“怪石解”一文,就《尚书·禹贡》中所述青州贡“铅松怪石”之怪石究为何物专门作了辨别,他不认可很多人认为怪石是像玉一样的石头(“似玉”,或是“次玉”),认为“此怪石正如今灵璧、太湖之石,但取其嵌空玲珑,非取其似玉也。然则禹之贡怪石将以为玩乎?曰,岂独怪石为玩,即上文之松亦玩也。……禹见岱畎之中,此松此石雅可爱玩,辇致京师,为物也小,不伤民力,媚兹天子,亦臣子之至情也。”云云,也是一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曲园老人“授经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顽石有灵》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36963.html/

(0)
上一篇 2020年5月7日 上午11:12
下一篇 2020年5月9日 上午9:0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