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石画记》初刻本书影

在古代大理石乃至图纹石收藏鉴赏史上,被誉为“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一代文宗”的清代著名学者阮元《石画记》五卷(道光二十年刊印,1840年),无疑是一部极为重要的文献,堪称大理石画鉴赏史上的千古绝唱。这部著述,收集了阮元以及友人收藏的近三百方大理石屏精品,首次将大理石屏定名为“石画”,按照著录品鉴书画藏品的格式(类似清宫《石渠宝笈》著录书画藏品的内容,阮元曾参与《石渠宝笈续编》编撰),冠以题铭,标以尺寸,述以画意,咏以诗文,其中多以唐宋诗词和宋元绘画的诗情画意破题品鉴,别出心裁,虽然没有图绘形象,却让人身临其境,如见风采。阮元对于《石画记》之编也颇为自矜,将之与欧阳修的《集古录》和《洛阳牡丹记》相媲美:“《金石跋》《牡丹记》,古人玩物各有志。我题苍山百石屏,诗画情深亦佳事。”(《仿李成寒鸦图即六一居士鸦石屏》)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石画记》的体例,类似《石渠宝笈》书画著录

《石画记》刊印至今有一百八十年,虽然偶见有影印版,但一直未见有校注本,阅读不便,传播不广,也是一大憾事。苏州文友、作家蒋晖,近年来一直留意于大理石收藏史的研究,一年前著有《明代大理石屏考》(山东画报出版社2018年2月版)问世,钩沉史籍,阐幽探微,具有开创性意义。新近出版的《石画记》校注本(西泠印社出版社2019年8月版),使得这部“堪称中华古代赏石谱录之殿军者”(作者语)得以名篇重光,功莫大焉。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石画记》校注本书影

阮元在《石画记序》中提到,“乾隆初,高总制其倬又分云水雪月、浅绿微黄诸目,是着色山水,滇中久有之,何罕传于江湖乎?”高其倬是画家高其佩的堂弟,以诗名世,还是著名的风水学家,曾受命为雍正择墓地。高其倬曾经在雍正八年署云贵总督,推行“改土归流”,名闻一时,期间应该有机会接触和收藏大理石画。清代《云南通志》(卷二十九),收录有高其倬《题大理石十首》诗,即阮元提及的“高总制其倬又分云水雪月、浅绿微黄诸目”,这也是清代早期少见的诗人咏赞大理石画的诗作。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石画记》校注本内页

值得一提的是,这十方大理石屏都以画意品题,分别是层峦叠嶂者、山雨初霁者、群山杰立者、雪意未晴者、雪峰千仞者、碧岫防烟者、水石云月者、云山有径者、浅绿防黄者、孤屿平湖者。如《雪意未晴者》:“记取风光何处似,秣陵春雪未晴时。谁知湿霭浓云里,中有梅花一万枝。”《雪峰千仞者》:“一白庐峰三百里,曾骑生马到其闲。于今却曳红藤杖,偎小屏风看雪山。”这些诗作虽然未署创作时间,大致是高其倬在雍正十一年任两江总督衔领江苏巡抚时所作(《孤屿平湖者》诗中有“惠泉亭畔煎茶后,忆得峰头看太湖。”之句),比起阮元《石画记》的刊印要早百余年。阮元为大理石画品题咏诗的灵感是否来自于此,可备一说。

其实,就像蒋晖兄在《石画记》校注本起首所作的《梦石奇缘:〈石画记〉与〈天际乌云〉帖》一文所考辨,阮元热衷于大理石画的收藏,源自书法家、文学家、金石学家翁方纲苏斋所藏“天际乌云”石屏(又称“书画诗梦石砚屏”)。嘉庆八年(1803年),翁方纲得到友人赠送的一方有苏东坡《天际乌云帖》(此墨宝为翁方纲所藏)画意的石屏(玳瑁石屏),非常喜欢,第二年将藏室名称为“石画轩”,并作有《石画轩记》、《书画诗梦石砚屏歌》,广为征集名家题诗作画,一时传为美谈。二十多年之后,阮元在滇南衙署将大理石画藏室也名之为“石画轩”;此外,阮元还留意收藏了多幅有《天际乌云帖》画意的石屏(据蒋晖兄统计有十七方之多),包括刻印“梦诗书画石”、“阮氏梦诗画石印”等,应该都寓含有对翁方纲的敬重感激之情。阮元曾自署“嵩阳居士”,包括收藏的大理石屏上有此刻印,也是源自苏东坡《天际乌云帖》中的“嵩阳居士今何(在),青眼看人万里情。”之句。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苏东坡《天际乌云帖》局部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石画记》收录的一方《天际乌云帖》画意石屏

在云南大理石开发收藏鉴赏史上,阮元无疑是最重要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位人物。大理石之遇见阮元,好比是酒逢知己,马遇伯乐。阮元在《作石画记题以三十韵》诗中曾经提到:“滇少诗画友,得友在石中。……宜此特健药,与之相磨砻。”也是人石交融,惺惺相惜。值得一提的是,阮元对于大理石的画意发掘,侧重于宋元画意,凡是象形状物的不入法眼,大多将之赠与友朋。他在《碧鸡金马》石画屏一则写到,这方圆石屏青质黑章,右面有马形,左面为鸡形,十分罕见,但“予于滇石雅不喜肖狮马鱼鸟者”,故将其镶嵌于昆明云贵总督署后花园宜园的马王庙西墙。

阮元故世后,有关阮元题款的大理石屏风行一时。至今,在苏州古典园林和古玩拍卖市场时有所见带有阮元题款的旧石屏。这些旧云石屏,虽然年份(座架)到代,画意精湛,题刻精到,但几乎没有见到有和《石画记》著录相吻合的。这也难怪,据记载,阮元所藏的大理石屏,大多毁于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三月初三扬州福寿庭宅院(阮元居所)的一场大火。据蒋晖兄相告,目前大概只有发现两三方旧石屏能够与《石画记》中所述对上号。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苏州狮子林藏阮元款大理石屏,刻印“阮印”

关于阮元款旧石屏真赝难辨,确实也是事出有因。近代藏书家刘声木(清四川总督刘秉璋之子)编有《苌楚斋随笔》(《续笔》、《三笔》、《四笔》、《五笔》),论及学术源流、古籍版本以及晚清时政和人物等,其中有“阮元彝器拓本”一文提到,阮元从云南卸任云贵总督后,将搜集的大理石屏携带归家。当时为阮元在云石屏上镌刻题铭的,是其一位族人。阮元身故后,这位族人“仍为扬州各古玩铺雕刻字迹不已,以致真赝难分,实由其后人贪小利所致。”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阮元款大理石屏,刻印“伯元”(私人藏)

不过,阮元从弟阮充在《云庄印话》一书中,曾经提到张兰坡才是阮元收藏大理石屏的刻款者:“张肇岑,号兰坡,江都人。官按察司照磨,工篆隶,足迹几遍全国。喜金石文字,吾兄督滇时,大理石画镌刻皆出其手。有《石鼓斋印谱》。”张兰坡擅长治印,阮元的印章大多出自其手。在《石画记》中,阮元多次提到张兰坡,他不但在石屏上刻款,而且参与选石,如《石画记序》中提及,“又于到点苍时,张氏兰坡为余亲至石屋选买数十幅。间有题咏,或持赠戚友,或儿辈乞去。又兰坡诸公在省肆买石,各请品题。余择其得古人诗画之意者,不假思索随手拈出,口授指画各与题识,付兰坡暨侄荫曾(阮常生)或镌或记,半不忆为谁之石。否则,各石虽有造化之巧,犹未凿破混沌。”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张肇岑《石鼓斋印谱》内页

据《石画记》所载,阮元题刻云石屏,落款(印)计有“琅嬛”(阮元藏书室为“琅嬛仙馆”)、“琅嬛馆”、“琅嬛清玩”、“画仙”、“苍山画仙”、“梦诗书画石”、“阮氏”、“阮氏石”、“阮氏石画”、“阮氏梦诗画石印”、“嵩阳居士”等,而且有的刻款在石画背面。但传世带有阮元款的旧石屏,与之相吻合的十不有一——包括《石画记》校注本收录的清代大理石屏,多见“伯元”款(阮元字伯元)。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清·阮元铭“夏山烟雨图”云石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328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