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五一期间,得暇赴山东淄博访石会友。其中,百里之遥的青州博物馆,也是打卡之处。说来也巧,今年是青州博物馆建馆60周年。这个县级博物馆中唯一的一级博物馆,一向享有“小大博物馆”之美誉,文物珍品众多。馆藏文物号称有三大镇馆之宝,概括为“三个一”。“一张考试卷”,即青州明代状元赵秉忠殿试卷;“一窖佛像”,即1996年青州龙兴寺遗址发现出土的窖藏佛教造像400余尊;“一枚玉璧”,即青州出土东汉“宜子孙”蒲纹玉璧。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青州博物馆内院(俞莹摄)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观众在参观青州博物馆北齐贴金彩绘思惟菩萨像(俞莹摄)

青州,曾经是古代传说的九州之一,疆域很广,按照《尚书·禹贡》的说法:“海岱惟青州”。宋代诗人苏辙,就有“面山负海古诸侯,信美东方第一州”(《送龚鼎臣谏议移守青州二首》)之誉。即使到了清代,青州府还下辖有临淄、寿光、临朐、昌乐、诸城、博山等11县。如今,风光不再,仅为一个县级市,隶属潍坊。但历史文化底蕴深厚,青州博物馆就是一个例证。

如果说,山东地区是古代赏石文化重要发源地的话,那么,青州博物馆中也有极为重要的遗存。

如一组北齐线刻画像石,1971年春出土于青州城南傅家庄北齐武平四年(573年)石室墓,分别是商旅驼运图、贸易商谈图、饮食图、主仆交谈图、象戏图、车御图、出行图、轿乘图等场景画面,大致反映了当时墓主人作为一个贸易商的举止行动,也是当时丝绸之路东西方交往的重要文物。其中的贸易商谈图(135x98cm),描绘的是墓主人坐在束腰的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左手执杯,不卑不亢,双目注视着对面的商人。对面的商人,是一个眼窝较深、鼻梁内勾、头发蜷曲的外国人形象,衣饰华丽,手捧礼品,双腿弯曲,一副殷勤献媚的姿态,据考是中亚粟特商人(也有说像罗马商人)。旁边的墓主仆人,手捧一座盆石,盆中的石假山成三角形,上小下大,轮廓奇崛,透漏有加。右上方天空中有祥鸟飞过,左上方则有所残缺。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北齐线刻画像石“贸易商谈图”拓片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北齐线刻画像石“贸易商谈图”局部(俞莹摄)

这块北齐线刻画像石,有确切的纪年可考,其中的盆石,也是古代赏石见诸图像最早的纪录。至于这方盆石究竟作何用场,众说不一。《山东青州傅家庄北齐线刻画像石》(青州市博物馆编,齐鲁书社2014年8月版)一书有专家有说为珊瑚,有说是“盆中热气腾腾”(不明具体何物);至于其来路,一说是粟特商人献供的礼物,一说是墓主人与粟特商人交易的商品。笔者以为,这位仆人拿的应该是主人的东西。

这方盆石,有可能是珊瑚,但是无法解释其从何而来;更有可能是出自当地的赏石——青州石。青州出产奇石,这在《尚书·禹贡》中就有记载,所谓青州上贡“铅松怪石”是也。到了南宋,杜绾《云林石谱》也收录了“青州石”(列名第二)。南北朝时期,正是赏石艺术诞生之时,尤其是园林置石运用已经较为广泛了。但是,作为室内(案几)供石,文献几乎未见有关记载。这方盆石形象,可以补充史料之不足和缺失,是极为重要的古代赏石文化史实。或许可以证明,在当时的贵族富商阶层已经有玩赏供石之好了。至于这位仆人手持盆石究竟有何意味,我猜想应该是主人向客人显摆奇珍,带有一种仪式感。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唐代阎立本(传)《职贡图》局部

其实,类似手捧盆石的仪式感很强的场景,在古代绘画(壁画)中也时有所见,而且延续很长时间。如唐代阎立本(传)的《职贡图》中,就有蛮夷手捧珊瑚赏石托盘的图绘;河南巩义市北宋皇陵(七帝八陵)遗存的“客使”石像生,其中也有手捧珊瑚、盆石的形象;山西芮城县永乐宫三清殿元代壁画之中,有玉女手持盆供赏石(珊瑚)的形象。这些颇为相似带有仪式感的场景,一方面反映了当时赏石之风盛行,另一方面也证实了其时赏石之供还是以盆座为主(木座在明代以后才流行起来)。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山西芮城县永乐宫三清殿元代壁画局部

青州傅家庄北齐线刻画像石“贸易商谈图”上的盆石形象,与青州石确实非常相似,应该也是就地取材了。按照《云林石谱》记载:“青州石,产于土中,大者数尺,小亦尺余,或大如拳,……其质玲珑,窍眼百倍于他石”,云云。其实,这是比较狭义的青州石概念,至今也有这类孔洞比较密集玲珑的石头,又称小玲珑石,一般都比较单薄一些。青州石还有几种表现形式,一种是太湖石类,又称北太湖石,体量较大,奇窍天成,如青州偶园供置的一些明代太湖石(包括“福寿康宁”四块太湖石),就是属于青州石范畴。一种是纹石类,以淄博文石为代表(又称博山文石),造型玲珑多变,肌理皱皴起伏,也是古典赏石之中肌理皴法非常突出的一种;一种是砚石类,以红丝石为代表,石质细腻致密,发墨如油,是鲁砚的代表。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青州偶园明代太湖石“寿”(俞莹摄)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淄博文石“冠群峰”(昝新国藏)

青州博物馆还有一件重要的古代赏石,那就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曾经题咏过的太湖石“醉道士石”。这方古石,原来置于法华寺,后来移置青州博物馆后院中。现在位置与笔者二十年前所见相同,只是石头被泡沫塑料包裹起来了,不见真身,也没有标牌说明,让游客不得其解。记得笔者当年参与主持编纂《中华古奇石》(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12月版)一书,曾经将其收录其中。如今,据说为了保护其不受风雨漫漶之侵,准备移入室内保存。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醉道士石”(徐孟军摄)

“醉道士石”看似一只醉猴,又像是一位衣衫不整的醉道士,上面还有后人刻写苏东坡咏石诗。此石原来是北宋元丰年间扬州知州杨康功之物。元丰八年(1085年),苏轼复朝奉郎起知登州军州事,八月过扬州,拜访知州杨康功,得以赏观这块奇石。九月初,苏轼抵达楚州(今江苏淮安),遇无为人杨杰(字次公),杨杰也好玩石,任涟水巡察使时与米芾有石缘。两人饮酒畅谈,苏东坡醉中作诗《杨康功有石,状如醉道士,为赋此诗》寄赠杨康功,述其奇石来由,可谓天马行空,想象奇特:“楚山固多猿,青者黠而寿。化为狂道士,山谷恣腾蹂。误入华阳洞,窃饮茅君酒。君命囚岩间,岩石为械杻。……三年化为石,坚瘦敌琼玖。”此外,诗人秦观也有《题杨康功醉道士石》,所谓“黄冠初饮何人酒,径醉颓然不知久。风吹化石楚山阿,藤蔓缠身藓封口。”云云。可见,当时这方赏石也是非常出名。

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醉道士石”局部刻铭(徐孟军摄)

苏东坡一生写有不少咏石诗,但传世下来的有关赏石极为少见,这方“醉道士石”就是一例,故弥足珍贵。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上海金融报):谈石说艺|“小大博物馆”藏异珍,青州有石古来奇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472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