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名家说石
  3. 诗赏雅石

石非石|明月松冈 拈花妙想

石非石|明月松冈 拈花妙想

步入这一片展陈空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幅石画挂壁,形如满月当窗,光源下照,窗明几净,案上小峰独立,四椅围坐,静侍茶席,旁植小松,平冈兀立,阵阵松风涛语,大可助力竹炉汤沸,令人渴望茗香馥郁。好友知己,相对品茗,上下天光,清明澄澈,镜影幻璧,遥想广寒,恍惚间,借梦仙人佳茗,一润索句枯肠,可谓幸甚至哉。忽然记起,儿时动画片《崂山道士》,有一场景,便是仙家畅饮,以法术将宴席移植月宫,俄而仙娥起舞,宾朋尽欢,而又哗然消逝,所谓警幻之意。此情此景,如月下茶席,赏心悦目,心无旁骛,唯有静觅诗行。

石非石|明月松冈 拈花妙想

月茶

谁裁满月挂粉墙

欲借松风助沸汤

上界澄明凝一盏

蟾宫桂馥润枯肠

静观三幅放大的海玉图片,对比鲜明,光影澄鲜,茶席静坐,花香鸟语,仿佛宋人花鸟小品一般的存在,而又笔干墨净,空灵静谧,令人忽作拈花之想,似有灵光乍现,于镜花水月中,剪影出一番天地来。

戏蝶

流连蝶影点春屏

玉镜灵光琥珀荧

剪剪东风盈袖舞

庄生一梦忘劳形

石非石|明月松冈 拈花妙想

盈盈梦境之间,庄生戏蝶而舞,衣袂飘举,空濛沉寂,让人顿生恍惚之感。“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这一点朦胧之境,仿佛醉眼迷离,多少风物,尽入万象虚空,唯有蝶舞神驰,物我两忘。

玄鸟

九天玄鸟肇殷商

墨韵盘桓舞羽裳

画影轩窗知月满

一轮映盏话沧桑

石非石|明月松冈 拈花妙想

殷商始祖,高古图腾。殷殷古意凌霄汉,丝丝墨影流光韵。起舞轻盈,玄天奋翼,墨丝宛转,那一羽孤影,莫不是高处不胜寒的神话,映衬内心孤傲的灵魂,将世间清冷,化作当空一舞,九万里尘埃,八千岁春秋,这一刻,皆可酿入一盏茗香,品来忘尘化外。

荷梦

香远益清醉墨芳

亭亭伞盖曳秋塘

何当梦影濂溪畔

一品幽芬润羽觞

石非石|明月松冈 拈花妙想

荷风淡荡,半亩方塘,秋光云影,伞盖亭亭。那濂溪池畔的诗人,该又是感物抒怀的光景了,亭亭净植不蔓不枝,摇曳于波光梦影里的,不再只是物象,而是人格的化身,去傲立一身高洁,去恪守一番清境。

戏蝶,玄鸟,荷梦,看似不经意的一组影像,冥冥之中却囊括了天地人间,万物造化,一体自然。借一段拈花妙想,广纳寰宇万象,自当超然静观。掠眼繁华过后,一心求清净。在松风、炉火与茶香的交响中,去品味时空静止的玩味,这一刻须当凝神,去重拾忙忙碌碌间,而轻易忽略的人生真谛,去认知,一味前行后而迷失的目标原点。

光影中,虽不能临风飘举,却也觉得耸身一轻,将许多欲望的拖累,暂时抛在脑后了,生怕对不起这空明澄澈的月色,唐突了这月色融融的玉像,一时莫辨谁是月色,谁是玉色。更无需分清,身在松冈,还是围炉客话,只愿融入这一处安然的空间,去领略壁间风月。

海玉虽为舶来品,但其温婉的内质,恰恰契合了国人的审美特性,内敛而莹润,墨色晕染的画面,则有朦胧空灵之韵。兼具玉之润透,石之纹美,可谓尽得先机。唯惜,体量精致,多为小巧配饰。此番投影画壁,空间感顿生,将天上月与窗间月加以对比,虚实相生,高下相迎,引领观者流连于光影幻化的曼妙之间,不觉出神。正所谓,拈花妙想,欲说还休,此间妙理,尽在松冈月下,风炉茶鼎之间。这欲辩忘言的真意,便是布展者那一番初心,化为的独具匠心吧。

石非石|明月松冈 拈花妙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石非石|明月松冈 拈花妙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29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