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仇大雄——归家之路》展览现场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展览现场古典与当代的融合

盛夏时节,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之一的《仇大雄——归家之路》,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隆重举行。有意思的是,此次艺术家的当代艺术作品展现场,还特邀了上海博物馆借展四件馆藏文物,包括一方古代赏石,古典与当代相互融合,这也使得此次展览不同寻常。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装置《黑河》(2001年)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装置《看不见的散文》展览现场(2007年)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装置《无题》(2007年)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装置《纸衫》(2008年)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仇大雄和艺术评论家林明杰在访谈

这是瑞士华裔艺术家仇大雄先生在中国的首次大规模个展,展出了其最具代表性的绘画、装置、雕塑以及影像作品。

仇大雄先生身世不凡,他是“明四家”之一的仇英的第十五代世孙,父亲是现代闻名遐迩的古董瓷器大收藏家仇焱之。他出生于上海,成长于香港,求学于巴黎,生活在瑞士,受到多国文化之浸润。曾经做过节目主持人,拍过电影,最终选择了当代艺术创作,成为职业艺术家。他表示:“身为一个中国人,对我而言,当代艺术来自过去,它展现了时间的演变,我希望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创造出结合中西的作品。但是最终,人们会认出这些作品是由中国人完成的。”

仇大雄与父亲仇焱之一起生活于日内瓦,居所面对着日内瓦湖,可以眺望勃朗峰。仇大雄清楚地记得,父亲的书桌上,放着一方灵璧石,二十公分长,如同煤炭一样的黑色,用手指轻轻叩击,会传出清脆的金玉之声,如同聆听远古的回响。案头黝黑如漆的灵璧石,与远方终年积雪的勃朗峰,两者一近一远,黑白分明,形成了强烈对比,此景此情,让仇大雄一直念念不忘。这可能也是他后来的艺术创作之中,钟情于黑、白、灰色彩元素的原因。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绘画《无题》(2013年)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系列作品《日记》(2014.6.4)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系列作品《日记》(2017.4.14)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系列作品《日记》局部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系列作品《日记》展览现场

黑、白、灰是仇大雄艺术创作最常运用的颜色,尤其是《无题》绘画作品,都以黑、白、灰为主色调,包括系列作品《日记》中,从1997年至今,他一直是用水墨在宣纸上涂鸦记录日常生活、时事政治、自然风景,并附注文字抒发情感。艺术家曾经表示:“我的作品往往以黑、白、灰为主,视觉上看起来很简洁。我喜欢简洁,生活已经很复杂,艺术不必那样。”他认为“黑色是无限的”,喜欢无穷地探索“无限”。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崂山古石“小方壶”展览现场

此次上海博物馆借展的四件馆藏文物,便是由仇大雄选定。其中的一方古石并非灵璧石,而是崂山绿石“小方壶”,这可能也是上博收藏古代赏石中名气最大的一方。此方古石黝黑如漆,包浆滋润,石头呈方正平台状,稍有棱角,石表左上方刻有清代“扬州八怪”之一高凤翰刻款篆书“小方壶”以及“丙寅(1746年)秋南阜左手制”字样。红木底座为两托高脚座,上面刻有吴湖帆1951年题款:“宋坑小方壶石。南阜旧藏小方壶石,浓翠欲滴,宋坑中奇品也。镜塘兄获之,为数青草堂(钱镜塘斋名)益友。辛卯冬吴湖帆题(倩庵)”。此方古石原来是现代著名书画收藏家钱镜塘藏品,著名画家吴湖帆1951年还作有“宋坑小方壶石”画写真。石与画后来归原上海市委书记王一平,后捐赠于上海博物馆。此方古石,经过数位名人递藏,又有名家诗画合璧,极为罕见,弥足珍贵。2015年12月,上海博物馆举办“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此石与画首度合璧展示。此次,是此石再度展览亮相。

除了古石之外,另外三件上博藏品分别是东汉绿釉陶狗、明代仇英“眠琴赏月图”扇面和新石器时代马家窑马厂类型彩陶曲折纹罐,别有寓意,也是艺术家创作的重要灵感来源。狗是忠诚的化身,也是艺术家的属相。“明四家”之一的仇英,是艺术家的先祖。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17世纪“尤以良作”款犀角雕仿古螭龙饕餮纹觥

曾经见到过仇焱之当年去世后,其藏品交付苏富比(分别在香港和伦敦两地)拍卖的图录——《太仓仇氏抗希斋曾藏珍品图录》,“太仓仇氏”点名了其籍贯和族望,抗希斋是仇焱之的藏室名。仇焱之不但以收藏古董瓷器(尤其是明代瓷器,曾经拥有两件明成化鸡缸杯)著称,而且涉猎范围颇广,包括青铜赏石、书画玉器等。比如,他也是国际上重要的古代犀角器收藏家,仇大雄受到影响,一度也涉足其间。2011月4月,香港苏富比推出“灵犀万象——仇炎之、仇大雄父子珍藏犀角雕刻”专场,结果26件拍品成交率达96.15%,成交额达1.2542亿港元,一件17世纪“尤以良作”款犀角雕仿古螭龙饕餮纹觥,以1858万港币拍出,成为全场“标王”。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5月,仇大雄先生还捐赠上海博物馆一批明清犀角杯收藏中的精品。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新石器时代马家窑马厂类型彩陶展览现场

距今五千七百多年的马家窑文化彩陶,则是中国文化的根、绘画的源,其千变万化的纹理,很多是抽象的几何纹,这与当代艺术中的抽象线条也是异曲同工。看得出来,仇大雄创作的一些画作,多少也是受到其影响的。

上博供展的四件馆藏文物,其中的赏石与彩陶,从造型到图绘,从天工到人作,可以说是(古典)抽象艺术的源头,也是当代艺术家取之不尽的艺术养料。时至今日,一些当代艺术家也正越来越多地关注到赏石题材。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影像装置作品《夏雪》(2008年)

俞 莹: “归家之路”有石伴

《夏雪》石头上投射的影像

有意思的是,此次展览中也有一方仇大雄作为创作元素的石头。这是一组创作于2008年名为《夏雪》影像装置作品,影像(石头)和画作共同描述了一场不期而遇、极为罕见的夏雪,画布上是云霭沉沉的天空,石头上则是纷繁的飞雪以影像的方式投射而至。动静交叠的手法,源于艺术家早年从事过电影行业的经历。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出现的石头。艺术家表示,这方石头和上博收藏的那方古代“小方壶”赏石之间,具有一种微妙的联系。我的理解是,石头可以是古代,也可以很当代,两者殊途同归,都可以触发艺术家创作的灵感,成为艺术收藏和创作的一种重要实物和素材。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石界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1153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