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海鸥的白楼梦

杜海鸥的白楼梦

 
全国石界,怕掉了鞋似的、赶着落帽风地办展,纷纷彰显着自己的存在与优秀。虽累的要死,却表面坦然暗地里较着劲儿,比着石展的规模与名份,比着站台级别的大与小,比着成交价格的高与低,比着媒体流量的多与少。楚界汉河的石途中,赶展者风尘仆仆,明明是条石界的流浪汉子,却戏谑是赶展的吉普赛女郎。

我注意到,此时上海石协的阿杜会长,在人家都在做《红楼梦》的时候,他却在做《白楼梦》。虽身患小恙,却重温着上海汾阳路79号“小白楼”(亦称小白宫)的旧梦。说是旧梦,皆因两年之前,他就心存远虑地储存了“小白宫”的人脉,有意在这个大师艺术品丰盈的极致空间,发起个名副其实的高端古石展。甚至打算合谋几个石道知已,各带几方古石去国外拍行办个展再玩转一圈……当然,他确有这个实力。

 

杜海鸥的白楼梦

 

阿杜绝对是个深谋远虑的家伙,办事喜欢先听取各方人士的意见,然后再拿定自己的主意,大概这就是他所理解的民主集中制。

但最近石界办展的疾风劲吹,吹断了他这棵劲草。他决定先放弃在小白宫办古石展的原意,拟以上海市观赏石协会的名义,在上海沪太石市与《小白宫》发起两场不同侧重的赏石艺术展,两翼齐飞。

 

杜海鸥的白楼梦

 

我估计,一场是以沪太路石市为主体的赏石展示与销售为主的常态性、规模性的常规战,另一场以《小白宫》为标志的,当代赏石艺术大典式的演绎。当然这一切都描绘与想象的很美好,有人最担心的亦或是,去小白楼大典式的赏石,展品如何征集与保证质量,怎样才能够得上“小白宫”艺术品牌的名份,不要把“小白宫”变成了被傍的大款。

这个话题留给事实吧,算是我们的期待与悬念!

 

杜海鸥的白楼梦

 

因某些原因我对小白楼有些浅知与关注,今天渲染意味地闲聊一下《小白宫》,与上海艺术家的一些闲话。这里可是个艺术家、艺术作品的摇篮和陈列圣地,现在里面陈设着许多海派艺术大师,约500多件的代表作及他们的传说。

我关注《小白宫》大约在2008年,大约在冬季。知道了厉害的艺术家陈丹青,背后有个叫木心(孙璞)的导师,是位文学及艺术的极品级人物,他与《小白宫》有段精彩的传奇故事。

 

杜海鸥的白楼梦

 

曾偶然读到了2001年的《上海文学》刊发的木心《上海赋》一文,大呼过瘾。上海极著名的作家陈村读罢,立马跪了说:“我这辈子读过无数中文,结识许多作家。毫不夸张地说,木心先生的文章,在我见到的活着的中文作家中,最是优美、深刻、广博”。

而另一位上海作家王淑瑾,上海戏剧学院博士生、《南方周末》与《上海壹周》的专栏作家,本是陈丹青的粉丝,但读了木心《上海赋》后便电话陈丹青:“陈老师啊,我原先以为你写得好,现在读了木心先生的书,你在他面前变成了小瘪三”。在木心面前陈丹青竟然成了瘪三。陈丹青无言。

同病相怜的是,老杜曾是陈丹青的粉丝,买过陈丹青西藏组画的草稿,这样类比下来,杜海鸥是木心的瘪三的……。

 

杜海鸥的白楼梦杜海鸥的白楼梦

 

上海那些真的或自称的老克勒们,真的应仔细读一下木心的《上海赋》,否则作为上海人侬肯定缺了只角(限于篇幅,啥人要看,我发给侬)。如果侬有点岁数,蹲过湖南路小别墅,武康路亭子间,淮海坊前客堂,住过十六铺外滩,晓得永丰坊隔壁的老虎灶,宿过周家嘴路平民区、在普陀区三湾一弄打过相打,那你就服贴了木心的《上海赋》,迭格看起来就更加扎劲了。

1978年,木心在小白楼遇见了生命中的贵人。

 

杜海鸥的白楼梦

 

这一年,胡铁生文革解放,当了上海市手工业局局长。他,中国著名的书法篆刻家,师范毕业、弃教从军,干部级别八级,曾历任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长、西冷印社顾问、上海书法家协会顾问等。

胡铁生文革解放后上台的第一天,他把儿子胡晓申叫到身边说:“我发现一个人才,业务学识堪称一流,但目前正在我的基层工厂打扫厕所,我想把他调上来加以重用。你记住了,万一我再出问题,你一定要把这事办好。”

真作孳啊,伟大的艺术家在扫厕所。

 

杜海鸥的白楼梦

 

在这《小白宫》里,木心被胡局长授命负责筹建全国工艺美术展览会,授命作为总体设计师(艺术总监),这个展览会后来办得非常成功。随后,胡晓申在小白楼创办杂志《美化生活》,邀木心做了主编。接着,木心担任了上海工艺美术家协会秘书长。再接着,担任了上海市工艺美术中心总设计师。然后,又做了交通大学美学理论教授。再然后,成了主修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十大设计师”。木心的事业,一下辉煌灿烂起来。四年期间,木心成了设计界风云人物,再再然后他去了美国。

 

杜海鸥的白楼梦

 

《小白宫》启航成就了一位世界级别的艺术大家木心。《小白宫》是海派艺术及艺术家的福地。

1963年上海工艺美术研究室就迁入《小白宫》,1979年更名为“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朱德委员长亲临视察现场并题词:“继承和发扬工艺美术的优秀传统”。1989年被认定为上海第一批优秀历史建筑和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正式开馆,展陈了大师们的精湛艺术品。

 

杜海鸥的白楼梦

 

如果回顾一下,当代赏石艺术的历史并不太长,在摸索中,其实都是赏石艺术路上的鲁滨逊,在流浪中探索,而且是自以为是的流浪。那些以为找到赏石艺术终极理论的,要么自吹、要么半懂、要么是骗子,要知道这是一场不知终点的远征。

上海市观赏石协会,那个叫杜海鸥的会长,高瞻远瞩地试想在《小白宫》孵化一次高水平、大典式的当代赏石艺术展,是个好梦。但愿上海市观赏石协会,能在当代赏石艺术的远征途中办个好展。成功了便是在赏石艺术的路上,砸下了一颗闪亮的铆钉,留下一个泥泞的脚印,祝福你上海市观赏石协会。

 

杜海鸥的白楼梦

赵德奇

律师 工程师 经济师 摄影家 赏石玩家 旅行爱好者

 

长期从事军工企业、总装检测液体火箭发动机。曾在航天机电、南京晨光、香港双桦上市公司担任职务。曾在上海中宣国际传播有限公司、香港雷成时尚服装公司、台湾佩蓝有限公司等企业任法务或内控顾问。不太认真地担任过上海中福古玩城和拍卖行的顾问。

热爱旅行与摄影,闲逛过南极在内的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玩进了上海摄影家协会职业摄影师专业委员会。

94年始痴迷于玩石,写过几篇可有可无的赏石闲文。滥竽地玩成了上石协副秘书长,充数了几年古典赏石专委会的主任和海派赏石杂志的编委。藏有几方自以为是的玩石,斋号为《几方斋》,仅几方玩石而已。

  

顽石有灵
出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顽石有灵):杜海鸥的白楼梦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顽石有灵》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84126.html/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3日 上午5:59
下一篇 2023年6月4日 上午8: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