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江南识“苏作”

“下江南——故宫博物院藏乾隆时期文物展”前不久在苏州吴中博物馆举办。特展精选了故宫博物院所藏与乾隆相关的宫廷文物116件(套),其中与苏州相关的宫廷文物60余件,展现了清代苏州织造所辖的丝染织绣、玉雕、漆器等独特工艺,承载了乾隆六下江南的文化记忆。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下江南——故宫博物院藏乾隆时期文物展”场景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下江南——故宫博物院藏乾隆时期文物展”一景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吴中博物馆外景 

此次特展,展出的很多宫廷物件都是出自苏州手工艺匠人之手,让笔者回忆起五年前夏天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蘇·宫——故宫博物院藏明清苏作文物展”,那次特展故宫博物院遴选了86套(101件)文物,展现了明清两代宫廷御用苏作工艺,彰显了苏州雕刻工艺的艺术魅力。两次展览,相隔五年,虽然内容相似,但藏品毫无重复,同样精彩非凡。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蘇•宫——故宫博物院藏明清苏作文物展”一景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蘇•宫“展清乾隆澄泥仿古砚,为苏州匠人所作

“下江南”特展,有一幅“乾隆皇帝仿文征明山村嘉阴图轴”比较特别,这是乾隆三十年(1765年)夏日仿明代吴门画派文征明的画作,画中高松危岩之下有两处斋室,一边有四位雅士端坐,一边有侍童在烧水煮茶,大抵是反映了文人小隐场景。乾隆并有步文征明题画诗韵御制诗:“四友良宵会一堂,言唐虞上薄周商。三庚底似清秋景,户外乔松入籁长。”(收录于《御制诗三集》卷五十一)这也是乾隆少见的仿吴门画派的画作。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乾隆皇帝仿文征明山村嘉阴图轴”

乾隆十分喜爱文征明的作品,曾多次临摹仿写。另外展出的一幅“乾隆皇帝行书仿文徵明前后《赤壁赋》卷”,运笔圆活,结体纵逸,章法舒朗。在前后两篇赤壁赋后面,分别有宫廷画家董邦达的仿唐寅和仇英的赋意画作。这是“吴门四家”中三大家的一次仿作雅聚,也是乾隆仰慕吴门画派的一个佐证。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乾隆皇帝行书仿文徵明前后《赤壁赋》卷”局部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乾隆皇帝行书仿文徵明前后《赤壁赋》卷”董邦达仿唐寅前赤壁赋画 

代中期,苏州不但崛起了吴门画派,而且手工业空前发达,雕刻工艺日益精细,形成了不同于“京作”、“广作”的“苏作”,向有“良工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明·宋应星《天工开物》)之说法。到了清代,苏州织造府的设置,成为苏州与宫廷之间联系的纽带,朝廷通过苏州织造派活给苏州匠人制作各类工艺品。当时,朝廷造办处也集中了不少苏州籍的良匠。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清乾隆“青玉交龙纽‘古稀天子之宝”为苏州玉工所刻字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乾隆款脱胎朱漆菊瓣式盘,为苏工所作

如“蘇·宫”展出的一方“清早期白玉双婴耳杯”,玉质温润细腻。杯子两侧以童子为耳,童子身穿米字纹小花袄,双手攀于玉杯口沿,踩于祥云之上。玉杯整体染色做旧,颇具古风。乾隆原先对此莫辨新旧,误以为是汉代之物。后来询问造办处苏州籍玉工姚宗仁,姚宗仁笑称是其祖父所做的仿古之器,用了家传的琥珀染色做旧秘法,经年才成。姚宗仁祖父为康熙年间苏州玉工,所以此杯应该是康熙年间所作。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清早期白玉双婴耳杯”

乾隆听后,对于白玉染色之法大为称奇,撰有《御制玉杯记》详记此事:“梓人虽贱役,其事有足称,其言有足警,不妨为立传。而况执艺以谏者,古典所不废。兹故蘖括其言而记之。”云云,制成册页,与玉杯及所配檀香木座、描金漆盒一起珍藏。时为乾隆十八年(1753年)正月。

“苏作”给乾隆留下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一方“白玉雕桐荫仕女图山子”(长25厘米,高15.5厘米,厚10.8厘米)。此玉料为白玉质,局部有黄褐色玉皮,原来是中间钻芯取作玉碗的废料,苏州玉工变费为宝,巧作设计,借鉴康熙年间宫廷油画《桐荫仕女图屏》之画意,以中空部分为月洞门,把庭院分为前后两部分,洞门半掩,门外右侧站一女子手持灵芝,门内另一侧一女子手捧宝瓶,两人从门缝中对视,妙的是月洞门可以开合自如,周围有芭蕉、石凳、石桌和山石等。此作堪称为清代圆雕玉器的代表作,极富画意,深得乾隆喜爱,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秋赋诗《咏和阗玉桐阴仕女图》大为赞赏:“相材取碗料,就质琢图形。剩水残山境,桐檐蕉轴庭。女郎相顾问,匠氏运心灵。义重无弃物,赢他泣楚廷。”此御制诗被刻于山子底部。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白玉雕桐荫仕女图山子”(故宫博物院藏)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白玉雕桐荫仕女图山子”侧面

据不完全统计,乾隆四万首御制诗中,咏赞玉器的多达800首之多,而且多集中于中后期。乾隆在多首御制诗中提到苏作、吴工,对于苏州玉工因材施艺、惜材如金以及时出新意特别欣赏。乾隆六十年(1795年)《题和阗玉渔樵耕读图屏》写道:“去俗渐从正,良工究属吴。虽然仍寓巧,亦可许归儒。鼎爵钟铃别,渔樵耕读图。四民胥乐业,王道又何殊。”其中写的是,苏州玉工近来多制作仿古器物,十分堪玩。这也是迎合了乾隆晚年的喜好。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东汉·清乾隆御赏嵌’延年‘龙凤纹璧紫檀插屏“(香港苏富比拍品)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东汉·清乾隆御赏嵌’延年‘龙凤纹璧紫檀插屏“背部刻有乾隆三十五年御制诗

如“蘇·宫“展出的“青玉仿汉钫式带盖方壶”,瓶颈左右两侧有兽耳活环,腹部装饰有大面积的阴刻隶书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御制诗《咏和阗玉汉兽环方壶》,所谓“迩来和阗玉来多,官贡私售运接轸。专诸巷里工匠纷,争出新样无穷尽。”云云,指的是苏州玉工(专诸巷是聚集地)以翻新为名,浪费玉材,所以要仿造古制,追寻古意:“返古在兹惧在兹,君人好尚可弗谨。”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青玉仿汉钫式带盖方壶”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青玉仿汉钫式带盖方壶”局部

“蘇·宫“展出的另一方“青玉白菜式花插”,属于苏工的翻新之作,局部有褐色皮,立体圆雕大小两颗白菜,菜心处留孔可插花。菜帮处阴刻隶书乾隆四十年(1775年)御制诗《题和阗玉镂霜菘花插》:“和阗产玉来既夥,吴匠相材制器妥。仿古熟乃出新奇,风气增华若何可。菜叶离披菜根卷,心其中空口其哆。插花雅合是菜花,绯桃雪梨羞婀娜。民无此色庶云佳,艺谏或斯默喻我。”这方苏作花插构思巧妙,量材施艺,而且颇具寓意,所以深得乾隆赞赏。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青玉白菜式花插” 

清宫中有不少玉制笔架,其中两件带“乾隆年制”刻款的“乾隆款青玉三峰笔架”(故宫博物院数字文物库有收录),颇为少见。两方玉笔架造型相似,都是三峰规则造型,中间高两边低,底配木座,非常典雅文气。应该都是苏工所作。此次“下江南”展出的“乾隆款青玉三峰笔架”便是其中一款。有一幅郎世宁画乾隆皇帝朝服像画像,他端坐于书案后作书,案上文玩杂陈,其中左侧就有一件白玉三峰笔架,可见这是乾隆的心爱之物。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乾隆款青玉三峰笔架”展示现场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乾隆款青玉三峰笔架”

 

记得2016年初夏,故宫博物院举办“砚德清风: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宫廷用砚精品展”,其中展出有一件“‘乾隆年制’款青玉三峰笔架”,与郎世宁画中的笔架一模一样,不过看似与此次“下江南”展出的“乾隆款青玉三峰笔架”不是一款。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砚德清风: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宫廷用砚精品展”现场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乾隆年制’款青玉三峰笔架”展示现场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乾隆年制’款青玉三峰笔架”

【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郎世宁画乾隆皇帝朝服像画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乾隆江南识“苏作”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顽石有灵》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71811.html/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1日 上午6:13
下一篇 2021年6月4日 下午1:0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