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

2020年度艺术品拍卖市场,虽然遭遇了新冠疫情受到影响,但是,却成为了古典(古代)赏石拍卖的大年,从2020年10月到2021年1月,短短的3个月时间,举行了3场有关古代赏石专场(专题)的拍卖,而且藏石大多出自知名收藏家,不乏名品佳藏,也是前所未有,值得纪录。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西泠印社2020年秋季拍卖会“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拍卖现场(邓思德摄)

2020年10月18日,北京保利拍卖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会“吴彬《十面灵璧图卷》暨十面灵璧山居藏书画赏石专场”,共推出10件赏石,大多为美国已故收藏家“十面灵璧山居”旧藏,平均每件成交价约371万元。这也是历次赏石专题拍卖中平均成交价最高的一次。

2020年12月5日,北京保利拍卖2020秋季拍卖会“小孤山馆藏书画暨文房名品专场”,拍品都为当代著名画家、收藏家“小孤山馆”主人所藏,其中有17方(组)古石,平均每件成交价约41万元。

 

2021年1月16日,西泠印社2020年秋季拍卖会“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共推出114件(组)拍品,总成交额1941.2万元,成交率达98.25%。其中供石超过80件(组),也是历次古代赏石专场(专题)拍卖上拍最多的一次,14件(组)为沪上知名收藏家“研朴堂”旧藏。

 

这三场赏石专场(专题)拍卖,原藏家都是海内外知名度很高的文玩收藏家。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西泠印社2020年秋季拍卖会“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预展现场

“十面灵璧山居”又称“北美十面灵璧山居”(The Ten-Views Lingbi Rock Retreat Collection),其主人是美国资深藏家、出版商兹夫(William Bernard Bill Ziff Jr. 1930~2006年)。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明代吴彬《十面灵璧图卷》

1989年12月6日,纽约苏富比“Fine Chinese Paintings”(“重要中国书画”)专场,明代吴彬“十面奇石图”(“Ten Views of a Fantastic Rock”)作为拍卖图录封面和封底的重要拍品,被兹夫所购藏,成交价达121万美元。兹夫夫妇收藏了此幅画卷之后不久,便将其藏室命名为“北美十面灵璧山居”。

 

后来兹夫夫妇开始专攻东方艺术收藏,包括中国古代瓷器、古代书画、古典家具,讲究品质,注重藏品出处和流传有序,多是从主要拍卖行、顶级古董商和收藏家手中购入,相对来说,赏石只是其众多收藏品种之小项。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代灵璧石《锁云拍卖现场

“小孤山馆”是国内著名当代艺术家的藏室,以古典家具、古代书画和古代赏石等文人艺术收藏而知名,不乏重器佳品。多年来,这位艺术家兼收藏家在海内外搜集古代赏石根雕艺术品,无论数量还是质量,无出其右,蔚为大观。此次保利秋拍的这批古代赏石,也是藏家首次释出藏石,都有原配(旧配)赏石木座,以灵璧石、英石为主,古雅有徴,有的系出名家递藏,如美国著名“文人石”收藏家伊恩•威尔逊(Ian Wilson)和理查德•罗森布鲁姆(Richard Rosenblum)等。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西泠印社2020年秋季拍卖会“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预展现场

“研朴堂”为已故沪上知名收藏家李研吾(1916~1987年)的藏室名称,李研吾曾任上海市委常委、天津市委组织部部长等职,与沪上画家颇多交往,收藏颇丰,尤喜赏石文玩、明清书画。李研吾与王一平、白书章、曹漫之等均为南下老干部,都有收藏癖好,合称“曹王李白”。清代高凤翰“小方壶”款的崂山绿石,原先就是他赠给王一平的,后来王一平捐赠给上海博物馆。2008年西泠印社秋季艺术品拍卖会,曾经首推“中国首届历代供石专场”,有“研朴堂藏石”10方。此次“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共推出研朴堂藏石14方(组),也是西泠印社暌隔了12年后的第2次古代供石拍卖专场。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西泠印社2020年秋季拍卖会“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预展现场

所谓“外来和尚好念经”,古代赏石(海外称之为“文人石”)之所以成为收藏热点,与欧美学者与收藏家的潜心研究和大力推广密不可分。所以,凡是海外藏家回流的,尤其是著录过的赏石名品,也是早期的重要藏品,市场都有不俗的表现。如美国“十面灵璧山居”主人旧藏的清代灵璧石《锁云》,在北京保利拍卖“吴彬《十面灵璧图卷》暨十面灵璧山居藏书画赏石专场”以1345.5万元的成交价,成为最贵的古代赏石。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代黄易款灵璧石《锁云》正面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代黄易款灵璧石《锁云》反面

这方迄今为止赏石拍卖“标王”的清代灵璧石《锁云》(带底座高29cm),原是美国著名文玩收藏家伊恩和苏珊·威尔逊夫妇旧藏中的佳品,石表有多处题刻,其中最有名的是清代“西泠八家”之一的金石家、书法篆刻家黄易:“此石峰奇妙品,覆旧刻分书‘锁云’二字,甚古,无款,能作案头清供,余颇爱之。乾隆癸卯春月,钱塘黄易。”落款“小松”“黄氏珍藏金石”。

 

这方赏石细腻坚硬,质若墨玉,包浆滋润,云头雨脚,有两处豁然大洞,经观察原来有修治——这也是古石常见的做法。这两处洞天修治的很有特点:一是并不十分规圆,二是前后并不直接通贯,而是曲折迂回。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代黄易款灵璧石《锁云》局部刻款

关于古石(供石)刻铭,特别是名头较大者,几乎极少能够有当事人的书证或旁证相印证——更多还是一种慕名(类似明清瓷器的“寄托款”),甚至作伪,这也是古石鉴定的一大难点。比如这方清代灵璧石《锁云》,虽然落款时间(乾隆癸卯为1783年)为黄易39岁之时,但并没有直接书证能够证明就是他的藏石。不过,这方赏石底座断代,也不能排斥就是当事人的东西。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代阮元铭款《锁云》始北山房藏

传世古石中带有“锁云”款的重要赏石,笔者所见至少还有两方。一方为明代米万钟铭款“锁云”,来自日本,名气最大;一方为清代阮元铭款“锁云”,来自美国。这两方赏石均有一大孔洞,孔洞均有修治痕迹,都有“锁云”刻款,现均藏于沪上藏家。这三方“锁云”之间是否有联系,有待考辨。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明•米万钟藏《溪云》英石供石摆件、灵璧石《小米拜石》供石摆件”预展现场

再如,西泠印社“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拍卖之“标王”,“明·米万钟藏《溪云》英石供石摆件、灵璧石《小米拜石》供石摆件及米万钟书法立轴一组三件”(成交价235.75万元),书法为米万钟行书“自把玉簪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米万钟”立轴,赏石为米芾拜石一组两方组成,一方英石一方灵璧。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明代米万钟行书“自把玉簪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立轴

英石为立峰(带座高58.5cm),色泽青灰,表面干涩,显古拙苍茫之气,形如烟云回转,纹比溪水流波,体态嶙峋玲珑,中间束腰,石背刻铭行书“溪云”和印款“仲诏石玩”,置于柏木卷几式旧座,底座铭文为1984年现代著名书画家陆俨少书、竹刻大家徐孝穆刻“忽疑天上落,不似人间有。为研吾同志写白香山咏石诗句,甲子春月,陆俨少记,孝穆刻。”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明•米万钟藏《溪云》英石供石摆件”刻款

灵璧石也为立石(带座高49cm),表面包浆润泽,扣之泠然,形如一位高士,头戴帽冠,呈低头揖拜之姿,配红木底座,底座刻铭“小米拜石。陆俨少书,孝穆刻。”这一组赏石包浆并不一致,灵璧石可能更晚入藏,英石风化痕迹明显,底座类似鲁作,可能并非原配。从米芾拜石主题来看,清代就有这类组合石,不过通常是同样石种,人物和拜石左右分置于同一底座,高低错落,主题鲜明。此石组合高低比较接近,拜石高度与人物没有拉开差距,两者感觉更像是“拉郎配”。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灵璧石《小米拜石》供石摆件

 

总体来说,古石鉴定不同于其他艺术品,没有标准器,无法“碳十四”,旧配底座虽然有的时代风格明显,但也不能排除是后世仿制,赏石的老包浆也很难量化判定年纪。最关键还在于,古代赏石(供石)大多缺乏传承纪录,所以单纯根据石头刻铭来佐证年纪说服力不够——不少为后世慕仿乃至作伪,古代赏石断代非常之难。

 

据笔者观察,古代赏石刻铭“寄托”名人最多的一位,应该就是清代阮元。阮元(1764~1849年)号称“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一代文宗”,官位显赫,学养出众。他是历史上对于大理石的诗情画意发掘最深、题识最多、藏品最富、名气最大的一位,这也是大理石收藏鉴赏历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所以,历史上寄托或是伪仿阮元款的大理石屏层出不穷,但几乎没有能与书证对上号的,其他类型的赏石和砚台也有不少刻有阮元款的,也很少能够确证者。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
清•山高水长随形石砚

如西泠印社“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推出的一方“清·山高水长随形石砚”(成交价101200元),属于砚山类,质地类似端砚璞岩,通体沟壑嶙峋,褶皱细密,局部修治,凿壁开池,留峰立崖剖光成面,斜壁镌刻“山高水长”四字,落款阮元。砚池另配有红木盖,刻铭“水之精华,秀而多姿。其德静默,我以为师。水南。”据考,水南为清初文人程嗣立(16881744年)之号,安徽歙县人,工诗善画。阮元出生之时,程嗣立早已去世,两人并无交集,此阮元之款或为后世好事者所为。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山高水长随形石砚

古石鉴定,有无原配底座至关重要,需要看落榫处的包浆,包括赏石本身的包浆。但实际上,很多赏石的底座虽然有年纪,包浆也老,但也很难判定是否原配,比较常见的如鲁作赏石底座,样式类似供桌,原来并不是赏石的专用底座,常见是一种移用,但只要有点年纪,落榫处也会留有包浆,很难判别是否原配。

 

古石的鉴别,石种也是一个重要方面。因为古代石种的开发不像现在那样无远不届,南宋杜绾《云林石谱》收录的石种不过百余种,古代传世的赏石不过三四十种,而当代已经开发的岩石类石种有五六百种之多。有些当代赏石(主要是古典风格的赏石),被做旧包浆后冒充古石,只要认识掌握古今石种之差异,便不难鉴别。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明-清•李嘉福旧藏五面灵璧石供石摆件”一石五座

“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推出一组“明-清·李嘉福旧藏五面灵璧石供石摆件”(成交价161万元),一石五座,传世古石之中极为罕见。一石与五座置于木盒中,盒盖墨书:“五面灵璧石。同治六年丁卯六月八日。石门李嘉福笙鱼又藏。”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明-清•李嘉福旧藏五面灵璧石供石摆件”包装盒墨书“五面灵璧石”

明代米万钟藏有十面灵璧石,吴彬所画《十面灵璧图卷》在北京保利拍卖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会以5.129亿元刷新了古代书画拍卖的世界纪录。这方“十面灵璧石”当初虽然被米万钟“庋以华座,盘曲绣错”(明代高出《十面灵璧图卷》画后跋),但也没有配有多个底座的记载。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千枚岩山子

据笔者所知,古代赏石一石两座时有所见,不过大多不是当时入藏时同时配的,而是由后来藏家另置的。如“吴彬《十面灵璧图卷》暨十面灵璧山居藏书画赏石专场”有一方“清·千枚岩山子”(带底座高37cm。成交价247.25万元),石种不明,一石两座,横看成岭侧成峰,线条爽利,极为少见,那个薄底底座是原美国藏家伊恩和苏珊·威尔逊夫妇后配的。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明-清•李嘉福旧藏五面灵璧石供石摆件

这组“明-清·李嘉福旧藏五面灵璧石供石摆件”,盒内有清代收藏家陈骥德同治六年(1867年)的墨书,具体提到此石有涌云、雄鹰、祥瑞、迎福、砥柱之五面景致。虽然石头几面可观,但据笔者观察,这方灵璧石无论体量、质地、形态乃至包浆并不十分出众,五方底座倒是精巧非凡,多是用乌木精雕细刻,有的还嵌以银丝,给人以过度包装的感觉。李嘉福是晚清著名书画收藏家,应该熟悉明代米万钟“十面灵璧石”和吴彬《十面灵璧图卷》,他收藏的这组“五面灵璧石”及其底座的配置,极可能是受到米万钟“十面灵璧石”的影响,也是一段佳话。

 

按照近代学者王国维的“二重证据法”来看,带有书证和实证相一致的古代供石极为罕见(园林古石是个例外),尤其是古代文献记载多不附图,更没有写真照片,所以即使有文字纪录,是否能够对上号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一直到摄影技术发明以后,才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图照比起文字确实更为形象,更有说服力。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上世纪70年代,张大千在台北与好友一起赏玩雅石

如“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中的“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便是由摄影照片而确证的一方名人藏石,十分难得。

 

台湾《艺术新闻》2000年7月刊发表有一张“70年代张大千在台北与好友一起赏玩雅石”的照片,未详其好友名字,据笔者考辨,右边倾身而动者为画家黄君璧,中间专注而坐者为原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王世杰。桌上有两方带座的赏石,右边一方黄蜡石,便是此次上拍的“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预展现场

石头蜡黄色,因为年久包浆,略带一些暗黑,造型呈山子状,轮廓线柔和饱满,比例协调,正反面石表颇多蜂窝状洞孔,有几处大洞连络相通,如沟壑纵横,峰峦叠起。底座为原配,材质似楠木,表面髹漆,样式类似根雕,带有如意云头纹饰。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有原配旧座

这方黄蜡石,是清代遗物,还是民国旧石,很难细辨。最早上拍于西泠印社2014年秋季拍卖会“文房清玩•古玩杂件”专场,这方“清•黄蜡石文房山子”,注明了上述出版出处和来源于“张大千好友旧藏”,成交价为57500元。两年后,再度上拍于中贸圣佳2016年春季拍卖会“集萃——古董珍玩”,这件“清•黄蜡石摆件”成交价达46万元。此次四年后三度上拍,成交价达166.75万元,可谓是价值发现,也是一次成功的投资。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背部

说起艺术品投资,古代赏石无疑也是其中一类。虽然古石存世不多,鉴定不易。但是,只要有原配(旧配)底座,形态不错,尺寸适中,特别是带有刻铭的古石,或者是名家递藏和展览著录过的,往往市场表现不俗,投资回报率很高。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莫士辉、福克、普孟斐递藏愙斋款灵璧石《石涛供石摆件

如“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中的“清·莫士辉、福克、普孟斐递藏愙斋款灵璧石《石涛供石摆件”(带座高35cm),此石质地不明,类似英石,呈片状耸立,外部轮廓圆浑,形如手掌。背面修治齐平,如陡崖绝壁,有刻铭“石涛”以及“愙斋”印款。正面起伏嶙峋,巉岩沟壑,峰脊凌栗如削。整体形如激涛拍岸,洪波涌起。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清•莫士辉、福克、普孟斐递藏愙斋款灵璧石《石涛》供石摆件”背部刻铭

愙斋为晚清官员、学者、金石学家、书画家、收藏家吴大澂之号,此石是否出自其藏存疑。不管如何,此石有原配红木底座,底部附红漆数字编号,为清代旧物无疑。此石曾为英国收藏家水松石山房主人莫士辉(Hugh Moss)、美国收藏家迈伦·福克(Myron S.Falk)和普孟斐(Robert H. Blumenfield)依次递藏,并在2001年和2010两次于纽约佳士得展览拍卖。

 

此方赏石(“A Grey Scholar’s Rock”)在2001年纽约佳士得拍卖成交价仅 4113美元,20年后此次西泠印社拍卖成交价达126.5万元,增值了近3620%,也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艺术品投资。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
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西泠印社2020年秋季拍卖会“研朴堂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雅玩专场”预展现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宝藏杂志):从“十面灵璧山居”到“研朴堂”:2020年度古代赏石拍卖侧记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7122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