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西泠印社2020年秋拍会上海预展现场

即将于2021年1月14日—17日在杭州国际会议中心洲际酒店举行的西泠印社2020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可能算是内地2020年秋拍会的收官之作。此次拍卖会,推出了一场“海上研朴堂主人旧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珍玩专场”,这也是继西泠印社2008年秋拍会“文房清玩·中国首届历代供石专场”之后的第二场古代供石专场拍卖。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海上研朴堂主人旧藏古代供石暨文人清供珍玩专场”上海预展现场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元·灵璧石供石摆件”,为研朴堂藏石

研朴堂为已故沪上知名收藏家李研吾的藏室名称,李研吾与王一平、白书章、曹漫之等均为南下老干部,都有收藏癖好,合称“曹王李白”,首届历代供石专场设有“研朴堂藏石”十方,如今暌隔了十二年之久,也足以说明古代供石确实是一个稀缺而又小众的市场。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

此次专场,有一件“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带座高20cm,长22cm。估价50—80万元),注明来源是张大千好友旧藏,图照发表于台湾《艺术新闻》2000年7月刊。石头蜡黄色,因为年久包浆,略带一些暗黑,造型呈山子状,轮廓线柔和饱满,比例协调,正反面石表颇多蜂窝状洞孔,有几处大洞连络相通,如沟壑纵横,峰峦叠起,类似喀斯特地貌。底座为原配,材质似楠木,表面髹漆,样式类似根雕,带有如意云头纹饰。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70年代张大千在台北与好友一起赏玩雅石”

“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原来图照说明为“70年代张大千在台北与好友一起赏玩雅石”,未详其好友名字,据我考辨,右边倾身而动者为画家黄君璧,中间专注而坐者为原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王世杰。(参见汇石融通2020年7月12日《大千赏石留写真》)这方奇石,是桌上右边的一方,照片的角度是石头的反面。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反面

这方黄蜡石,是清代遗物,还是民国新石,很难细辨。实际上,清晚民初两个时间段非常相近,赏石底座和包浆两者往往也难解难分。但不管如何,这方张大千藏玩过的遗爱石,能够出现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也是非常难得。因为画家爱石如痴,往往不惜代价求得,所以藏石流向市场的可能性并不大,至今台北摩耶精舍故居(张大千纪念馆)还收藏有画家诸多遗爱石。这方奇石,有可能是画家赠送给好友的。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有原配旧座

这方奇石,曾经在拍卖市场上出现过,如今已是“三进宫”了。最早是西泠印社2014年秋季拍卖会“文房清玩·古玩杂件”专场,这方“清·黄蜡石文房山子”,注明了上述出版出处和来源于“张大千好友旧藏”,估价15000—30000元,成交价为57500元。两年后,再度上拍于中贸圣佳2016年春季拍卖会“集萃——古董珍玩”,这件“清·黄蜡石摆件”估价40—50万元,成交价达46万元。首次上拍,应该说结果并不非常理想,第二次拍卖可谓是价值发现了。

黄蜡石,是明末清初才开发赏玩的石种,也是清代具有代表性的新石种。它的鉴藏标准,迥异于古典赏石,以色、质为主,有点近似于现代赏石的审美理念,按照晚清广东诗人、藏石家梁九图的说法:“蜡石最贵者色,色重纯黄,否则无当也。”(《谈石》)至今,黄蜡石已经成为现代赏石之中最具代表性的石种之一,尤其是浙皖闽广地区拥趸者甚众,享有“东黄蜡,西长江,南大化,北戈壁”之誉,中国观赏石协会还成立了黄蜡石文化艺术专委会。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代红蜡石不为多见

黄蜡石产地甚广,各地至少有十八个省(区)出产,其外延也不断延伸,凡是具有蜡质感的硅质岩通常也称作为蜡石,包括内蒙戈壁石、广西大湾石等石种之中,均有蜡石赋存。不过,清代黄蜡石(蜡有时候写作腊)的发掘和收藏主要集中于岭南地区,如清代屈大均《广东新语》(卷五)中称:“岭南产蜡石,从化、清远、永安、恩平诸溪涧多有之。……予尝得大小数枚为几席之玩,铭之曰:‘一卷蒸栗,黄润多姿。老人所化,孺子其师。’”清代吴绮撰、宋俊增补《岭南风物记》则称:“蜡石,色黄如蜡,亦有峰峦形胜,大似黄子久(指元代画家黄公望)笔意,长径数尺,小不盈掬,温润可观,岭南特重之。”可见,当时黄蜡石的审美,与古典赏石也有相通之处。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代黄蜡石摆件,根式座雕有灵芝、山石纹

清代黄蜡石收藏流行于广东,其底座样式也迥异于比较通行的苏式树瘿纹木座,立石多见仿树根式酸枝木座,其中有的也有一些雕琢变化,如灵芝纹、山石纹、卷云纹、流水纹等,俗称粤式,传世的带旧座的黄蜡石多为此类样式,辨识度很高,至今仍然通行不悖。此类赏石底座样式的灵感,有可能是源自清代宫廷玉山子底座样式。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张大千赏玩黄蜡石供石摆件”预展现场

黄蜡石主要成分由石英砂岩、火成岩、石英岩等多种矿物及二氧化硅组成,属矽化安岩或砂岩,其硬度在6.5-7度之间,质胜于玉,有的是很好的玉料雕材(如今广东台山黄蜡石质地佳者称为台山玉,云南龙陵黄蜡石称为黄龙玉),温润灵透。传世的老蜡石一般造型多类似玉山子,底座样式效仿玉山子也极有可能。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中期‘井东居士’款黄腊石山子”(正反面)

黄蜡石质胜于玉,清代谢堃《金玉琐碎》称其“质坚似玉,非砂石不能磨与琢也。”传世的清代蜡石偶见有雕琢加工的。如北京匡时2009秋季艺术品拍卖会“沉潜味道——‘文玩藏珠’”专场,推出一方“清中期‘井东居士’款黄腊石山子”(高27cm),依天然随形雕成,看似层峦叠嶂,褶皱纵横,颇为罕见。井东居士为清代画家戴熙之号,这方黄蜡石是否为画家所藏无法确证,但是颇有特点(成交价44800元)。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文人黄蜡石随形摆件”(安思远旧藏)

清代黄蜡石传世有一些,包括美国“中国古董教父”安思远(Robert·Hatfield·Ellsworth)、英国“水松石山房”主人莫士撝( Hugh Moss。现居香港)等著名藏家,均收藏有黄蜡石。如纽约佳士得2015年3月“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拍卖会,上拍了三方“文人黄蜡石随形摆件”,悉数高价成交,其中最大的一方(长49.6cm),如同平台,质色颇佳,根式底座,估价3-5万美元,成交价达245000美元,约合153万元人民币。这应该是清代黄蜡石拍卖的最高纪录,也是石因人贵。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代黄蜡石纸镇,上有题刻(水松石山房旧藏)

香港蘇富比2010年春季拍卖会“水松石山房藏珍玩专场——隽物凝思”专场,曾经推出过两方莫士撝所藏清代黄蜡石纸镇,一方题刻有“高枕石头瞑”,内容源自唐代太上隐者《山居书事》“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之诗句,系藏家1980年代在香港购藏。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早期 黄蜡石研山”

传世老蜡石尺寸都不大,以砚山和立峰造型最为多见。如北京保利2013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与木石居—‘品易堂’集珍”专场,推出一方“清早期 黄蜡石研山”(宽14cm,高8cm),黄润如玉,皮壳幽亮,形如双拳,连绵浑厚,沟壑纵横,穿穴玲珑,成交价36800元。

【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清·腊石雕祖孙岩”

老蜡石立峰之中,有一种别裁,为岭南地区赏石(包括黄蜡石和英石)所仅见,那就是“祖孙岩”,通常是一大一小两方赏石组成一体,高低错落,左右揖让,寓有爱老慈幼之伦理规范,如香港佳士得2000年春拍会“中国陶瓷及工艺精品”专场,推出“清·腊石雕祖孙岩”(高37.1cm),就是典型一例,其实这两方黄蜡石为自然造型,并无雕琢痕迹,单方欣赏亮点不多,组合起来却别有韵味。这也是最早的一种赏石组合形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 大千遗爱黄蜡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5137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