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鸣

砚鸣

中国历代文人“以文为业,砚为田”,终日的手摩心赏,令砚由文房器物,上升成精神文化的载体。所谓器以载道,砚在用与无用间,藉由琢砚者之手,臻达艺术与哲学胜境。

砚鸣
砚鸣
砚鸣

一方上等佳砚的制成,集合了相、画、敲、琢、铲、雕、磨等治砚技艺。从相得上选的老坑歙石起,因材施艺,巧借纹色,逐步打磨雕琢出具有中国风骨的线条美学。节制而收敛,既不完全直,亦不完全弧,简中求神,静中求趣,流畅洁且不离朴厚性情,回溯砚的中和与静肃正格。

砚鸣
砚鸣
砚鸣

中国古砚制作至唐宋时已登峰造极,风字砚、抄手砚、箕形砚……经典形制,不一而足,皆是形简神完之典范。几根洗练流畅的线条,简淡空灵,朴素自如地构筑起文人案头的方寸天地。这种追求至简、摒弃繁缛的造物品格,深得文人赏识。

砚鸣
砚鸣
砚鸣

素工砚所表达的线条美学,也正是中国文化艺术的内核。艺术史家李霖灿先生认为:“中国画相对于世界上其他的艺术形式,乃是线条的雄辩,以线的造型取胜,在线的变化中寻求一种自由和自在。”这种“线条的雄辩”既体现在书画艺术里,也反映在治砚工艺中。

砚鸣
砚鸣
砚鸣
砚鸣

当代治砚者,须在唐宋风韵中做到入古出新,方可开启砚台艺术的新面目。正如中国明式家具给予丹麦家具以灵感,令后者在形制简约的内核下,开创了北欧设计新风范,成为这个时代的名物。

砚鸣
砚鸣
砚鸣

当代治砚艺术家胡雍,便试图在唐宋素工砚的制度之中,独抒己见、巧融新知,实现对素工形制的进一步探索。胡雍视治砚为与天然造化沟通的途径,经由理解砚石的物质性与精神性,为每一方砚赋予独一无二的当代审美视角。所展出的砚台为素工歙砚,邀请观者细细品味胡雍心怀定念、真实不虚一刀一刀探寻纪录内心对美的执着所成就的砚雕艺术品。

砚鸣
砚鸣
砚鸣

本次展出作品的材质均为歙砚,其为中国四大名砚之一,砚石源于江西婺源龙尾山,婺源古属歙州(徽州府辖),因此得名。自唐代起,与广东端溪的端砚、甘肃南部的洮砚、河南洛阳的澄泥砚并列为“四大名砚”。歙砚色如碧云、声如金石、湿润如玉,石质坚密细腻,抚之如肌,磨之有锋,涩不留笔,滑不拒墨,涤之立凈。上好歙石具有天然生成的纹理,如金星、金晕、眉子、细罗纹、水浪纹等。然而由于长年采挖,原物料已近枯竭,多处老坑亦被禁止采集,歙石产量渐稀。


砚鸣
砚鸣
砚鸣
 

 艺术家简介 

 

胡雍,生于黄岳山水间,古歙州人,治砚二十余载,对书法、篆刻、绘画与中西美学有诸多涉略,通过长年的学习磨练,融前人之长,创自我之格,这种创造性的本质,来自内在的必须与坚持而非外在的形式,成为精髓而不是表相。“本质”并非肉眼可见,它是更深、抽象的内在感情;看不见,并不表示不存在,甚至有许多看不到的,才能显现事物的本质。没有形制是绝对的标准,磨练技术,是为了让自己更深一层地去发掘本质的内涵。现为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砚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异 云 书 屋

砚鸣

文人笔耕,以砚为田,砚载承著文物价值和审美情趣,墨则成就绘画与书道的丰富表情。 本展延续异云书屋一贯的美学理念与人文情怀,邀请到胡雍与何两幡二位由徽州文化孕育出来的艺术家与文化护卫者参展。

砚鸣

徽州文化被誉为中国三大地域文化之一,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文房四宝”中著名的徽墨、歙砚、汪笔(新安汪柏立)、澄心堂纸均源自徽州。徽墨“落墨如漆,万载存真”,歙砚“涩不留笔,滑不拒墨”。本次展览,藉由展示砚与墨的诸般工艺,提炼文人哲学和当代美学。曰“砚墨志”,即蕴有二位参展者的琢砚与守墨之志。


砚鸣


雅人深致,奠基于深厚的文化资本。异云书屋继承文化传播,藉“砚墨志”呈现砚和墨的传统与创新,引领观者从方寸间见乾坤,并在藉物明理、道器不忘的价值追求中,达成观物、观史、观心的体验。

砚鸣
砚鸣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文人空间):砚鸣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顽石有灵》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49249.html/

(0)
上一篇 2019年11月19日 上午9:17
下一篇 2019年11月23日 下午12: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