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祥云石 昆石

二十多年来,我受父亲胡兆康先生的影响,对崇尚自然、饱含东方哲理的供石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在许多朋友的帮助下,有幸从世界各地收藏了一些中国古石。我了解中国目前存世的古石并不多,所以一直想把这些古石留在中国。尤其是2007年我收藏了一方据传为汉代之物的“昆明石”。虽然石上并无铭记,但在收藏此石二百四十多年的淄川李氏家族之《李氏宗谱·世保录》上记载了宋人王定国,元人张养浩,明人王象春、孙承泽等历代名人雅士的题咏诗文,均言此石为汉武帝时,于长安附近挖昆明池所得,因有“宜男”之奇,遂为历代所宝。购得此石后,我一直在为此石头寻找永久藏处。最终在上海市文物局与上海博物馆领导的支持下,达成了连同这方“昆明石” 一起共七十余件文房供石捐赠上海博物馆的协议。上海博物馆为这批藏石举办“高斋隽友——胡可敏捐赠文房供石展”展览并出图册,这可能是国内大型公立博物馆第一次为中国供石举办展览,第一次以博物馆名义出版供石主题的图录。我将我在研山石中的一些心得、体会在此中与大家探讨、分享。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昆明石(一名“宜男石”)

中国文人崇石赏石有很久历史。唐以前就有在园林里立峰。但移到文房几案可能要从宋代开始。研山(“研”同“砚”),可以说是最早的文人供石。历史上最有名的“宝晋斋研山”据说就是南唐后主李煜(937-978)创制的。李煜的词是史上有名的。他精书法、通音律,尤重于文房的建制。研山是由砚引申而出,大不盈尺,峰峦起伏中有砚池。后因制研石的灵璧石、英石并不发墨,不是制研的佳材,故此后来的研山并不一定设有砚池。

在历史文献中有很多关于研山的记载。宋米芾(1051-1107)有二方李后主的研山,除了上面提到的“宝晋斋研山”,另一方是“海岳庵研山”。从文献上看,米芾还收藏多方研山。他在《砚史》上提到:“吾收一青翠叠石, 坚响,三层,傍一嵌磨墨,上出一峰,高尺余,顶复平嵌岩如乱云四垂以覆砚。以水泽顶,则随叶垂珠滴砚心。上有铭识:‘事见唐庄南杰赋,乃历代所宝也。’”传宋渔阳公《渔阳石谱》序中写道:“及收研山,一名壶岭,上有天池,不假凡水,可以投笔,天壤间奇物也。”宋高似孙(1158-1231)《砚笺》卷九中提到米芾有一研山名“远岫奇峰”。砚高五寸,宽七寸,厚一寸二分。天然二峰,宾主拱揖。右峰下平微凹,为受墨处。峰腰大小岩窦五,为砚水池。此石后由赵孟頫(1254-1323)收藏。石上除刻有“远岫奇峰”外,还有“天然”“可泉”,并有“子昂藏”三字。清《钦定西清砚谱》中也记有此研山,并记载了乾隆帝多次为此研山题词,认为该砚“为米芾所制,又为赵孟頫宝藏,流传六百余年,复邀睿赏,稀世之珍,洵有神物呵护之,不为风雨所剥蚀耳。”

文人雅士们将研山看作是缩小的自然山峦。就像唐白居易(772-846) 在《太湖石记》中所写:

则三山五岳,百洞千壑,尔缕簇缩,尽在期中。百仞一拳,千里一瞬, 坐而得之。

这次捐赠的研山均为我多年藏石所获。坐在书房中,面对研山而神游“峰峦洞穴”“叠嶂层峦”,何等情怀!

(一)“赤峰映池红”研山

这是我早期收藏的一方带池研山。红丝石是古代著名的砚石,早在唐宋就负盛名。此方研山底部已风化,砚池周围有高低层次的山岩,山岩并不高,显得开阔、平稳,含蓄宁静有宋人之风。明清以后的研山大部分都没有砚池,观赏性大于实用性。在我收藏的研山中,这方红丝石是少有的带有砚池的一方研山。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赤峰映池红”研山 红丝石
(二)“襄阳无语”研山
在我刚开始收藏供石的时候,北京、天津的石友中就一直流传着一个信息:在山东有一方刻有刘墉款的研山,原配老座,但石主人不给看,也有看到的但不给拍照。听得到,看不见,摸不着,甚是忧人。所幸几年后,美梦成真,终于有机会购得此石:一方英石研山。原配座,石后刻“襄阳无语”, 并有“石庵”与“清雨堂”款。此方研山,如山川峭壁、天然峰峦,节理交错,褶皱曲折。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襄阳无语”铭砚山 英石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襄阳无语”铭砚山 英石
刘墉(1720-1805),字石庵,山东诸城人。书法家,清乾隆时官至大学士,一生收藏甚丰。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襄阳无语”铭砚山(局部)
(三)“项子京研山”
1999 年,我去芝加哥参加芝加哥美术馆举办的伊恩·威尔逊文人石收藏展览。在芝加哥很难得地看到了一方有年份的灵璧研山求售,很心动,但价格很高没下定决心,怏怏不快地回到了波士顿。一个晚上没睡好,不想与这样一方研山失之交臂。第二天一早购了来回机票,再去芝加哥,当天就把这方研山捧回家。此方研山20 世纪70 年代曾由芝加哥一位很有声望的古董商从香港一位藏家处购得,后由芝加哥一位家具商人收藏了二十多年。石后刻“项子京研山”,并于各处“峰”“涧”“沟”等处刻上名称,如“莲华岭”“灵岩”“夕阳屏”“妙音涧”等,与宋代几方有名的研山一样的手法。此研山沟壑峰峦系雕琢加工而成,但石背保留此石出土时的红泥石皮,而这层石皮上“包浆”深厚。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项子京”铭研山 灵璧石
项子京(1525-1590),名元汴,字子京,号墨林。明代大收藏家、鉴赏家, 有“故宫一半珍品皆源于此人”之说。他有许多收藏,其中不乏名石。明王守谦《灵璧石考》中提到 :“ 按槜李项氏有灵璧石一座,长二尺许,色青润, 声亦泠然。背有黄沙文。一带峰峦皆隽。下金填刻字云:宣和元年三月朔日御制。”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项子京”铭研山 灵璧石
这方刻有“项子京研山”的灵璧研山应该不是项子京的收藏,乃是后世仰慕其名而镌刻的伪托之款。
(四)“研山人”研山
我在2008 年收藏了一方昆石研山。此石在石背左上方刻有隶书“研山人”三字,并涂有金粉,表明这方昆石研山的原主人是一位热爱研山的人。收得此石后一直在寻找这位“研山人”。在以姓排名的中国历代人物录里要找一位字号为“研山”的人并不容易。虽然找到了几位字号为“研山”的古代文人,但因年代等情况不符,很是失望。六年后,我在杭州西泠印社拍卖公司的一本图录中看到一湖石立轴,此画的画家是我搜寻多年的“研山人”:汪鋆(1816-1883)。汪鋆为江苏仪征人,字研山,画家,擅长写诗,精通金石。他的书房名为“十二石研斋”。几年的寻找得到了答案,当时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研山人”铭研山 昆石
(五)“长青”研山
苏轼(1037-1101)在诗中写道“试观烟云三峰外,都在灵仙一掌间”, 白居易名句“百仞一拳,千里一瞬”,都体现了古代供石小中见大、坐地神游的玩石情趣。这一方“长青”研山,浑然天成,四面玲珑,使人想起《素园石谱》里曾提到的石友们都热爱的故事:
米尝守涟水。地接灵璧,蓄石甚富,一一品目,加以美名。入书室, 终日不出。时杨次公杰为察使,知米好石废事,往正其癖。至郡,正色言曰:“朝廷以千里付公,那得终日弄石,都不省事?按牍一上,悔亦何及!”米径前,以手于左袖中取一石,其状嵌空玲珑,峰峦洞穴皆具, 色极清润。米举石宛转翻覆以示杨曰:“如此石,安得不爱!”杨殊不顾,乃纳之。左袖又出一石,叠嶂层峦,奇巧更胜。杨亦不顾,又纳之。左袖最后出一石,尽天划神镂之巧。又顾杨曰:“如此石,安得不爱!” 杨忽曰:“非独公爱,我亦爱也!”即就米手攫得,径登车去。
这段故事除了让我们看到古代文人的爱石情怀,同时也让我们好奇,米芾的左袖中怎么能装得下三方奇石?这方“长青”研山给了我们答案:此石只有12 厘米长,小中见大。石上刻有“长青”二字。清乾隆时有一个画家方薰(1736-1799),同时代的阮元曾评其画深得宋元人的秘传。此“长青” 是否是方薰所有,还需研讨。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长青”铭研山 灵璧石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长青”铭研山(局部)灵璧石
在我捐给上海博物馆的这批收藏中,还有多方研山,如“三峰伴月”研山、“飞峰探月”研山、“小九华”研山等。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三峰伴月”研山 灵璧石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飞峰探月”研山 灵璧石

胡可敏:20多年追石识石与藏石之路——研山集

“小九华”研山 灵璧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顽石有灵》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37170.html/

(0)
上一篇 2020年5月1日 上午9:55
下一篇 2020年5月2日 上午9: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