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名家说石

【名石品赏】唐宋遗韵“菱溪石”

安徽滁州著名旅游风景区琅琊山的醉翁亭中,有一方古代置石“菱溪石”,现置于一座新建的畅亭中。形质类似太湖石,高约130公分,色泽灰褐,质地坚致,包浆黝然,稍稍呈菱形,嶙峋奇特,四面可观,表面多孔,内里皆通,据说石下熏香,里面孔洞可以处处香烟缭绕。石头被置于石盆中,盆上刻有“菱溪石”字样,亭外有宋代文学家欧阳修的著名《菱溪石记》刻碑。

【名石品赏】唐宋遗韵“菱溪石”,太湖石

菱溪石置于畅亭之中

这方古石,来历不凡。北宋庆历五年(1045年),欧阳修被贬滁州知州,第二年在走访滁州东门外的菱溪的时候,发现了溪侧有几方被废弃的奇石,时人称之为菱溪石,当地人视为神明,常年香烟供养。据考系原来唐昭宗时吴王杨荇的部将滁州刺史刘金的宅院之物,其中四块已被识者取走不知去向,另有一块稍小的被朱氏所取,独有一块最大的因为难以搬移“偃然僵卧于溪侧”。欧阳修多次前去观看,视为珍玩,认为应当让百姓都来观赏,便用牛车把这块石头运到城西大丰山下新筑的丰乐亭,又从朱氏那里征得那块小的,一并置放于丰乐亭南北两侧,“以为滁人岁时嬉游之好”。为此,欧阳修还特地作了著名的《菱溪石记》文和《菱溪大石》诗以记其胜。

【名石品赏】唐宋遗韵“菱溪石”,太湖石

菱溪石全貌

欧阳修《菱溪石记》,也是一篇重要散文,欧阳修由这方石头的经历而发了一通议论:“夫物之奇者,弃没于幽远则可惜,置之耳目,则爱者不免取之而去。嗟夫!刘金者虽不足道,然亦可谓雄勇之士.其平生志意岂不伟哉。及其后世,荒堙零落,至于子孙泯没而无闻,况欲长有此石乎?用此可为富贵者之戒。”在《菱溪大石》一诗中,欧阳修则对于此石的来历作了种种想象——一说是女娲补天时的一块遗石,一说是燧人氏钻木取火之石,一说是汉朝使节从西域于阗得的一块玉石。欧阳修发现,丰乐亭周边“南轩旁列千万峰,曾未有此奇嶙峋。乃知异物世所少,万金争买传几人。”可以想见,欧公对此石情有独钟矣。欧阳修的好友诗人梅尧臣、苏舜钦也作有和诗应之,苏舜钦《和菱溪石歌》云:“画图突兀亦颇怪,张之屋壁惊心魂。麒麟才生头角异, 混沌虽死窍凿存。琅邪之郡便且僻,得此固可骇众观。”从诗中可见,当时欧阳修是使人将石头画图后呈给远在苏州的苏舜钦观赏的(苏州著名古典园林“沧浪亭”,便是当时苏舜钦所筑)。

后来,因为战乱原因,菱溪石一度湮没无闻。直到清代康熙年间,那方大的菱溪石被找到后置于醉翁亭门前,另一方小的菱溪石在光绪年间被置于孔庙明伦堂院中,因形似魁星又称魁星石,石背上面还刻有欧阳修当年写给梅尧臣的书翰:“州东五里许,菱溪上有二怪石,乃冯延鲁(系五代南唐文学家)家旧物。而作记则以为故将刘金物,岂公误记耶。”云云。后来孔庙废弃,小菱溪石不知所踪。那方大的菱溪石被移置醉翁亭内意在亭侧,2014年4月被移置于新建的亭子内妥为保存。

【名石品赏】唐宋遗韵“菱溪石”,太湖石

菱溪石局部

菱溪石,是有确切记载和实证的唐宋时期的园林遗石,也是当年欧阳修治理滁州时的遗爱,更是赏石文化史上的重要遗存,流芳后世。(明代林有麟《素园石谱》卷之一有“菱溪石”图绘,似乎并不写真)目前类似年代的遗石极为罕见,更遑论是出自名门。所谓“苟非高贤独赏激,终古弃卧于穷津。”(苏舜钦《和菱溪石歌》)欧阳修对于名石的保护和利用可谓功不可没。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汇石融通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902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