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2019海上石语现代赏石暨小品石邀请展,11月22—28日在沪太奇石文化城上海石协会所举行,来自海内外各地的245方(组)观赏石精品各逞其美,不乏精品佳作,令人大开眼界。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2019海上石语现代赏石暨小品石邀请展场景之一)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2019海上石语现代赏石暨小品石邀请展场景之二)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2019海上石语现代赏石暨小品石邀请展场景之三)
观赏石根据其开发藏玩的时间,一般有古今之分。现代或是当代赏石,大致主要是指改革开放以来发掘赏玩的石种。现当代两者虽然没有很严格的时间区别,但在主流艺术界,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却有明确的界限,现代艺术虽然突破传统,但随心所欲不逾矩;当代艺术则不仅是艺术语言的迭代,更是价值取向发生深刻变化,反映创作者更为主观的独立意识。相对来说,现代艺术承继了传统艺术的主要精神,还是沉淀了不少经典作品,当代艺术则尚难盖棺定论。所以,如果可以挪用的话,现代赏石这个称谓比起当代赏石,应该要来得更准确一点。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新疆蛋白石“老寿星”(倪国强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宣石“仙人居”(赵跃武藏)
现代赏石并非无源之水,而是有传承,也有创新。赏石活动在我国已经有上千年历史和传统,但真正将赏石视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应该还是在唐宋时期。特别是宋元时期,赏石出现了瘦、皱、漏、透、丑的鉴赏标准,以抽象审美为主要取向,形成了一种经典样式——也是古代赏石的主流样式,被西方现代学者称作“文人石”(Scholars’stones)。时至今日,这种对于“文人石”的关注和喜好,仍然成为当今赏石界乃至艺术圈中的一个重要板块,不受时空变迁的影响,当然,其语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更多地带有一种思古幽情和文人情怀。
从时间维度来说,凡是改革开放以后新开发的石种,大体都可以算作现代赏石。其中,造型石以内蒙戈壁石、广西大化石为主要代表,有“北戈壁、南大化”之誉,两者均为硅质岩,质地坚硬,色彩亮丽,皮壳朗润,与古典赏石相比识别度较高。如内蒙戈壁石“鲁迅”,皮质朗润,自然包浆极好,色泽鲜丽,整体形象是鲁迅的肖像侧面,比例协调,无论外形轮廓,还是局部五官细节,都恰到好处,而且两面可观,十分神似。这也是今年国内石展中主题鲜明、题材重大的一方名石。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内蒙戈壁石“鲁迅”(孙含义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内蒙戈壁玛瑙“报春鸟”(狄宪英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内蒙木化石“千嶂承宇”(郑文藏)
除了造型石之外,现代赏石中的图纹石也有颇多拥趸者,以长江石、黄河石、雨花石等为代表。这两年新开发的陕西陈炉石、江西潦河石等,也异军突起。陈炉石色泽深沉,气息高古,仿佛出土文物,常见深浅不一的浮雕样式图纹,神秘莫测,类似汉画像石的表现效果;潦河石也是以浅浮雕样式多见,黑白两色,反差分明,清新隽永,类似水墨画的表现效果,独具韵味,多见传统山水、花木图案。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陈炉石“须弥化境”(武文成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陈炉石“宝盒”(信金宝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潦河石“气壮山河”(陈国华藏)
据中国观赏石协会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经开发的岩石类的观赏石品种不下四百多种(南宋杜绾《云林石谱》收录有一百余种),而且近年来从海外(非洲地区居多)引入的不少观赏石新品种,也不断成为爆款品种,迭代更新不断加快,如马达加斯加的水冲玛瑙、海洋玉髓,乍得的古磐石等,几乎成为每次石展必不可少的看家石种。
值得指出的是,现代赏石开发出的新石种中,不乏有古典赏石类型的,其审美取向往往也是恪守传统,也是古典赏石资源的很好补充。如昆石原产于江苏苏州昆山玉峰山,如今又有浙江余杭和福建龙岩等地新成员的加入。当然,从审美维度来看,不管传统赏石还是现代新开发的赏石,只要是主题鲜明、形象审美的,也可以视作为现代赏石,或者可以理解为古典赏石的当代表达。
如灵璧石“照夜白”,曾经在4月北京国家大剧院举办的“石非石·中国生活艺术展”中亮相,获誉无数。这方赏石,是一匹神骏的形象,马首昂扬,马身修长,马蹄腾空,肌骨喷张,两面可观,尺寸不大,但气场却很强。虽然被系缚于木桩上,但似乎正在作挣脱状,隐约还可以听见它的嘶鸣声,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十分神似唐代画家韩幹的代表作《照夜白图》(“照夜白”为唐玄宗喜爱的坐骑)。这方赏石,堪称是现代赏石之代表性名石之一。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灵璧石“照夜白”(武文成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灵璧石“照夜白”展览现场
现代赏石的审美标准,早在民国时期赏石家张轮远就有明确揭示。他在总结雨花石(灵岩石)的评鉴标准时,以“形、质、色、文(通纹)之客观上美好特点,为研究灵岩石之权舆”。其中“质为本体,当属最要。”(《万石斋灵岩石谱》)这是以他为代表的一批接受了西方现代科学(地质学)的新知识阶层在赏石本体上的突破。因为古代文人普遍缺乏地矿科学的观念,对于赏石往往不重质地、不辨质地,形式(造型)决定内容(质地),所谓“四大名石”,多为碳酸岩类岩石,而这类奇石由于其质地的可塑性(莫氏硬度一般在3—4),容易修治加工。相比之下,现代赏石以质取胜,多见硅质岩类(莫氏硬度一般在5—6),质地坚硬,难以酸洗加工。
现代赏石的审美,对于质色之要求要远高于古代赏石。现代赏石的形、质、色、纹,与古典赏石的瘦、皱、漏、透,其实两者无法相提并论。因为所谓瘦、皱、漏、透,都是围绕造型和结构在做文章,并不强调质与色。形、质、色、纹则是强调一个综合性的取舍,因石种而异,因石头各异,是一个开放式的选择。比如色一端,古典赏石大多色彩单调沉敛,也符合传统文人内省型的性格特征,而现代赏石色彩比较注重亮丽光鲜,这与当代人的生活多姿多彩以及外向型性格相仿佛,两者差异性很大。
如内蒙沙漠漆,色泽金黄,皮壳朗润,产量不多,象形少见,极具视觉冲击力,这两年堪称赏石界“最贵气”的品种,身价不菲,也成为每次石展最亮眼的“明星”。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内蒙沙漠漆“鳌里夺尊”(陈惠琴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内蒙沙漠漆“十二生肖”(得云轩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内蒙沙漠漆“月兔”(顾卫东藏)
值得一提的是,现代赏石对于质地的讲究,已经开始与宝玉石接轨了。现代赏石特别强调质地(硅化)的重要性,甚至注重质地的玉化(玛瑙、玉髓)程度,已经开始影响到新石种的开发,典型如树化玉、黄龙玉、金丝玉等观赏(玉)石新品种的发掘,海外如马达加斯加的水冲玛瑙、海洋玉髓等,都成为当今赏石界重要的”明星品种”。
无论古典和现代,赏石在古今审美上的最大差异,并非仅仅是物质层面的质与色,而是审美取向上的丑与美。古典赏石侧重抽象审美,以丑为美,这里的“丑”其实是指一种反形式美;现代赏石更注重形式美,强调形象和艺术审美,两者可谓泾渭分明。
笔墨当随时代,赏石也不例外。与古典赏石相比,现代赏石更注重作者(包括藏家和底座创意制作者)的主观感受和情感表达,这体现在底座的创意设计以及赏石之点题命名上,尤其是小品石组合的创作。此次石展,就有很多令人过目不忘的小品石组合佳作。(小品)组合石的创作,是现代赏石的一种突破,它将观赏石作为艺术创作之主要元素,从发现到表现,遵循或是借鉴了艺术创作之规律,可以立意先行,自由混搭,不拘一格,完全是一种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小品组合石的配置和演示,充满调动和激发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将赏石传统之创新发挥得淋漓尽致,堪称是现代赏石一种具有标志性的成果。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古磐石、英石组合“拜石”(窦春华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内蒙戈壁玛瑙组合“畅游”(孙伟藏)
俞莹:从“鲁迅”到“照夜白”,现代赏石的况味
内蒙戈壁石组合“幽兰”(秦石轩藏)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3299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