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园林古石,是指民国之前皇家以及公私园林所置的奇石。广义包括假山叠石,狭义仅指孤赏石。据《中华古奇石》(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12月版,主任编委陈瑞枫,笔者为执行主编)统计,入编有140多方(组)古园林石,其中江南园林占近30%。如果扩而广之,存世的有确切人文传承历史可考的古代园林置石,应该不下四五百方。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中华古奇石》书影

流传于今的古代园林置石大都为唐宋以后之物,由于其难以移动性、不易损坏性等特点,又有相关文献史籍可做参考,足资采信。相比之下,古代案几供石往往缺乏相关文献佐证(刻铭多不可考),确切年代和流传经历难以考辨。这也是古代园林置石不同于案几供石之处。

所谓园无石不秀,古典园林(尤其是江南古典园林)中,庭院置石是不可或缺的基本素材,除了作为叠山之用外,不少是作为单点之赏,一些还构成了著名景点,如苏州留园的冠云峰、上海豫园的玉玲珑等。这些石峰如同(抽象)自然雕塑艺术作品,使得古典园林更增添了亲近自然、珍惜自然、取法自然、师法自然的情致。园林置石自唐宋以来已经沿袭有千余年历史,也迥别于西方以写实雕塑作为园林景观的做法。一直到近现代,西方社会才开始认识到带有孔洞的奇石也是具备雕塑艺术美感的。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苏州留园古太湖石“冠云峰”,被列为“留园三宝”之首

明清两代,江南私家园林和京师皇家园林相映成辉,是我国古代园林建筑的杰出代表,堪称双璧。至今传世的古代园林置石,多为这些园林的遗存。由于许多古代园林至今尚存,有的甚至格局包括置石均未改变移动,包括许多置石均有园志笔记等史籍记载,所以这些数百年不移的园林置石,便成为古石之中最流传有序的一脉,有的因历代名人所赏所爱,目前已经跻身为县市级、省市级乃至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苏州第十中学(原清代织造府衙署)北宋太湖石“瑞云峰”,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值得一提的是,清末民初,开始出现了首批中国自建的近代公园,包括仍有一些军阀、官僚、地主和资本家建造私家园林,这些公私园林之中,有不少园主和主事者将注意力集中到搜寻古代遗石,易地妥为安置,这其实也是赏石历史文脉的一种保护性发掘。

如无锡的锡金花园(今公花园)1906年初建时,将原来明代嘉靖年间湖广提刑按察使俞宪独行园中的故物太湖石“绣衣峰”移入东门进口处,成为一大景点。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无锡公花园明代太湖石“绣衣峰”

又如,北京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在建园初期移置了圆明园遗址尚存的4座镌刻有乾隆题字的太湖石峰,即“搴芝”、“绘月”、“青云片”和“青莲朵”。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北京中山公园安置的圆明园遗石“青云片”

园林古石,有的与历史名人有关,有的与历史事件相关,应该是属于文物范畴,具有很高的人文价值。时至今日,文物管理保护部门对于园林古石并没有引起关注,包括文物定级也没有给予充分重视。究其原因,因为其归属于不同部门单位管理,文管部门缺乏管理权限。

目前,园林古石大多归属于园林部门,有的原来置放地址因为场地功能改变,归属于各类国营机构和单位,如北宋苏东坡“雪浪石”,如今在保定武警8640部队医院(原清代众春园址),现为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重视程度不够乃至出现偏差,也发生有破坏性的“保护”现象。如今置于开封市相国寺大雄宝殿前后的三块太湖石,据介绍,是20世纪60年代自北京故宫御花园中的艮岳遗石运回的,但被园林部门在石背刻以“北宋艮岳遗石”铭题;龙亭公园龙亭大殿两侧,置有两方灵璧石,系1994年宋代皇宫旧址出土,算是保存较为完好的,也是极为少见的古代灵璧石遗存,有的背部还留有石根,但是石背也被铲平刻以“宋宫遗石”等题铭。这其实是一种破坏,完全没有必要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北宋苏东坡“雪浪石”,今在保定武警8640部队医院(原清代众春园址)(徐梦君摄)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开封龙亭公园灵璧石“宋宫遗石”,背部文字为今人凿刻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赏石艺术”国家级非遗项目的申报单位和保护单位,中国观赏石协会正在积极探索评估有关古代园林置石遗存的价值,立牌“赏石艺术传承保护示范遗存”予以宣传保护(如安徽滁州醉翁亭中的“菱溪石”)。北京中国园林博物馆在2013年5月开馆时,将原来供置于中山公园的圆明园遗石“青莲朵”,安全移至新址室内妥善安置,也是一个很好的实践和示范。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安徽滁州琅琊山醉翁亭“菱溪石”,已经列为“赏石艺术传承保护示范遗存”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南宋太湖石“青莲朵”,上有乾隆题刻,今迁址北京中国园林博物馆

关于古代园林置石的保护,主要是避免人为破坏,包括不必要的搬迁,以及抚摸接触。许多园林古石因为游客抚摸欣赏,包浆很重,有的油光可鉴,这其实也是一种伤害,因为长此以往会容易改变赏石的面貌。所以,一些重要的赏石,应该尽量避免游客能够直接接触,如可以隔以玻璃罩、围以栏杆等。

此外,古代园林中的一些重要假山遗存,也应该设置围栏,限制登临。如苏州环秀山庄湖石假山、上海豫园黄石假山、扬州个园四季假山(秋山)等,都早已不再允许游客登临了。不过,建议园方可以以图片和视频录像等形式,来弥补封闭开放所带来的神秘感,让这些封闭保护的区域能够得到公众认知。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苏州环秀山庄清代湖石大假山

比如,北京天坛祈年殿正中央,有一方“龙凤呈祥”纹理图案的圆形大理石地坪,据考系嘉靖年间云南大理所贡之大理石,也是大理石开发史上重要的遗存,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和人文价值,可惜如今祈年殿早已被封闭,游客不得入内,很多人不知道有这个存在。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青云片”背部乾隆御制诗铭刻已经漫漶难辨了

天气的暴冷暴热、风吹雨(尤其是酸雨)打,对于园林置石的破坏性也极强。如何保护园林置石尤其是题刻铭文不受岁月漫漶之侵,一则需要尽快予以精心拓片,留存其铭题,保存其纪录——这个工作对于许多园林古石来说已经太晚了;一则可以围以玻璃罩,以隔绝空气;一则可以改变其室外供置形式,改入室内。但园林置石迁移须慎之又慎,充分做好预案,避免二次损伤。包括有的园林置石,与周遭环境是一个整体,一旦脱离其特定环境,其展示效果会大打折扣。比如,故宫御花园的元明清三代御苑赏石,近些年作了大量迁移,已经打乱其原有的历史布局,也失去了“原汁原味”。

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故宫御花园元明两代英石,已经不复原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上海金融报):谈石说艺|园无石不秀,古代园林置石亟待保护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895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