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明代赏石文化史上最重要的标志之一,就是松江林有麟编绘的《素园石谱》一书问世。这也是传世至今最早的画石谱。

不过,林有麟在画史上名不见经传,为何会忽发奇想,编绘这本画册,也是一个谜团。

我一直有种感觉,除了当时赏石之风气影响之外,见识不广的林有麟一定是有高人指点或是启发,最后才成就了这本画石谱。其中,乡贤画家孙克弘应该功不可没。

最近在新上线的“故宫博物院数字文物库”中,发现有一幅明代松江画家孙克弘的墨笔设色《文窗清供》卷(纵21厘米,横579.8厘米)。这幅长卷,也曾发表于故宫博物院编的《松江绘画》和《明代花鸟画珍赏》,曾经清宫《石渠宝笈》著录,上有“乾隆鉴赏”、“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等钤印,应该是孙克弘的代表作之一。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明孙克弘墨笔设色《文窗清供》卷(局部)

这幅长卷,一共有十个画面,包括松竹兰梅和奇石,每个画面配以诗文,其中奇石有四个画面,而且起首和收尾均为砚山,也是少见的构图,足以说明画家对于奇石之情有独钟。起首款署:“癸巳夏中朔,漫图于远俗楼”。癸巳为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时年画家刚刚度过花甲之庆。远俗楼则为画家的斋号。这种带有确切创作年代和地点的画作,在孙克弘画作中并不多见,可见也是得意之作。

这一年,林有麟年方十五,《素园石谱》的刊印,正好是在20年以后。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明·孙克弘《文窗清供》卷首砚山

有意思的是,孙克弘的《文窗清供》卷中,至少有两幅奇石画面,可以在《素园石谱》中找到影子。一幅是第七段“松化石”,一画一书,上面题字:“婺州永康县松林,马自然为仙在上。一夕大风雨,松忽化为石仆地,悉皆断截,大者径三二尺髙,有松节枝脉。土人运而为坐具,至有小如拳者,亦堪置几案间。”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明·孙克弘《文窗清供》卷“松化石”

这段文字,源自南宋杜绾《云林石谱》“松化石”,惟有几处略有小异。设色松化石,是一段木墩状,松树鳞皮清晰可辨,还有一处节疤十分醒目。将松化石入画,这可能是最早的一幅。《素园石谱》也有“松化石”图绘,包括引用的文字,也是大同小异,可见两者必有联系。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素园石谱》“松化石”图绘

另一幅是第二段砚山,隶书小字:“余家敦复堂所蓄。”敦复堂是画家的藏书阁,孙克弘家富藏书,有宋版书数种。这方砚山的造型肌理颇为特别,整方石头是由无数方块状结晶体糅合而成,如同矿物晶体,底座(木座)为典型的明代式样,以线条取胜,比例恰当,不见雕饰,下承如意纹小足。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明·孙克弘《文窗清供》卷“将乐石砚山”

这方石头虽然没有名称,但却可以在《素园石谱》中找到答案。《素园石谱》中,有两幅类似的砚山,不但造型肌理相似,而且底座样式也几乎一样,一冠名为“将乐石”;一为“马齿将乐研山”。马齿之名,颇能点出此石之肌理特征,并附有文字:“出福建延平府将乐县石帆山。大者如张帆,其白如雪。亦有带微红色者,小者可供清玩。铭曰:磊磊马齿,质栗而泽。洛水呈文,太素为色。宜映雪斋,侣彼和璧。”原来,这是产自福建延平府将乐县(今属三明市)的奇石。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素园石谱》“马齿将乐研山”图绘

将乐石在明清两代偶见有史籍记载,如晚清陆以湉《冷庐杂识》一书中,有“玩好不可溺”一目,说的是明末徽州收藏家程季白喜好将乐石,曾经收集了一屋藏之,请画坛大师董其昌题书“乐雪斋”。后来有朝廷权贵闻讯想攘夺之,程季白不从,最后竟因此惹祸而死。云云。

将乐石究为何石?从孙克弘的画和《素园石谱》中描述的来看,其尺寸(大者如张帆,小者供清玩)、色泽(白如雪,或带微红色)以及肌理(马齿)特征,应该是属于萤石类的矿物晶体。我国萤石资源十分丰富,储量世界排名第二,分布广泛,福建将乐是中国十大萤石矿集区(闽北)之一。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萤石多数结晶为八面体和立方体,常见绿色

至于将乐石为何会在明清两代就受到文人关注喜好,可能是因为将乐有个玉华洞,因洞内岩石光洁如玉,华光四射而得名,是四大名洞之一(2002年5月,玉华洞景区被公布为第四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开发很早,名闻遐迩,明代万历十九年(1591年)已有《玉华洞志》问世,这也是传世最早的一部名胜洞天志书。由此,当时将乐石进入文人视野也不足为奇了。

孙克弘《文窗清供》卷起首的一方砚山,中间空白处有一段朱书铭文:左前落款“敦复堂”,右前落款“雪居”(孙克弘号雪居),当中题铭:“山玄肤,割紫蕤。星霣魄,石抱腴。苍水使者珮失琚,山鬼环守目睢盱。内藏一升白龙(酥),餐之凌霄蹑双凫,奋迅八极游清(都)。山玄肤,玉为徒。”这段题铭文字(局部字有遗漏),源自明初名臣宋濂之笔,他曾经为翰林院编修朱孟辨(松江华亭人)在南京聚宝山(今雨花台)所获的三方奇石山玄肤、玉芝朵、断云角分别题铭,这是为“山玄肤”一石所作,或许可能是当时这方奇石曾归孙克弘收藏。

林有麟在《素园石谱》中,曾经收录这三方奇石图绘和题铭,其中“山玄肤”图绘与孙克弘所绘稍有差异,并有“丛桂苍苍,芙蓉凝凝。只尺千峰,神游万里。雪居”题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收藏有一方顺治青花洞石纹笔筒,上面也有同样题识)。看来,这方奇石确实曾经为孙克弘所有。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素园石谱》“山玄肤”图绘

孙克弘是嘉靖礼部尚书孙承恩之子,学识甚富,书画兼擅,曾经官至汉阳知府(故时人称作为孙汉阳),38岁便被免官归里,潜心治园、收藏、作画,是松江画派的重要代表人物,画名远扬,据说当时有不少人靠伪造其画谋生。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明孙克弘《玉堂兰石图》局部

孙克弘不但藏石,而且画石,在当时画坛颇有声望。如乡贤董其昌在《容台别集》中,多次提到孙克弘藏石、画石之经历,也是推崇有加:“汉阳先生(指孙克弘)嗜石不减米颠,生平画石甚多。”“唐李德裕采天下怪石,聚之平泉别墅……今汉阳(指孙克弘)之宝石,似不少逊,而画石疑较胜。”“昔人评石之奇,曰透曰漏,吾以知画石之诀亦画此矣。……孙汉阳推其意为此册,若使米公见,堪仆仆下拜。”云云。

孙克弘与林有麟之父林景旸友善,算是林有麟的父辈,林有麟与之也有交谊。如据《素园石谱》(卷之四)记载,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林有麟曾经与孙克弘一起赏石品画。林有麟对于孙克弘藏石、画石也是十分崇拜:“孙汉阳平生好石,闻蓄石名家靡不发藏索观,随观随绘,数年来不知凡几,时一展玩,未始不神游其间也。”当时,林有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可以说,孙克弘的藏石尤其是画石经历,应该给林有麟以极大的启发和指导。直到十多年以后,《素园石谱》刊印问世。其时,孙克弘已在九泉之下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879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