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渔阳公”是何许人

近日,沪上石友宦振宏与我交流探讨米芾所谓瘦皱漏透“相石法”,他认为这不是米芾提出的,值得好好考证一番。我深以为然。

其实,我在去年4月30日石界公众号发表过一篇《瘦皱漏透千古谜》,就曾经提出:“所谓的‘相石四法’或许可能是后人伪托或是附会的,因为米芾传世的诗文都没有提到过,包括米芾同时代的野史笔记,也均没有类似记载,所谓《渔阳公石谱》只是一个孤证。”

最早提出米芾“相石四法”的,就是元末陶宗仪所编的《说郛》收录的《渔阳公石谱》(又称《渔阳石谱》),所谓“元章(米芾,字元章)相石之法有四语焉,曰秀,曰痠(或为瘦之笔误),曰皱,曰透。四者虽不尽石之美,亦庶几云。”因为版本的不同(有涵芬楼、宛委山堂等版本),又有“秀,瘦,雅,透”之说。此说后人援引略有出入,直到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的题画《石》称:“米元章论石,曰瘦、曰绉(通皱)、曰漏、曰透,可谓尽石之妙矣”,瘦皱漏透之说乃成为定论。

“渔阳公”是何许人

清代郑板桥1761年作《竹石图》

不过,渔阳公何许人也?《渔阳公石谱》成书于何时(旧题宋人)?这个问题一直萦绕着我。渔阳应该是个地名,当时治所在如今天津蓟县。出身于当地的名人,元代以书法家鲜于枢为代表。故而,我曾经怀疑过其是否为鲜于枢。但是,《渔阳公石谱》其实并不像石谱,正文不过千把字,真正有价值的不过两三则,其中述及的唐宋名人赏石故事,多是照抄前人记载,有的语焉不详,而且还有错讹,这与学养深厚、诗文俱佳的鲜于枢似乎身份不符。所以,这个怀疑只是一瞬间就被否定了。

此次,小宦旧事重提,并且提出《渔阳公石谱》应该出自元人之笔,因为其中提及大德年间,宫中出售杂物,其中有一方宋徽宗御题“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的灵璧石,云云。大德是元代第二个皇帝元成宗的年号(1297-1307),故此书成书不会早于元成宗。这个说法应该成立。后来,我在新浪微博“乖乖”的博客上,也看到类似的见解,并推测“渔阳公当为元代燕京地区人氏”。可见,英雄所见略同。

其实,所谓元大德年间宫中出售灵璧石一事,在宋末元初周密的笔记《云烟过眼录》中有此记载,《渔阳公石谱》只是援引了一下,但没有说明出处。据我所知,元代文人有不少笔记,述及宋元两代故实,包括赏石内容,颇有史料价值,但很多没有整理点校出来,阅读极为不便,如陆友仁的《研北杂志》等。没想到,小宦给找来了《四库全书·研北杂志》影印版,仔细一看,果然找到了一段重要史料:“鲜于伯机(鲜于枢,字伯机)论石,以太湖为第一,山石次之。”

“渔阳公”是何许人

《四库全书·研北杂志》影印本书影

原来《渔阳公石谱》中提到:“大概北人贵湖石,南人重灵璧,为远物也。今车书混一,宜以湖石为第一,山石次之。”按其语气,所谓车书混一,即车同轨、书同文,与当时元代大一统相吻合。其中提到北方人喜欢太湖石(石产南方),南方人喜好灵璧石(石产北方),似乎是因为地远难得弥足宝贵(其实也不尽然)。至于以太湖石为第一(山石,当指灵璧石),不但是因为元代统治者是北方民族,而且按其口吻似乎作者也是北方人。这段话,与陆友仁《研北杂志》中提到的鲜于枢论石之说不谋而合,可见应该出自鲜于枢本人。那么,《渔阳公石谱》应该就是出自鲜于枢了。

鲜于枢(1246-1302),字伯机(又作伯几),晚年室名“困学斋”,自号困学山民,又号寄直老人。渔阳(今天津蓟县)人,寓居扬州、杭州。曾在元朝宫廷和浙江地方任职。好诗歌与古董,文名显于当时,书法成就最著。其书法落款,常常署名“渔阳鲜于枢”,当时有以渔阳代称他者。如元代著名学者、诗人虞集有言:“大德、延佑之间,称善书者,必归巴西、渔阳、吴兴。巴西谓邓文原,渔阳谓鲜于枢,吴兴谓赵子昂也。”(明代杨慎《墨池琐录》卷二)这元初三大书法家,皆以籍贯代称其人,其中,邓文原是绵州(今四川绵阳)人,绵州古属巴西郡(东汉至隋朝);赵孟頫是浙江吴兴人。至于直接称鲜于枢为渔阳公者,记得明代著名收藏、鉴赏家李日华有过此称呼。

“渔阳公”是何许人

鲜于枢《跋王大令保母帖》

其实,鲜于枢不但是书法家,而且也是收藏家、鉴赏家,很多古代书画名迹多有他的收藏题跋,如唐代颜真卿《祭侄文稿》、五代杨凝式《夏热帖》、宋米芾《两三日帖》、宋蔡襄《谢御赐书诗表》等。西泠印社今年春拍会推出的《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兮甲盘专拍暨中国青铜器专场》,其中的“标王”西周兮甲盘,是汉代到宋代期间出土的商周青铜器中唯一流传至今的瑰宝,曾归鲜于枢收藏过,此次拍得2.12亿元,创造国内古董艺术品拍卖新纪录。

“渔阳公”是何许人

鲜于枢为颜真卿《祭侄文稿》题跋

“渔阳公”是何许人

西周兮甲盘,曾为鲜于枢收藏

鲜于枢收藏品类很杂,其中赏石也有涉及,这为他是《渔阳公石谱》作者提供了佐证。如明代林有麟《素园石谱》(卷三)有“小钓台”图绘,鲜于枢有题诗咏之:“拾得严陵小钓台,自然汉水洗尘埃”云云,诗人杨维桢有和其韵诗一首,此石明代曾归吴门书画家沈周收藏。

“渔阳公”是何许人

明代《素园石谱》书影

由上可见,渔阳公应该就是鲜于枢。《渔阳公石谱》,有可能是时人根据鲜于枢的口述笔录下来的,所以难免有错讹之处。这应该是赏石文化史上的重要一页,由此,鲜于枢作为元代重要赏石家浮出了水面。至于鲜于枢是如何知晓米芾有“相石四法”,“相石四法”后来又是如何演进的,这又是一篇烧脑的文章了。

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4月,在杭州苗圃内发现了鲜于枢墓,随葬品出土笔饰、铜印、端砚、青瓷、铜镜等文物共14件。其中两枚铜印均为篆书白文,一印为三行六字,印文为“鲜于枢伯几父”;另一印二行四字,印文为“伯几印章”。现收藏展示于杭州历史博物馆。史载鲜于枢曾经在杭州西溪建霜鹤堂。显然,鲜于枢终老于杭州。

“渔阳公”是何许人

鲜于枢墓出土的铜镜砚台(王志刚摄)

“渔阳公”是何许人

杭州历史博物馆展示的鲜于枢墓出土文物(王志刚摄)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界

作者:俞莹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72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