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清代广东有四大园林,即佛山市顺德区的清晖园、禅城区的梁园,番禺的余荫山房,东莞的可园。梁园和清晖园早就去过,余荫山房和可园却一直无缘光顾。此次赴顺德,主人善解人意,特意安排了我们一行作两园一日游,算是遂了夙愿。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门厅之偏厅十分幽静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建筑布局紧凑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庭院中的曲池为几何形状

岭南四大园林,建筑精致,水木清嘉,以宅围园,水景和石景都各具特色。其中,可园占地仅有三亩多,园北是大片水域的可湖,可园借景而建,院落不大,建筑众多,曲廊回环,布局紧凑,当地号称“半个大观园”。最高建筑可楼高达15.6米,碉楼式造型,也是岭南乃至古典园林中少见的“高层建筑”,顶楼邀石阁四面明窗,是当时莞城的制高点,可以眺望全园乃至全城景色。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可楼邀山阁是园中制高点(邓百熙摄)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外面的可湖面积不小

可园在岭南四大园林中具有独特地位,因为它与岭南画派的诞生有关。那天,在参观可园草草草堂内有关园主张敬修(1823-1864)事迹展览时,偶然看到其中介绍张敬修侄子张嘉谟(字鼎铭)擅写兰花,与居廉画石齐名,时人有“居廉石,鼎铭兰”之美誉。居廉与其堂兄居巢(人称“二居”)是人们熟知的岭南画家,其花鸟画享有盛名,但他擅长画石,我倒还是第一次听说。明清两代,擅长画石的画家如陈洪绶、吴彬、孙克弘、蓝瑛、米万钟、高阳、郑板桥、高凤翰、金农等人,人们耳熟能详,但对于居廉却是知之甚少。同行的顺德石友、画家邓百熙告诉我,居廉确实画过不少奇石,而且多见太湖石,在岭南画家中独树一帜。这一下子引发了我的兴趣。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草草草堂内有园主张敬修事迹展览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主人张敬修的画作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园主侄子张嘉谟(字鼎铭)擅写兰花

其实,在可园的回廊粉壁上,时常可以看到园方以石湾陶瓷定制的挂屏,别具特色,其中大多是取自于“二居”的花鸟画意,除了花鸟草虫,最醒目的就是带有透漏感的湖石了,几乎每件挂屏都有湖石点缀,不仅是衬景,有的还是主角,成为了一种带有标志性的符号。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粉壁上的石湾陶瓷挂屏(局部)

在“二居”的画作中,常见的湖石孔洞穿插有各式花草,两者融为一体,有别于其他画家画石。特别是居廉,传世有不少《石谱》册页,只写太湖石或英石。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居廉《花卉奇石册》十二开之一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居廉《石谱》册页局部

可园主人张敬修,因在东莞修炮台有功,被派往广西任右江兵备道员,带兵征战,平定匪乱,几起几落,曾任广西按察使、署理江西按察使等职,其侄子张鼎铭亦随军襄助军事,后因病退居东莞,造可园颐养天年。张敬修虽然是个武将,但喜欢琴棋书画,亦能吟诗作画,曾经收藏到“四大名琴”之唐琴“绿绮台”,在园中专筑绿绮楼供置(今藏香港藏家)。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居巢《荔枝蝉鸣》(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居廉《窠石水仙图》扇面

在广西任职期间,张敬修结识了居巢兄弟,引为幕僚,退居可园后,将居巢供养在家多年。据考,居巢一生许多画作都是在可园期间创作的,其所画的部分素材就来自可园。张鼎铭岁数与居廉相仿,居廉与他亦师亦友,情谊深厚。张鼎铭供养居廉离可园不远的道生园(今仅存少数建筑)中。他们经常一起共研绘事,甚至合作作画,张鼎铭甚至命人到处搜罗奇花异卉供居廉写生,现存居廉作品中有不少是画赠张鼎铭的,有的还留有“可园珍藏”印款。

张氏叔侄和居氏兄弟关系非同寻常,可以说张氏叔侄的资助,成就了居氏兄弟的画艺。有意思的是,张氏叔侄和居氏兄弟均有石癖。在可园的庭院中,随处可见太湖石、英石假山和立峰,可园博物馆还收藏有张敬修带铭文的黄蜡石(连座)。在可园的回廊上,有香港收藏家捐赠的“居廉故居之太湖石图”,居廉画石,岭南画家黎雄才于1991年题跋:“余昔时游居廉故居十香园,曾见有此石。是帧为古泉先生(居廉号古泉)得意之作,故钤‘可以’之章。吾师(高)剑父、(陈)树人、(陈)朗山先生亦尝流连于啸月琴馆石丛之间。”可见,居廉确有好石之癖。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可园中的太湖石

1864年张敬修去世后,“二居”回到广州怀德大街上的旧居十香园中。居廉曾经写道:“余啸月琴馆多蓄异石,以草花点缀,杂时篱落间,殊有园林之势。”他在这里开馆授徒,其中有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陈树人等,被誉为“岭南画派摇篮”。据说,十香园中的太湖石是居廉六十大寿(1887年)时弟子所赠。当时,画家友人及弟子十八人作祝寿诗二十六首,结集成《啸月琴馆寿言》,其中陈朗山诗曰:“癖嗜何妨笑米颠,闲中书画静中禅。嵌空更有仇池穴,何日相将住洞天。”倪豹岑诗曰:“此石无量寿,不知何时生。若问同年者,只有皇帝兄。”云云。《啸月琴馆寿言》集中,谭伯才绘居廉小像,手中携了一方拳石(像是黄蜡石),既是寓意主人爱石,也是带有祝寿之意。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啸月琴馆寿言》谭伯才绘居廉小像

广州艺术博物馆藏有一幅居巢所画《韦石图》扇面,也是画家少见的以奇石为主题的画作,构图颇为特别,右面为一方孤高瘦长的太湖石,左面为画家题跋:“此韦庐先生所赏韦石也,嵌空峭拔,高八九尺。张南山先生句云:‘绉透瘦皆备,去来今不言’即此。癸丑小春,偕鼎铭三兄往观,鼎铭与余同负米老癖,徘徊不忍去,因为之写其状于箑端,以当晤对。今夕庵居巢并识。”此段跋语也足以证明,居巢和张鼎铭都有石癖。咸丰三年(1853年)他们到流寓广西桂林的收藏家李秉礼(号韦庐)拜观书画时,欣赏到此方奇石,流连忘返,乃作画记之。张南山,即张维屏,诗人、鉴赏家,“粤东三子”之一,他曾经也到过韦庐,十分欣赏这方“韦石”,曾经作诗记之。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居巢”韦石“扇面

居廉曾经画有稿本《象形罗汉石谱》(香港艺术馆藏),44岁时还画过《得寿图》,自己作老年状,手中携一石。他曾经不下一次画过“寿星石”,笔法古拙,不同于其平时设色明艳圆润,整块山石像是一位站立的老寿星,头部出挑,五官皆备,身体部分则用淡笔勾勒出轮廓,多用侧锋,皴擦处留以较多之空白,以石拟人,似与不似,另外还添加了看似拄着拐杖的柏枝和类似拈花微笑的灵芝,又称《芝柏寿石图》,看上去十分喜气。这类题材不见于其他画家,也是画家癖石之好的反映。山石,本身就是长寿的象征,加上寿星形象,可谓寿上加寿。只是不知道,画家笔下的寿星石是否有所本。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居廉“寿星石”

其实,大自然中确实也有类似像寿星形象的奇石。印象之中,最像寿星形象的,还是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的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青山景区中的“寿星石”。这是一块连体的山石,高约几十米,整个造型,就像是一位老寿星的侧面,头顶光亮饱满,颧骨隆起,眼部深陷,蒜鼻凸起,嘴巴、下巴与长长的胡须连成一体,夸张而又写实,令人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神奇。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内蒙古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中的“寿星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564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