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玩石技法

太湖石,要的就是一个“老”气!

曾经听到过一种说法,人一旦上了年纪,应该多玩玩太湖石。

一方面是到了人生秋收之季,不再容易为表象的绚烂而激动,且有足够的余裕来品味一些蕴藉复杂之美。另一方面,也由于太湖石不易懂,因此对欣赏者的阅历要求也高得多。

不管曾经印象如何?随着年纪增长,都有必要回顾一下太湖石,说不定会有同年轻时不一样的体验。人们常常提到苏东坡的“丑石论”,殊不知苏东坡这个观点也是照搬前人的说辞。宋初的状元——宋庠(此人还是我国历史上罕见的“连中三元”学霸,连中三元即科考全省第一,全国第一,皇帝殿试也是第一)就写过一首《丑石》,说这块石头:

支机形迥出,蕴玉势相连。

空穴云犹抱,坳纹溜欲穿。

虎蹲休怯射,羊叱待逢仙。

峭拔希千仞,参差异一拳。

从行文来看,可知这是一块造势险怪之石。说它“丑”,估计是它有种虬曲的野性,不是那么驯雅。

无独有偶,宋庠的弟弟,以“红杏枝头春意闹”这句诗出名的龙图阁大学士工部尚书宋祁也写过几首类似的诗歌。其中有咏常山杨氏家的两块怪石,称其“奇险百状”,“恐常人忽而不珍”,也是丑美之例。但再往前追溯一些,则会发现,宋初人也不是鼻祖。这种对丑怪之石的偏爱,或许孕育于唐代的白居易那一辈人。白居易的好朋友牛僧儒写了一首二十韵的排律诗,其中有“丑凸隆胡准,深凹刻兕觥“的语句。值得注意:这是唐代明确以“丑”论石的文献。这首诗是写给白居易、刘禹锡几个知己好友看的,用的是朋友间都懂的梗。想来大家都不至于将诗中说的“丑”对应成贬义或批判。

再换言之,这里说的丑,至少已经是白、刘、牛等这圈人能普遍公认的一种美感了。

太湖石,要的就是一个“老”气!

天底美石,何止千万,怎么他们偏偏选了这种“丑石”呢?

回到一开始的话题,这或许就与人的心境有很大关系。

白居易等人都是中老年时期才真正染上了“石癖”。尤其白居易,经历过早年的仕途坎坷直接贬谪江州后,处世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到了中晚年时期写了大量风格雷同的绝句,都不谈大事,只写生活中不起眼的一枝一叶,抒发一些达观恬淡的禅思。

从一个侧面来说,这时的他,已经不再是一心横冲的愣头青,而是一个委顺从容的长者他不需要也不再喜欢逆天改命,更欣赏的是采菊东篱,顺势而为。这样的他,比起追求刻意惟妙惟肖的石头,反倒容易被太湖这样怪怪奇奇的身姿,以及玄远的气质迷住。

我们可以注意到,为白居易所喜欢的石头,一个关键气质就是“老”!所以太湖石最受青睐。随便举几首作例子:他写太湖石“波涛万古痕”,万古波痕自然是老,而且是苍老。“远望老嵯峨”,嵯峨是山势高峻的意思,光高峻不够,也非得加上一个老字,显得高峻背后有年代,有底气。“未秋已瑟瑟,欲雨先沉沉”,一字不提老,但处处是暮景气象。“黛润沾新雨,斑明点古苔”,不但石头要老,连石头上的苔藓的气质都不应是青葱积极的,要古老而暗哑……若是个例可能还没什么。如此大量的反复,便成了一种固定的风格。白居易就是喜欢太湖石上那种老气横秋的味道。

太湖石,要的就是一个“老”气!

老人爱老石,老人也常爱古董,它们都是有年岁的东西。

一种解释正像白居易自己说的物求其偶,同调相吸。尤其他晚年所居的东都洛阳,是唐代退休的高级官员聚集的城市,在这个安逸恬淡的氛围中,他会和《红楼梦》里的贾母一样,想找几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说话”。石头便是他选中的好友——“回头问双石,能伴老夫否。石虽不能言,许我为三友”。

另一种解释是,年纪大了以后,更体会到尊古和传承的重要性。明白那些经过历史筛选、时光沉淀的美感处。太湖石(特指作为独立观赏石的赏玩)过去名声不显,就是在这拨“老朋友们”手中玩起来的。这种老气在他们身上引发了某种共鸣。所以可以说太湖石赏玩从一开始,就奠定了以老为美的格调。

太湖石的老气,拆分来看,主要表现在颜色和造型上。

颜色上以灰黑青为主,饱和度低、色相暧昧,尤其关键的是这种老气必须表里如一。因为最早赏玩的是深沉大江大河的太湖石,所以孔洞里往往也是藏污纳垢。虽经洗刷,也要是“孔黑烟痕深”。至于装点青苔,也必然是要养得厚厚的,看起来像日久年深的产物,这样才与整个石头调性相符。

从造型上看,老石头的显著特征就是被磨平了棱角,但内外一致,整体呈现出一股不动声色的强劲气势,脾气老臭,倔倔的!所以经常被形容成“怪且丑”。

我们看到《云林石谱》里面讲宋代造假的太湖石,也是讲要雕完后要沉入大江大河底为流水冲刷,磨平雕凿时的突兀处,非如此不能形成整体浑然的气场。也可为佐证。尤其如果对比唐宋时期对其他石种的描述来看,这种对“老气“的追求,似乎在太湖石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对其他石种倒没有太刻意提到这类要求。我因此有个猜想:老、丑、怪,或许都是由于太湖石的发展出来的审美风格。太湖石,说不定是丑石观的鼻祖呢。

不过话说回来:到了现代,由于石资源的不断开发,大、小、新、旧,各种类型的太湖石其实各有千秋,委实没必要追求单一风格了。与老旧的气质相比,新太湖的素净淡雅也很好看,而且能随着年深日常,有种陪伴感与养成感,很符合眼下文明和谐积极向上的时代风格。在艺术上,风格之间不应简单扬抑。

我们这里只是提示那些想追求传统玩法的人们:过去太湖石的赏玩中的老、怪、不驯服、倔强的味道,看似简单奇特。其实是经千年锻压精炼后,一条极抽象、但也极有张力的隐藏神髓。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宝藏杂志):太湖石,要的就是一个“老”气!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024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