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中国风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來自網絡』

意猶魏晉。

洒脱的言行

旷达的胸怀

隽永的智慧

玄远的神思

不管天下如何纷乱

也湮没不了

那一段段生动的风流

在腥风血雨

生死无常的现实中

魏晋士人

犹如夏荷绚烂盛开

又如野樱瞬间飘散

他们孤傲地在风中旋转落下

美得极致,美得深情

美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魏晋,意犹未尽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摄影| 光明皇帝

与汉的质朴雄浑、唐的浪漫飘逸全然不同的是,魏晋以率性不羁、玄远放旷著称。谈及汉唐,总会让人想起一种气势磅礴的天下风貌。而提及魏晋,浮现的却是一个个鲜活自由、有情有性、气韵飞扬的灵魂个体。因为,那是一个空前绝后、绝无仅有的“人”的时代。

意猶魏晉。

摄影| 光明皇帝

意猶魏晉。

魏晋是一个唯美的时代,爱美绝不是女人的专利。《世说新语·容止》里有这样一个故事。话说曹操当了魏王后,匈奴使者来访。或许曹操觉得自己颜值不够,就让崔琰当替身,他自己则拿了把刀,扮作卫士,站在一旁。史书记载,崔琰是“声姿高扬、眉目疏朗”,气质绝佳的帅男。曹操让崔琰正中端坐,接待完,曹操派人去问匈奴使者对自己的印象如何?匈奴使者说:“魏王俊美,丰采高雅,而榻侧的捉刀人气度威严,非常人可及,是为真英雄也”也许曹操别有用心,但可以看出他很在意自己的形象,对美的追求也是确凿而真实的。

意猶魏晉。

摄影| 光明皇帝

汉末至魏晋时期,爱美之心不但人皆有之,而且能让人生,也能让人死,比如孙策。孙策与周瑜同为汉末有名的青年偶像。他们俩二十四岁迎娶江东美女大乔和小乔时,被吴人亲切地呼为孙郎和周郎。那时的孙策,战场和情场都很得意,让所有人艳羡不已。可惜好景不长,孙策被仇家刺伤。但伤不致命,不过是脸被划破。孙策却说:“我的脸都变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再建功立业吗?”说完大吼一声,创口破裂而死。奇怪,建功立业与长相有直接关系吗?在魏晋时期,绝对有。因为当时的社会风气就是以貌取人。如果一个人才貌出众,就会受到强烈地追捧。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图片| 来自网络

潘安是西晋文学家,也是当时的头号美男子,他甚至成为后世俊男的标准。形容男人长得漂亮,就叫“貌若潘安”。潘安早年只要拿着弹弓坐车出去玩,洛阳城老老少少都会跑出来,手拉着手围着潘安看,还要往他车里送水果。可见,潘安当年的风头也很强劲。另外两个文学家左思和张载见贤思齐,也拿着弹弓坐车出来玩,可惜他们俩的长相实在对不起群众。于是所有女人都冲左思吐口水,男孩都向张载扔石头。结果,潘安空车出去,一车水果回来。张载空车出去,一车石头回来。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图二摄影| 光明皇帝

意猶魏晉。

魏晋是个性觉醒、崇尚智慧的时代。有时,就连几岁的小孩也能语出惊人。司马绍是东晋开国皇帝司马睿的儿子。一次,有人从长安来见晋元帝司马睿,只有几岁的司马绍正好坐在父王腿上。司马睿便问儿子:长安和太阳,哪个远,哪个近?司马绍回答:长安近,因为长安来人了,没听说过有人从太阳那里来。晋元帝很得意,第二天故意在宴会上又问了一遍。司马绍却说:太阳近。晋元帝大吃一惊,问他为什么要改口。司马绍说:举目即见太阳,却不见长安。这件事,当时就传遍了天下,因为司马绍的改口和回答都太精彩了。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摄影| 谁最中国

其实,晋元帝第一次问他之前,就已经把洛阳和长安沦陷的事讲了一遍,还潸然泪下。司马绍为了安慰父亲,故意说长安近。但第二天面对的是群臣,他必须说只见太阳不见长安。实难想象,即便是一个孩子的智慧和思考都能惊醒四座。而智慧地活着,也是魏晋的主旋律,魏晋士人的清谈便是以智慧玄妙著称。

意猶魏晉。

摄影| 谁最中国

意猶魏晉。

轩轩如朝霞举,濯濯如春月柳,朗朗如百间屋,烂烂如岩下电,潇潇如松下风。魏晋士人的情感是自然的,语言是自然,审美更是自然的。一个人气宇轩昂有如朝霞升起,清纯明净有如春柳初绿,开阔明朗有如高屋建瓴,目光炯炯有如岩下闪电。山涛就说嵇康平时有如“孤松之独立”,醉倒有如“玉山之将崩”。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图片| 来自网络

魏晋士人崇尚自然,热爱自然。在他们眼中,自然万物不再是孔子所谓的道德象征,也不是董仲舒的政治筹码。而是和人一样,迸发着生命的张力和美感。所以,他们不但以清风明月来品评人,还要走向自然山川对话。正如顾恺之和王献之,他们都爱会稽郡山阴县一带的山山水水,且都留下了绝美的评价。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图片| 来自网络

意猶魏晉。

饮酒是魏晋名士的标志之一,而要酒不要命的故事也层出不穷。有一天晚上,东晋一个叫毕卓的尚书吏部郎,嗅到隔壁官署有酒香。于是就翻墙过去偷酒,居然还拉着抓他的巡夜人一起喝。最后,这位仁兄终因酗酒而被罢免。

意猶魏晉。

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几乎也是泡在酒坛子里度过一生的。与毕卓相比,阮籍就很聪明。他向司马昭申请去做步兵校尉,因为步兵校尉署的酒特别好。司马昭立即批准,阮籍也因此被称为“阮步兵”。比阮籍更像酒鬼的是刘伶。他常常让仆人扛着锄头跟在身后,自己带一壶酒坐在鹿车上边走边喝。并对仆人说:“我醉死在哪,就把我埋在哪”。这是何等的自在,洒脱!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图片| 来自网络

意猶魏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魏晋是一个重情的时代。大名士王戎的儿子王万去世时,山涛去看他,只见王戎正哭得死去活来。这在当时,很另类。因为按照礼教,父母去世才该痛不欲生,儿子死了大可不必。于是山涛说:“请节哀!再说也不至于此。王戎却说:圣人超凡脱俗,愚民麻木不仁。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啊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摄影| 谁最中国

魏晋人确实很重情,即便枭雄桓温也是如此。桓温西征成汉,路过三峡时,军中有人捉到了一只小猿猴。失去孩子的母猿一路哀号,在岸边跟随军队百里,最后跳上船当即死亡。剖其腹,肠皆寸寸断。桓温得知后,立即将捕猿人撤职查办。虽然桓温是挥舞战刀者,但也有一颗深情柔软的心。桓温北征时,途径金城,看见年轻时种的柳树皆已十围,便感慨说: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于是,手扶柳枝,泫然流泪。情感是最真实的,率性深情,正是魏晋士人最基本的修养。

意猶魏晉。

意猶魏晉。

摄影| 谁最中国

魏晋是一个王权衰落、儒学式微、道学复兴、玄学蔚起的一个时代。也是一个动荡、怀疑、碰撞、探索、信仰自由、艺术创造,蓬勃生发的时代。更是一个自我觉醒、山水觉醒、深情觉醒的时代。但魏晋人的这份觉醒始终挟裹在血腥的现实中,战乱、疫疾、杀戮、死亡枕藉是整个魏晋时代的大背景。对死亡的焦虑与对生命的渴盼,在魏晋人心中交织成一种深刻的,萦拂不去的生存悲剧感。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人生易逝,永年难求。更使魏晋人心中的悲剧感变得沉郁难解。因此,对短命的魏晋人来说,智慧、洒脱、真实、自然、深情地活在世间比什么都重要。而今天的人却很难活出这份潇洒,因为我们心存最大的妄念,那就是:长久地活着!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誰最中國):意猶魏晉。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1919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