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石界头条

古典当代各逞美

两年一度的第九届柳州奇石节,将于11月1日至10日,在柳州奇石馆、石尚1966文化艺术园区、柳州奇石城、柳柴赏石文化产业园等四个场馆同步举行。由中国观赏石协会、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中国收藏家协会、柳州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柳州市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本届奇石节,以“弘扬石都文化·品味天下奇石”为主题,首次提出“奇石+文化”的办节理念,将“互联网+”营销理念引入本届奇石节,其中新增设的“奇石文创系列活动”可谓重头戏。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1999年首届柳州国际奇石节盛况空前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第七届柳州奇石节开幕式盛况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柳州奇石馆内景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柳州八桂奇石馆内景

与此同时,两年一度的第七届中国·宿州灵璧石国际文化节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由中国观赏石协会、安徽省观赏石协会主办,宿州观赏石协会承办的灵璧石文化节,10月26日在宿州天下第一石·文博世界城开幕,包括精品石展、古典赏石文化论坛、新书发行仪式等系列活动,还表彰了一批对灵璧石文化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代表人物。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第六届宿州灵璧石文化节开幕式盛况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第六届宿州灵璧石文化节精品展一景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灵璧石展览一景

由此,以新派赏石为主流和以古典赏石为主流的两大代表性赏石盛会首度交集在一起,各逞其美,演绎出石界的精彩。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故宫宁寿宫清中期英石“奇峰迎夏”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灵璧石名品“天下第一松”(吴子辉藏)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无锡中华赏石园江苏馆古代四大名石展示

如果说,古代(古典)赏石有“四大名石”之说,即太湖石、灵璧石、英石和昆石,其中又以灵璧石和英石为主要代表的话,那么,新派石种无疑以广西红水河流域水冲石如大化石、彩陶石、卷纹石、摩尔石等为主要代表。除了以广西红水河为代表的水冲石外,当代流行的赏石其实还有两大类:一类是以内蒙阿拉善、新疆哈密等地为代表的风砺石,一类是以黄河、长江中上游画面石为代表的图纹石。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大化石名品“神仙鱼”质色形俱佳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来宾石胆石“传奇”气韵生动(莫树波藏)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摩尔石名品“中国龙”(黄云波藏)

记得2005年春,我在主编的《环球赏石盆景》(由国际盆栽协会(BCI)和上海昆仑(国际)赏石俱乐部联合主办的首份中英文对照的赏石盆景杂志)创刊号上所发表的《而今迈步从头越——中国古今赏石观念之流变》一文中,首次提出了推选当代“四大名石”之议:“如同古代赏石推崇太湖石、灵璧石、英石、昆石为四大名石一样,如果说要列举当今赏石界最为推崇的四大名石,可以(内蒙)风砺石、(广西)大化石、(甘肃)黄河石、(福建)九龙璧为代表,这当今四大名石与古代名石的最大区别在于质与色,前者质地多属碳酸岩类山石,容易出形,后者全系硅质岩类,有的近乎玉质;前者色彩单调纯净,后者色彩丰富亮丽;从主题表现来说,如果说古代四大名石的最主要特征是主题的不确定性,以抽象取胜,那么当今四大名石便是强调主题的多样性,以形象取胜。”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柳州奇石馆摩尔石展示区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宿州灵璧石艺术馆一景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宿州天下第一石城内景

如果说,古代赏石以碳酸岩类为主体,往往不重质地、不辨质地,形式(造型)决定内容(质地)的话,那么当代赏石多为硅质岩类,由于引入了地质科学而更注重质地,内容(质地)决定形式(造型),同样一种造型,往往由其形成难度(质地)的高下来评判优劣。特别是对于质地的讲究,硅化乃至玉化程度成为重要考量要素,已经开始向宝玉石靠拢和接轨了。这其中典型的,莫过于树化玉、黄龙玉、鸡血玉、阿拉善玉、来宾水玉、金砂玉等观赏石(玉石)新品种的发掘。其实从形来考察,碳酸岩类虽然容易出形变化大,但比较难见象形主题,多见瘦皱漏透类型程式化的抽象样式。硅质岩虽然不易出现类似瘦皱漏透的类型,但其(主题)变化的多样性却要远远胜过碳酸岩;古代赏石大多色彩单调沉敛,以黑为贵,这与老子在《道德经》中曾经提到的“五色令人目盲”之类观点相一致,也符合传统文人内省型的性格特征,而当代赏石注重色彩亮丽光鲜,这与当代人的生活多姿多彩以及高调张扬的性格特征相仿佛。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说,以瘦、皱、漏、透为主要特征的古代赏石(“文人石”),已经无法代表和满足当代人的审美理念,逐渐成为了一种古典样式,而不再成为主流。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来宾石胆石偶见瘦皱漏特点

由于当代优质观赏石资源大都在地偏人稀的地方,甚至在旷漠深水之中,开发时间不长,古代人无缘得见,这也是当代人优越于古代人之处。但是,设想一下,如果米芾、苏东坡们当初见到大化石、摩尔石一类,他们会作何感受?我想可能会视为一种另类,并不会成为他们的心头好。其实,古代人也有形式美学的观念,包括在书画、陶瓷等领域比比皆是,但是,唯独他们对于奇石并不这么看。古典赏石以“丑”为美,其实就是一种反形式美,这里有深层次的原因,兹不赘述。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清代黄蜡石“祖孙岩”

其实,到了明末清初,赏石审美的观念已经开始出现变化,以质、色为观赏要旨的石种也被关注起来。黄蜡石就是典型一例。“如果说大理石是明代赏石新品种的标志,那么黄蜡石就是清代的标志。”(丁文父《中国古代赏石》)黄蜡石的审美,最注重的是色与质,对于形态似乎叨陪末座,清代广东顺德著名藏石家梁九图就认为:“蜡石最贵者色,色重纯黄,否则无当也。”(梁九图《谈石》)这与古典赏石注重形态结构变化迥然有别,也开启了当代赏石审美的新取向。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古代太湖石(北京画院美术馆藏)

俞莹:古典当代各逞美
大化石名品“神仙鱼”质色形俱佳

如果说,古代赏石更注重的是结构变化——所谓漏透是也,更多地带有一种思辨色彩,那么当代赏石更注重的是形体变化——所谓形色是也,其实注重的是其主题表现。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当代赏石被视作一种“发现的艺术”,发现什么?发现的就是奇石所表现的主题,发现的就是大自然、人类社会以及虚拟世界的对应参照物,而这种发现是与时俱进、永不停歇的。摩尔石的发现和命名可谓典型一例。也就是说,我们有着超越古人的视野和想象,赏石不再作为一种贵族化的观念艺术样式而被视如畏途,而是更多地带有了想象的乐趣和发现的快乐。

虽然无论是视野和玩法,当代赏石都有着超越古代赏石的表现,但总体而言,相比较古代赏石,当代赏石在主流社会的影响力似乎反而有所弱化,其中文化的缺位或是不到位,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也需要我们取精用弘,不断探索。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界

作者:俞莹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184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