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石论艺|古代赏石中的“另类”,崂山绿石敬天供地

近日,“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仇大雄——归家之路”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这是瑞士华裔艺术家仇大雄在中国的首次大规模个展,呈现了艺术家创作生涯中各个阶段最具代表性的绘画、装置及影像作品。

谈石论艺|古代赏石中的“另类”,崂山绿石敬天供地
作为收藏世家(其父是现代最著名的古董瓷器收藏家仇焱之,他还是“明四家”之一仇英的第十五代世孙),仇大雄及家人曾向上海博物馆多次捐赠重要文物,此次展览特意邀展了上海博物馆收藏的4件古代文物藏品,包括新石器时代马家窑马厂类型彩陶曲折纹罐、东汉绿釉陶狗、明代仇英“眠琴赏月图”扇面和清代高凤翰“宋坑小方壶”石,它们都与仇大雄的经历和创作有着深厚的渊源。  这方清代高凤翰“宋坑小方壶”石,说明文字并未点名是何石种,其实,这是一方产自山东青岛的崂山绿石。标准一点的说法,应该称清代高凤翰“小方壶”款崂山绿石。这方古石应该是第二次公开展览。早在2015年12月,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集中展示了已故海派画家、收藏家吴湖帆的书画、碑拓收藏精品力作,其中,这方古石及其配画首次合璧展示,引人注目。这大概也是国家级博物馆首次展出古代赏石。上海书画出版社为此出版的《吴湖帆书画鉴藏特集》一并收录了画与石。不过,著录者在说明石头质地时称为石英砂岩类,其实,崂山绿石主要矿物成分为绿泥石、镁铁硅盐,一般定名为蛇纹玉或是鲍纹玉,当地俗称“海底玉”。

谈石论艺|古代赏石中的“另类”,崂山绿石敬天供地

此方古石,造型端庄,棱角分明,尺寸不大(长32厘米,宽22.2厘米,高19.8厘米),色泽如黛似翠,包浆黝黑如漆,石质细密润泽,十分大气。石表左上方有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高凤翰(号南村、南阜)刻款篆书“小方壶”以及“丙寅秋南阜左手制”字样。所谓方壶,一名方丈,是传说中的东海神山名。名之小方壶,寓有小中见大、隐逸幽居之意。此石原来是现代著名书画收藏家钱镜塘的藏品,1951年他请好友吴湖帆为之题刻作画,吴湖帆在座上题刻:“宋坑小方壶石。南阜旧藏小方壶石,浓翠欲滴,宋坑中奇品也。镜塘兄获之,为数青草堂(钱镜塘藏室名)益友。辛卯冬吴湖帆题(倩庵)”,并作有“宋坑小方壶石”纸本设色画作为之写真。石座左侧,还刻有“海昌钱氏数青草堂珍藏金石书画印”。

谈石论艺|古代赏石中的“另类”,崂山绿石敬天供地

不过,吴湖帆似乎没有弄清楚这是什么石种。所谓宋坑是指宋代老坑,一般是指端砚名坑,灵璧石也有宋坑之说(多半是误认为灵璧石),至于崂山绿石并无宋坑一说,其开发晚至明代。最早记载崂山绿石的,是山东即墨黄宗昌于明末崇祯元年所著的《崂山志》一书:“仰口北产绿石,秀润可供,其佳者须经退潮后于海底取之。”所以,宋坑之说纯属无稽。而且,高凤翰刻款虽然看似古旧,但也没有文献可考佐证。据笔者所知,高凤翰不但画石,而且藏石,传世不少崂山古石多有高凤翰刻款,大多真假难辨,无法确证。美国已故著名“文人石”收藏家理查德·罗森布鲁姆在英文版《世界中的世界》一书,介绍自己收藏的一方崂山绿石时,称由于高凤翰对于此类石种颇有研究,所以又称“高凤翰石”。

谈石论艺|古代赏石中的“另类”,崂山绿石敬天供地

崂山绿石除了像“小方壶”一样的“镶嵌石”造型石之外,还有一类是以翠面为主要特征的“板子石”图纹石,其精华所在是附着在板面上的一层翠绿色的结晶体,呈纤维状排列,鳞次栉比,又称为“翠”,所形成的分布平面称为“翠面”。翠面晶莹光润,丝绢般色泽变化不定,类似金属浮雕的效果,具体而微,气象万千,十分悦目,古石之中比较少见。  在古代赏石之中,崂山绿石是个另类,因为它并不具备古典赏石瘦皱漏透的特征,如果要归纳其审美特点,可以用雄浑厚重来概括。正因为如此,收藏群体似乎主要在北方,尤以齐鲁地区为主,带有一定的地域性。从其底座样式来看,也多为方正简约的台式座,俗称“鲁作”,有的还是原木本色,不见髹漆,多为柏木、榆木等北方木材,少见紫檀、花梨木等优质木材,迥别于广为流行于江南和各地的“苏作”。“小方壶”这方石座应该属于苏作,虽然未见雕饰。

谈石论艺|古代赏石中的“另类”,崂山绿石敬天供地

有的鲁作底座还有一个特点,为其他样式底座所未见,那就是“三面工”。那次,笔者在京城藏家拨云轩中,就见到好几方“三面工”的鲁作赏石,木座三面有工,一面(背面)则无工。按理说,当时工匠绝对不会为了偷工减料而省略了一面的工艺,应该是别有用意。仔细观察,一面无工的底座都是石头的背部,这也是一种明确指向,也就是说背部不堪入目,不作观赏面。此外,一面无工的底座应该都是依墙而立,使得观者无法目及。  “三面工”的鲁作赏石,其实应该不是用来玩赏的,而是用来敬供的,这也是供石的本意。因为,大凡可以玩赏的奇石,虽然多有主观赏面,但也可以面面观,但“三面工”的赏石似乎有明确的指向。联想到这类奇石,大多朴实庄重,不以造型奇巧入胜,而是更多地带有象征意味,石是一座山,山像一方石,十分浑朴大气,令人联想到《诗经·鲁颂·閟宫》的名句:“泰山岩岩,鲁邦所詹。……”所以,这类鲁作赏石更多带有供石的原始意义,也就是敬天供地。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1574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