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刚开始玩石头的时候,你预料到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吗?想来大多数回答都是 NO。
 
明明是个休闲活动,怎么竟然会变成了一生的最爱,甚至是一生的事业呢?
 
就连大名鼎鼎的白居易,也是这样迷迷糊糊着了“赏石”的道,由不走心的从众赞美开始,最后竟把石头视为以器载道的不二选择。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即使是白居易这样伟大的人物,也并不是一开始对观赏石就有深刻了解,更不可能从娘胎里就有天赐的领悟,仔细梳理他留下来的诗集和文集,我们可以看出来他对于赏石的理解,经过了这样三个阶段: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巍巍太行-灵璧磬石-王志刚

1.只是沿袭了文人传统中对于石的尊崇,以石的品格作为心志的浓缩;
 
2.仕途跌宕之后,在贬谪之地的大自然中感到了奇石之美,开始有了发自内心的审美和品味;
 
3.晚年退休,携石归洛,营造园林,以小景观复现大自然,将本心与石头与山林之道融为一体。又在与朋友的交往酬唱中引领时代风气。至此终成大家。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万象无极-铁胆石-萧中庭

在第一个阶段中,奇石作为诗歌传统中的常见意象,在白居易的诗中往往作为闲云野鹤的山林生活的指代,是诗人隐士志向的表达;或者可以作为情谊坚笃的表证,可以找到的例子非常多。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些早期诗歌中,石多半以意象化、抽象化的方式呈现,它的作用是以诗化的方式表现作者志向,而非停留在对石头的单纯审美上,因此少有具体状刻和描摹,这和传统的咏物诗的方式是一致的,也是当时大多数咏石诗的路数。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海马期盼-戈壁玛瑙-厚石

不过偶尔也有比较好的例子:如《遊悟真寺詩(一百三十韻)》東崖饒怪石,積甃蒼琅玕。温潤發於外,其間韞璵璠。卞和死已久,良玉多棄捐。或時洩光彩,夜與星月連。……又有一片石,大如方尺甎。插在半壁上,其下萬仞懸。雲有過去師,坐得無生禪。號爲定心石,長老世相傳。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佛足-冰彩玛瑙-巩向生
这首诗应该作于元和八年至九年,白居易丁忧渭村的时期。在这之前,他官居翰林学士,仕途清华,唐宪宗也对他较为看重。但元和五年左右,皇帝对他渐渐冷淡,他的好友元稹亦被贬江陵(史书上认为贬元意在警白),所以他难免是有受挫的心情的。而这时母亲突然去世,按照唐制,应当回乡丁忧三年,这首诗就作于丁忧的末期,正是穷苦而迷茫的时候。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春秋鼎盛-乌江石-刘川
奇石蕴自然灵秀,而幽于山谷,不为世人所赏。白氏此言,是将审美的眼光寄寓自然,也是以哀惋的心情自叹命运。又从中体悟出尘离世、禅心归一之道。这种对奇石的感触同样贯穿白居易前期(直到出官杭州之前)的其他作品。但这首诗较好的地方在于有对石头审美的具体描写。写了石头的形状、颜色、质地与周围的环境,观赏石头时那种温润养心,或者悚然觳觫的心理效果丝缕毕现,是真正赏石之诗。这就打破了陈陈相因的面貌,玩石头玩出了自己的心得体会。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青铜时代-灵璧纹石-王志刚

当然,这只是这个阶段中的个例。但就是这福至心灵的偶尔一瞬,为日后的通达埋下了因缘。白居易真正成为一个“石友”,也就是他刻意采集石头用于观赏,是长庆之后的事情。他出官杭、苏二地时,对于石头观赏颇有心得。(后又因醉心于天竺、太湖奇石,竟不辞辛苦,以重茵复裹运回洛阳履道里宅,《三年为刺史二首之二》《洛下卜居》有过详细描述。)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鲨鱼-雨花石-邱信明
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这时他已经全然不是以泉石标榜名声,而是真正爱石头,懂石头,将石头视作知音和挚友,甚至从石头中悟出了自己独有的人生之道。这种思想不是绝对的消极避世,而是明白自己内心真正要追求的东西,不再随着世人的目标乱转。达观、乐天,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泰然自处。
就像他与元稹的唱和诗《微之重誇州居其落句有西州羅刹之謔因嘲茲石聊以寄懷》表现的那样,自然而然地接纳环境,笃定地做自己。《双石》诗备叙了人、石之间相看两不厌的情致,同《太湖石》(同题有两首)一样,都是破先河、领世风的杰作。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白居易《太湖石记》
白居易是诗坛领袖,而且为官多年,名声清华,众多的朋友亲故在政坛是一股极大的势力。所以在当时他一诗一文、一举一动都有着引领时代风气的意义。牛僧孺、李德裕辈分都稍晚于白氏,其中牛僧孺是白居易至交,李德裕是白居易好友刘禹锡的朋友。
 
裴度辈高位重,但晚年与白氏过从极密,生活情趣上也受到了白居易很多影响,因此他们赏石、品石都可能来源于白居易带动的时代风气。(白氏有诗《奉和思黯相公以李蘇州所寄太湖石奇狀絕倫因题二十韻見示兼呈夢得》提到的有牛僧孺、李谅、刘禹锡,都是当时名声显赫的人物;又,白氏晚年,朋友们投其所好,常以奇石相赠。从这些诗中我们可以看到玩石的风气如何在朋友圈中影响扩大。)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星月交辉-太湖水石-顾建华
 
白居易筑园之时,注意泉、石、林、鹤的错落糅合,营造出一山藏万壑、一勺尽江海的气象。他还喜欢以奇石立于水中,布置成清流急湍之状。园中游憩,亦是赏玩自然,如白氏自言“老病歸山應未得,且移泉石就身來。”将奇石收于身畔,将自身纵心泉石,心灵与石头的共鸣完成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大家都那么笃定、自在、悠然。由赏石开创一种生活理念,体悟到自然处世之道,这正是白居易赏石的精髓所在。
 
白居易对于后世影响极大。可以说他笼罩了整个宋代的文化发展,宋人莫不走两条道路,或者是沿袭他的风格,或者试图突破他的拘囿,但无论如何都绕不开他。他开创的生活化审美、文人士大夫情趣可以看做整个宋代赏石文化的指归和源头。
 

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福印-淄博文石-岳国强
 
回顾白居易赏石的这段过程,我们能得出两个经验:一、哪怕是同一个人,年轻时轻飘飘的咏怀,和历经世事后沉郁的感叹,是绝不相同的。因此在研究过程中,所有的历史文献,都必须放在对应的阶段来解读,才有意义。
 
二、没有谁是天生的赏石大家。白居易年轻时的理解也很肤浅和教条。对于赏石的理解,都需要岁月和经历的冲击、改造与升华。而这正是赏石独有的乐趣。因为它可以说世界上最有耐心的伙伴,10 年,20 年,30 年,甚至 45 亿年……它会一直等下去,等待人们和它发出更深的共鸣。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宝藏杂志):白居易如何着了“赏石”的道?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顽石有灵》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40826.html/

(0)
上一篇 2020年6月23日 下午12:08
下一篇 2020年6月25日 上午8:0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