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静聆石语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一》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当Y哥第一次发我这图片时,我第一反应,想到了常玉的女人们。

在石头圈里,古玩圈里,我有很多哥,不分年纪的哥。

哥,除了明确区别于两性的一种称谓,在我,更多的时候,是一种真真切切的自自然然的敬称。

他们的人生个个因为石头因为古玩而变得很不简单,从而成为我很不简单的哥。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我至少跟两位哥提到过常玉。

一位说,无论生活,无论作品风格,无论生前死后,常玉无疑是个异数。虽然如今常玉的画作屡创新高,他的《五裸女》曾在2011年的香港春拍上以1.2832亿港元拍出,可又有多少人能知道,这位后来被西方公认的世界级油画大师,生前几度穷困潦倒,甚至以啃干面包,喝自来水以度日。

另一位哥,跟我一样,膜拜之余,只有深深地痛惜,扼腕叹息,倘若能回到那个悲催的1966年,多少人想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在朋友圈里我至少也有三次见到过常玉的作品,我为我能有这样层次的朋友圈而感到非一般的自豪。挺得意的。

甚至南京子凌上传数副雷东画作时,我也能直觉最后一副准是常玉无疑。

《二》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我第一次见到常玉的静物花卉画作时,不知怎地,心里一阵阵生疼。

仿佛就像见到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他形只影单,饥寒交迫,流落在他乡午夜的街头已久。他无依无靠,却一直以倔强的身躯,以及清醒的意志掩去似乎重度营养不良所带来的单薄和萧瑟。

而这份单薄和萧瑟,鲜少得到人们的关注和援助,事实上,当时流亡法国的常玉,确乎备受冷落:

一支支

抽向天空

天空痛得打滚

人们却听不到

鞭响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我是在见过常玉的多副女人后,才大块面积大块面积地去了解常玉,才得知他的生活其实不全是暗无天日的。

原来,常玉在孩提时候,家境是殷实的,既是成人后,远渡重洋,遭遇几次大起大落,他的人生中也有过数段阔公子的贵族生活。

这不难从常玉笔下的女人那里管窥蠡测。

常玉的女人,你看不到夕阳西下的惆怅,看不到月上柳梢的含蓄,更看不到晓风残月的哀怨……

她们除了有着非常共同而显著的丰胸和肥臀外,一望无际,都是多年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后的雪肌嫩肤和润脂玉体,所以从头到脚弥漫着淡冷高贵的气息。

尤其是每个女人的大腿,标志性的高挑,标志性的健硕,难怪徐志摩称之为“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常玉的大腿里,鲜少有复杂的内心戏,除了相对变异的,夸张的,深刻的,明日复明日的壮硕和生机外,你几乎看不到性的任何暗示,犹如他的花卉静物所散发出的那种冷幽而澄澈的清辉。一切只是他心无旁骛的直白和长情而已。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人们生活在世,最初解决的是人和物的关系,也就是生存。

其次解决的是人与人的关系,也就是生活。

在这两个基础得到保障后,人们最终渴望解决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关系,也就是精神。

一些人一辈子只解决了生存,一些人一辈子既解决了生存,又解决了生活。

常玉却没有解决生存和生活,他直奔精神去了。

哪怕是最困顿最窘迫的日子里,常玉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自我,他跟前来请他画像的人坚持约法三章:

一:先付钱。

二:画的时候不许看。

三:画完拿走,不提意见。

一位真正的画家,永远只为内心而画。常玉只画他的好恶,只画他的心情,随性所画,随兴所至,始终只为自己的情感表达。

就像我们玩石头的人到了一定程度后所懂得的一样,石头是个人的意志,是个人的自我修复。

然而没有多少人能够像常玉那样活得明白和通透,因为常玉深知,只有自己才和自己朝夕相处。

《三》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那日,因缘际会。在朋友圈所见这民俗老酒桌,第一时间致电朋友,我要了。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后来Y哥又第二次发来这图片。我说,不论价格高昂,可以考虑。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山寺桃花】宇宙大腿

谁是未来中国的艺术?常玉生前是看不到自己的,我们也看不到自己,只能等百年后他人来看我们。

常玉说:

我们的步伐太过时。

我们的躯体太脆弱。

我们的生命太短暂了。

山本昌南说:

我活着,

每一天感受着所有的细节和琐碎,

并且尝试将它们置于欣赏的位置,

也许这就是我生活的美学。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汇石融通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956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