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前不久落槌的西泠印社2020年春拍会上,文房清玩·历代名砚暨古墨专场中的“清金农、康焘铭稽留山民画梅第二砚”,以1058万元成交。这也是古砚拍卖的第三高成交价。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清 金农、康焘铭稽留山民画梅第二砚”
之前,2010年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会,“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题诗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以1400万元成交,刷新了古砚拍卖纪录。古砚的第二高拍卖成交纪录,则是西泠印社2019年秋拍会推出的“清乾隆御铭宋代端石七光砚”,成交价为1380万元。两者均为清宫旧藏御用之物,著录于乾隆宫中所编《西清砚谱》,带有“乾隆御制”光环。这方为清代“扬州八怪”之一金农所制所藏的砚台,能够拍出如此高价,足以说明古代文人的光芒不容抹煞。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题诗澄泥伏虎砚”,为苏州澄泥所烧制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题诗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清乾隆 御铭宋代端石七光砚”
古砚拍卖前两名“乾隆御制”砚之中,一方为乾隆年间苏州产澄泥所制的鳝鱼黄澄泥砚,一方为广东端石所制宋代端砚。这方“清金农、康焘铭稽留山民画梅第二砚”石质没有标明,看似端砚。砚旁两侧,一侧刻有隶书“稽留山民画梅第二砚”以及“冬心先生”印款,一侧刻有隶书“纸窗竹屋亦堪夸,笔砚精良处士家。农有薄田百廿亩,春来徧种好梅花”以及“金”印款。砚盒刻有“百砚翁五十四岁小像。天笃山人康焘写”及“石舟”印款。稽留山民,是金农的号。康焘为金农好友,也是画家,“百砚翁”金农肖像布衣装扮,右手拈须,神态自若。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清 金农、康焘铭稽留山民画梅第二砚”砚盖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清 金农、康焘铭稽留山民画梅第二砚”砚两侧刻铭拓片
砚铭诗中“农有薄田百廿亩”,是指金农有藏砚之癖,藏佳砚逾百方,号称“百二砚田富翁”。雍正十一年所辑《冬心斋砚铭》,收录了金农为自己及友人藏砚九十多方的题铭,未及此方。金农自述:“予平昔无他嗜好,惟与研为侣,贫不能致,必至损衣缩食以迎之。自谓合乎岁寒不渝之盟焉。石材之良楛美恶,亦颇具辨识,若亲德人而远薄夫也。稍收一、二佳品,得良匠刓斲精古。居北之身,日习其事,铭因此作,亦陶贞白‘山中白云’聊自怡耳。”据金农好友全祖望记载,金农手下仆从多有技艺,一位善治砚,但往往酒过三巡才有佳作,金农虽然不善饮酒,但也只好沽酒待之,“砚成,寿门(金农,字寿门)以分书铭其背,古气盎然,苍头浮白观之。”(《冬心居士写灯记》)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冬心斋砚铭》
“稽留山民画梅第二砚”,有可能是指金农以画梅来换得友人收藏的第二方砚台。金农晚年寓居扬州,鬻书画自给,自称“画梅乞米寻常事”。金农善画竹、梅、鞍马、佛像、人物、山水。其实,金农作画很晚,自谓“年逾六十始学画竹,前贤竹派,不知有人。宅东西种植修篁约千万计,先生即以为师。”(《冬心画竹题记序》),他画画入手是竹,传世最多者为梅。尤善墨梅,枝多花繁,生机勃发,古雅拙朴,在构思布局与笔墨意趣上自成一体,格调高古,天真烂漫,不同凡俗,倍受好评。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画梅(《诗书画三绝卷》局部)
金农画竹颇具特点,多以战掣之笔写风竹,如柳叶翻飞,有迎风作笑之态,横空入云之概。金农自诩:“予家书堂前后皆植竹,每于雨洗烟开时,辄为此君写照。”“予僻性爱竹,爱其凌霜傲雪,无朝花夕瘁之态。”一般画家画竹,往往以奇石作伴,最典型的就是郑板桥的竹石图。郑板桥笔下,竹与石是有机的整体,两者往往须臾不曾分离。金农对于郑板桥之书画技艺,也是惺惺相惜,在画跋中曾经提到:“兴化进士郑板桥,风流雅谑,极有书名,狂草古籀,一字一笔,兼众妙之长。十年前予与先后游广陵,相亲相洽,若鸥鹭之在汀渚也。又善画竹,雨梢风箨,不学而能。”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清代郑板桥《竹石图》
不过,金农画竹,几乎不见有石,他也很少画石,曾经表示:“予画竹不画石,石何难乎。颜色太古,雪作飞白者乃佳。若攒苔用雨点皴,不屑画也。”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杂画图册之一”,绘有竹与石笋

嘉德2012年春季拍卖会推出金农76岁所作“墨竹立轴水墨纸本”(127.5×41.5cm),堪称其画竹之代表作,曾经清代魏源、现代谢稚柳等名家鉴藏,成交价达1610万元。有意思的是,画家在题跋上写到:“予游弁山,寻小玲珑石不得,信宿僧寮。僧心印乞写瘦竹一枝,长供佛前。竹尊者顿开生面矣,并题诗云:好游名山扶一藤,林间忽遇长眉僧。合掌乞画苦寒竹,先生近日无他能。竹中不复画荆棘,荆棘乃竹之盗贼。老来懒似水牯牛,随意题诗在上头。”云云。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76岁所作“墨竹 立轴 水墨纸本”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墨竹图》题跋
弁山又名卞山,在浙江湖州西北太湖南岸,山上产太湖石。宋代诗人叶梦得晚年曾经隐居于弁山石林谷,自号石林居士,开山取石,收藏甚丰,曾经提到:“好石良是一癖。古今文士,每见于诗咏者未必真好也,真好者正自不能解。”金农应该对于这位诗人非常熟悉,所以在弁山寻小玲珑石,也是慕名而至,虽然一无所获。由此可见,金农应该也是一位好石之士。
嘉德2016年春季拍卖会推出金农68岁所画《花果册》(十二开),皆水墨写生,各有诗题,曾经高邕、蒋祖诒、张珩、唐云、徐平羽等名家收藏,成交价为4830万元——也是迄今金农作品拍卖最高价。其中有一开是画石的,为一堆太湖石,玲珑多窍,黑白分明,上有画家题跋:“弁山有叶氏大小玲珑石,双井黄家有烂溪,溪中石皆为艺林所重。余漫意写之,落落然如挹高人面目也。”一则说的就是叶梦得在弁山搜藏太湖石的故事,一则是说宋代诗人黄庭坚喜好江西修水双井村老家溪流中的水石。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花果册》(十二开)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花果册》之一开画石
嘉德2012年春季拍卖会推出一副金农“漆书五言联立轴水墨纸本”(110.5×30cm×2),联语“手弄石上月,口吟沧浪辞”,实际上讲的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当年收藏和吟咏带有月亮纹理图案的虢石屏的故事,书法为其招牌“漆书”,将隶书的厚重和碑刻的刀痕感融为一体,字形方正,横粗竖细,多折少转,使笔如刷,成交价120.75万元。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漆书联“手弄石上月;口吟沧浪辞”
由上可见,金农对于赏石之故实也是非常熟悉。
荣宝斋(上海)2017年春季拍卖会推出金农“诗书画三绝卷手卷水墨纸本”(31.5×590cm),系画家73岁时画给当时扬州著名藏书家小玲珑山馆主人马曰琯、马曰璐兄弟(又称“扬州二马”)的精心之作,也是画家难得一见的诗书画合璧长卷,成交价1299.5万元。金农有段时间曾经寄居小玲珑山馆,与主人“扬州二马”熟稔,和郑板桥、汪士慎等书画家多有交往。画卷中有一方奇石图绘,巉岩嶙峋,峥嵘不凡,并有一段有关米芾玩石的题跋,似乎是辑录了前人的相关记载综合而成,不为多见: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诗书画三绝卷》画石
【谈古说今】金农爱砚亦爱石
金农《诗书画三绝卷》画石题跋
“米元章守涟水,蓄灵璧石最富,终日爱玩,至忘寝食。后于溪中得一怪石,森然欲攫人,状如奇鬼,峰峦插天,洵异宝也。中有七十二小峰,皆有晋唐诸名贤铭款,如:‘曲洞仙源’‘方洲琼岛’‘蓬瀛海峤’‘蓬莱胜迹’‘莲花峰’‘仙女峰’‘美人簪花峰’‘老人峰’‘清流洞’‘麻姑洞’‘寿星岩’‘谈经岩’‘洗砚池’‘濯足池’‘碧浪池’‘迎仙岩’‘独鹤峰’,诸名不能备述。傍有异花,色白香清;又有小竹,亦潇洒有致。米一见欣然曰:‘吾欲见石兄久矣。’命置于中堂,即具朝服而拜之,随歌曰:‘呼钱作兄真可怜,呼石作兄毋乃贤。望尘下拜良可笑,望石下拜不同调。’大吏恐米好石废事,乃往责之曰:‘朝廷以千里付公,那得终日弄石,不理政事。’米乃出一石,示之曰:‘如此石,安得不爱?’大吏不顾,如是者再。最后米袖出一石,峰峦嵌空,极天工人绝之巧。大吏曰:‘非独公爱,我亦爱也。’就米手攫之,登车而去。”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4287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