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石,中国文人的乐此不疲

有石一方,可置几案,亦可点盆,亦可掇小景。灵璧石、英德石可作研山悬磬;端溪石作砚材;青田石作印章。太湖石供园林假山之用。
赏石,中国文人的乐此不疲
中国古代赏石之气息即是古代文人的文化人格之气息,静心养正,与天为徒,以古为徒,循章观变,正心在中,定能万物得度。先人所谓「室无石不雅,居无石不安」,悠悠顽石,结天地灵气而生,静置案上,虽不能言,却能成功将你引入一种心境。

赏石,中国文人的乐此不疲

室如云林,避绝喧嚣;斋若山房,无畏清秋。赏石之境,源自对造物的认识,「天地无弃物,而况山骨良」,无论以古今观之,还是于中外而言,赏石在居室空间中的真趣,都显得意旨深远。

赏石,中国文人的乐此不疲
至于今人,玩石则是良好心态的养成,不是自我的张扬。石头的自然、坚贞、高洁、孤介、沉稳、恒久等品性,与优秀的人格何其相似,所谓『藏山于身,读山于神,化隐隐入丘樊,得清气于自然』。寄情于石,以石励志,以石修身,以石悟道,石乃此生良友。
赏石,中国文人的乐此不疲
以石为友,以石入室,无论古今,于外是生活方式的凭寄,于内是精神境界的追求。庄子所谓:「中心定,则外物清」。石中有清意,与石为居,虚庐朴拙无华;石中有清意,与石为雅,轩室意幽境旷。他山之石,不应只是大自然的造物,它更应该入室登堂。
赏石,中国文人的乐此不疲
黄居宝,字辞玉,为筌之次子也。画性最高,以太湖石为最。其之所居列置古经史、名书画,间以卉石,错以琴尊,而朝夕游息其间。掇芳华以娱玩,漱清气而自洁,斯其志尚之异,不贤而能之乎!
赏石,中国文人的乐此不疲
人谓石不能言最可人,誉其有真韵。其本无真韵,人故以真才真情胜之,其调弗同也。以天然石头为欣赏对象,肯定天公造物的神秀,便是对自然秩序的遵从。领略自然,便是发现自己。
赏石,中国文人的乐此不疲
一双华亭鹤,数片太湖石。巉巉苍玉峰,矫矫青云翮。养园一处,庭中四株绝大梧桐,一带野栏石,野栏石内,耸出牡丹台。台边太湖石,玲珑如一朵翠云。中国古代赏石之气息即是古代文人的文化人格之气息,静心养正,与天为徒,以古为徒,循章观变,正心在中,定能万物得度。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4273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