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出山”

陈炉石“出山”

(诗赏/梦渔) 

凤阙凌霄幻羽裳

天开锁钥万夫当

通途一线割昏晓

画壁双峰访汉唐

欲启重扉抒坦荡

肯将老墨写沧桑

裁山拓路千秋影

入梦神驰道气扬

​为爱“出山”

这对陈炉石,厚重如山,对称严谨,沉稳相望。内有一线通天,雄关锁钥的布局,构筑万夫莫开之险。如若置身其中,仰观高下,则有崇岩障目,界分朝暮之叹。举目石壁,则有浮雕纹理凸显,映射汉阙楼阁之美,天工妙笔,勾勒线条,酣畅如行云流水,笔走龙蛇之际,云气旋舞,四神灵动,天地万类与想象并存,磅礴大气,彰显汉画遗风。

规整的造型,也似汉宫双阙,平展云扉,有如凤翅凌霄一样华美,又似古墨拓碑一般凝重。一时观想,最想化身其间,与那位古人依山而立,并肩守望,去领略这古道沧桑,雄踞天地的壮丽景观。如果再能锦上添花,配上或深沉或昂扬的乐曲(如two steps from hell的作品),内心觉得只有电影《指环王》中的诸王之门,肩负使命与传说的英雄们,驶向的那道门,才能与之媲美。

​为爱“出山”

这是一对许多人观瞻过的名石,再多语言也难以概括其神诡奇绝之美。有缘得见于《石非石·中国生活艺术展》的展厅,立时被他吸引驻足,惊叹于鬼斧神工的造型,折服于藏家配饰和展演的功夫,可谓匠心独运。

对于赏石而言,发现只是一小步,表现才是一大步。能将自己的思想与赏石作品结合,并表达出来,才是令人畅快的昂首阔步,甚至可以理解为,藏品质的飞跃。将人生的感悟融入这山门之内,借古典人物的身形来幻化第二自我,去融入作品意象当中。即将出山的,是石人,还是自我?他为何要出山?他要去向何方?仿佛答案都在此间境界之中。猜想作者创作的初衷,应当肩负了当代赏石人的责任感,面对陈炉石这一新兴石种,在着意打造其文化内涵,和精神特质,构建一种意态高古之境。以此,将文化深度注入表达形式。如果非要解读,“出山”二字,则突破与继承传统,是一种出山,拓展文化表达形式,也是一种出山,内心观照,升华境界,又是一种出山。

​为爱“出山”

点此查看“2020中国·铜川首届陈炉石艺术博览会邀请函”

在比例高大的山体映衬下,特别是在那一束背光的照射下,人物的动势表现出,坚毅前行的沉稳,高士从容的古拙之气,仿佛肩负了一种承上启下,开启未来的使命感,所谓,让历史照进未来。或许他也即将伴着这一束光,走进我们的赏石生活。恍惚间,更似乎有了,一种欲进还退,欲说还休的踌躇。因为,内心无法描摹这位稳步而来的古人。

在这个迅疾变化的时代,沉心静气于赏石创作的人,十分难得。有时候,太多的诱惑,会推着我们随波逐流,甚至在不知不觉间,错过许多值得深刻思考的东西。然而,也正是这样的时代机遇,将挑战与责任赋予了我们,前所未有的的赏石资源与表达方式都在不断推陈出新。眼前这绚丽的两扇山门,仿佛是时空之门,分隔与关联的是历史、现实与未来,有时候似乎忘记了,那幻化的第二自我,到底身处门里还是门外。而山门内这一束光,则是照亮前路的希望。

​为爱“出山”

摄者|智吉

于是想到了,前辈米芾《研山铭》中的一句“极变化,阖道门。”赏石之路虽极尽变化,最终通向的会不会就是那扇道门。道门,虽非实体,却可以依托石头,去想象,去描摹,这出山之作,面向我们开启的,不正是心中的那扇道门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为爱“出山”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413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