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玩石技法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

“形神”与“气韵”是中国古代绘画美学的核心范畴,也是历代画家绘画创作的重要标准。

 

图纹石中的画面石就是一幅天然绘画作品,其鉴赏和收藏须借鉴和遵循绘画理论,特别是形神、气韵观点和理论。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梅兰竹菊 | 韶关五彩石

中国古代绘画形神、气韵的内涵和精髓

 

(一)“形神”观的主要内容

战国时期的《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已隐含了“形神”观点。其文曰:“客有为齐王画者,齐王问曰:‘画孰最难者?’曰:‘犬马最难。’‘孰易者?’曰:‘鬼魅最易。’”犬马人人皆知,有具体之“形”,画的似与不似,有客观衡量的标准,所以难;而鬼魅则无“形”,人们从未见过,画起来不受形的制约,所以易。

 

西汉刘安《淮南子·说山训》中说:“画西施之面,美而不可说;窥孟贲之目,大而不可畏,君形者亡焉”。“君形者”就是“神”,是对“形”的主宰。“美而不可说”“大而不可畏”,原因是没有“神”。刻画人物的面目却未能传神,这是绘画之败笔。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松寿延年 | 大湾石

绘画“形神”论的正式提出是在东晋顾恺之的《魏晋胜流画赞》和《论画》中,它是对人物画创作的具体要求。顾恺提出了以形写神、迁想妙得、传神写照等观点,主张绘画要表现人物的精神状态和性格特征重视对所描绘对象的体验和观察,通过形象思维即“迁想妙得”来把握对象的内在本质,在形似的基础上进而表现人物的情态神思,这就是“以形写神”。“传神写照”是通过对象之形,把其所蕴藏的“神”表现出来。顾恺之“以形写神”“传神写照”的观点是绘画领域“形神”观的缘起。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禅悟 | 九龙璧

“形神”观最初产生于人物画领域,后来逐渐被引入山水画创作,重“形似”,主张“形具而神生”,认为先有“形似”,方能“神似”,“神似”离不开“形似”这个基础。审美创造的法则是“以形写神”,其审美理想是“形神兼备”。重“形似”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传神”。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自由飞翔 | 冰彩玛瑙

“形”与“神”的关系,经历了先秦两汉“重形似”、魏晋唐的“形神并重”到宋元明清“重神似”的过程,从对客观物象外在形貌的表现,走向对创作主体主观精神、主体性情的抒发。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荷趣 | 大化石

(二)“气韵”论的基本内涵

“气韵”和“形神”有较多联系,两者均为人物画创作的重要标准。“神”与“气”是直接融通的,“神”正是以“气”为基础所构成的人物本性、气质、风度的集中体现。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出的“六法”画论,“气韵生动”居首。新儒学大家徐复观认为,“气韵生动,乃顾恺之的所谓传神的更明确的叙述”。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袁济喜认为,“所谓‘气韵生动’就是要求在人物的外形描绘中,表现出生动的神气韵润,这同顾恺之‘以形写神’说大致相同”。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化境 | 冰彩玛瑙

中国古代“气韵”观念,受汉代“元气”论为代表的宇宙论和魏晋玄学本体论的双重影响。“气韵”以“气”为主,“气”就是画面的“元气”,是来自宇宙的元气和艺术家本身的元气相化合的产物,也是画面艺术的生命所在。“气”鼓动万物产生韵律与节奏,就体现为“韵”,是画面的节奏美与韵律美,是人物的“风姿神貌”。《广雅》也说“韵,和也”。

 

现代美学大师宗白华说:“气韵,就是宇宙中鼓动万物的‘气’的节奏、和谐。绘画有气韵,就能给欣赏者一种音乐感”。“气韵”拆解使用时,所重在“气”,则强调由“笔”的运用而产生的线条的流动效果;所重在“韵”,则强调由“墨”的运用而产生的渲染效果。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彬彬有礼 | 长江石

“形神”观主要是对人物内在精神气质的要求,“气韵”论的影响大于“形神”观,它在创作主体性、笔墨运用、画面美感等方面不断丰富和发展,成为中国绘画美学中颇具影响的美学范畴,成了衡量艺术品成功与否的标准,也是艺术家终生为之奋斗追求的目标。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传经 | 雨花石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

画面石的欣赏及其评价标准

 

《观赏石鉴评》国家标准对画面石的描述是:“由不同颜色、不同物质形成的点、线、面组合且构成图案或画面的观赏石”,并要求“具象石求形象、重写实,而抽象与意象石求神韵、重写意”,要求“构图方式多元,图面刻画细致入微”;在韵意上,要求主题明确、形神兼备、形意生动。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一叶一菩提 | 长江石

笔者以为,画面石(包括切片打磨的云南大理石画、长江国画石、柳州草花石、韶关乳源彩石、海洋玉髓等)当以古今美学、绘画理论等为主要审美依据和欣赏评价标准,同时结合《观赏石鉴评》国家标准中关于对观赏石形态、质地、色泽、纹理、韵意、命题、配座、传承“八大要素”的要求,进行综合考量。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腊梅迎春 | 黄蜡石

画面石是石质艺术品,与人间绘画的区别在于使用“介质”不同,人间绘画的介质是纸质或绢帛,画面石的介质是石头。不管人造、天造,是艺术品就要按艺术品的标准严格要求。

 

因此,笔者以为鉴赏画面石应当“吹毛求疵”、追求完美,不能原谅天造的缺憾和不足,否则就无法区分精品石和普通石,就无法给赏石艺术品划分等级。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红火 | 乌江石

我们说,气韵生动始终是观赏石鉴赏评价的核心,但这并不等于说神似、神采、传神就是唯一的鉴评标准。事实上,脱离了“形似”这个基础,也不可能达到“神似”,从而产生气韵。谢赫在《古画品录》中,对绘画创作提出六项标准,即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和传移模写,明确指出:气韵就是画面形象的精神气质,要求生动活泼、活灵活现、鲜明突出。而实际上这些要求是靠“形似”来支撑的。中国画要求不仅要描绘出对象的外形,而且还要表现出它的精神。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飞龙在天 | 黄河石

同样,刘道醇的“六要”也是开头就讲“气韵宜兼力”,求其活生而灵动;象生意端,形造笔下。这里的“活生而灵动”,也是形神兼备兼力的结果。鉴赏评价画面石,必须注重“形似”,否则“神似”便是“空中楼阁墙上草,没有依托必然倒”。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玄奘 | 祁连彩玉

顾恺之、谢赫处在东晋南齐时期,学术上形式主义盛行,故在塑造人物形象时,均非常注重对人物外在形貌的精细刻画。在谢赫对绘画创作提出的六项标准,其中,“气韵生动”是对作品的神韵要求,“骨法用笔”“应物象形”是对物象形貌的要求,“随类赋彩”是对色彩的要求,“经营位置”是对构图的要求。在魏晋时期,“形神兼备”的美学追求对“形似”有严格的要求,尤其是创作人物画。

在《古画品录》中,谢赫评论顾恺之是“深体精微,笔无妄下”,说明顾恺之对绘事体验细微,一般不轻易下笔。我们在鉴赏评价人物画面石时,要严格比对这些画理和要求,细分大小项目,逐个比对赋分,最后得出评级分等结论。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海上共潮生 | 乌江石

“气韵”概念进入山水画领域时,“气”的概念有所弱化,“韵”的要求相对增强。南朝宗炳在《画山水序》中提出“以形媚道”“应目会心”“应会感神”,说明形质是“神”的载体。宗炳的“以形写形,以色貌色”就是对自然山水形貌的“形似”要求。

 

“气韵生动”不但不排斥“形似”,而且要求融“形似”于“气韵”之中,客观物象与主观精神相融合,形神并重、主客兼容。

 

我们在鉴赏评价山水画面石时,在“形似”的基础上,重在审视其神韵。尤其是审视上苍对“笔墨”的运用,这是表现山水画面石神韵最主要的地方。谢赫“六法”中的“骨法用笔”,就是要求线条要灵动、飘逸、有质感,“笔”与“墨”虽不可分割却有所侧重,“笔”用于刻画状态、塑造外形,“墨”重在氤氲渲染、体现神韵,要求浓淡有致。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日出江花红胜火 | 大湾石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

运用形神气韵论鉴赏画面石应注意的问题

 

(一)不能机械或简单搬照古代赏石理论鉴赏画面石。古人玩石,主要玩的是造型石,如《云林石谱》记载的古人赏玩的灵璧石、太湖石、英石、昆石、青州石、澧州石、泗州石、吕梁石、绿松石等等,多为造型石,且意象和抽象石居多,包括宫廷贵胄、重臣、富豪们玩的私家园林石,文人雅士们玩的文房几案清供石;而很少有人玩画面石,尤其是具象画面石。因此,对其鉴赏基本是以追求“气韵”为主,在某种程度上的重视“神似”、轻视“形似”。依此鉴赏当今的画面石,明显不太恰当。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牧牛图 |潦河石

(二)不能把写意画的风格、要求嫁接到鉴赏具象画面石上。有的人认为,工笔风格的具象石“小家气”,是“小儿科”,连娃娃都能看懂,太直白没意思。而写意风格的意象、抽象石才是“大手笔”,有“大气象”,像泼墨画一样,“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写意画主张“神似”没错,画者“不求形似求生韵”,笔不到意到,笔断意连,意断神连。

 

殊不知,写意画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用意第一”,通过画的立意扣动欣赏者的情意,从而产生回味不尽的画意,如八大山人的写意画,“往往游戏笔墨外”。故此,用写意画简笔描绘、文以载道、遗形写神的画风和要求来鉴赏具象画面石,亦不太恰当。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八大山人遗墨 | 长江石

(三)不能将形与神、气与韵对立起来,甚至走两个极端。“形”强调描绘精细,“神”注重刻画深入;“气”讲求绘画风骨,“韵”突出节率动感。

 

南朝画家范稹有云:“形存则神成,形谢则神灭”。形与神是对立统一、相互依存的,形是客体,神是内涵,形越完美,其神的内涵越丰富。这也像画家用笔、使墨一样,只是侧重点不同而已。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僧与蝶 | 海洋玉髓

画家审美创造的法则就是“以形写神”,审美理想就是“形神兼备”。形无神不活,神无形不存,形全而神备才算精妙;以形写神,写形而神来,神来则生动,生动则气韵生。

 

无论是顾恺之的“传神写照”,还是谢赫的“气韵生动”,都强调“形似”的基础作用,在“形似”的基础上才能进一步求其“神似”。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泼墨心情 | 三江石

“形”与“神”的关系还如“皮”和“毛”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同时,一味追求神似或形似,走两个极端,也是不对的。

 

石友们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好石。这就要求我们,内练真功、外揽臻品,谷满仓廪、心里安定,倘若不信、良莠难分,废石充盈、徒劳无功。

 

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雄姿英发 | 金沙江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宝藏杂志):当代画面石鉴赏中的形神气韵。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3969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