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云南点苍山大理石作为图纹石(清代学者阮元称作“石画”)的开发和收藏,大致在元明之间。如明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宫廷画家的谢环的绢本设色写实手卷《杏园雅集图》中,就有大理石砚屏的描绘。这也是传世画作中最早出现大理石画的实物。这幅画中的主人公,是京城官居二品的太子少傅、谨身殿大学士兼工部尚书的杨荣。可见,当时大理石屏还是十分稀贵之物。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明代谢环“杏园雅集图”局部(大都会本)
明代后期,随着大理石开发的不断深入,以及文人鉴赏家的不断推介,大理石屏已经成为上流社会仕宦人家厅堂居室的一种重要陈设和收藏品,蒋晖兄的《明代大理石屏考》(山东画报出版社2018年2月版)一书对此已经论述甚详。但在当时,大理石因为产于云南大理点苍山上,地处偏远,开采和运输非常不易,所以价格不菲,非有力之士不能致,尤其是大幅画面的(三尺以上者)。如当时福建籍博物学家谢肇淛在《五杂俎》(卷三·地部一)所述:“滇中大理石,白黑分明,大者七八尺,作屏风,价有值百余金者。然大理之贵亦以其处遐荒,至中原甚费力耳。”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上海博物馆庄氏明清家具馆明代厅堂场景,供桌上有明代黄花梨大理石插屏
谢肇淛《五杂俎》所谓的七八尺石屏风价值百余金,即价值百两多银子,这在当时是一个大数目。如差不多同时代问世的《金瓶梅》中,提到四两银子可以买了一口猪、一口羊、五六坛金华酒和香烛纸札、鸡鸭案酒之物;西门庆二房李娇儿花五两银子买下个约十三岁的丫头;西门庆花一百二十两银子,为情妇王六儿买了一所房屋,门面两间,进深四层……

明代兰陵笑笑生《金瓶梅》,是我国古代第一部具有近代意味的现实主义文学巨著,也是第一部文人独立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小说。作者虽然身份不详,但大致成书于明代万历年间,堪称当时市民社会的一幅“浮世绘”。从书中对于诸多古董名物的细致入微描述来看,作者至少是位见多识广的鉴赏家,也反映出当时上流社会流行的古董和时玩的收藏热。其中,关于赏石的描述虽然不多,述及的石种仅有太湖石、大理石等,但却披露出不少信息,尤其是大理石。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明崇祯刻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第七回,有大理石插屏图像
如《金瓶梅》第四十五回“桂姐央留夏花儿月娘含怒骂玳安”提到,伙计贲四拿了“一座大螺钿大理石屏风,两架铜锣铜鼓,连铛儿”,要典当三十两银子,这座大理石屏风“三尺阔,五尺高,可桌放的螺钿描金大理石屏风,端的是一样黑白分明”,也是少见的云石大座屏,画面隐约有镇宅狮子的形象。西门庆不知道价值几何,让正好前来的朋友谢希大给石屏风估个价,谢希大直夸东西好,买得巧至少要一百两银子。可见,当时大理石屏(尤其是大尺寸的)确实价格不菲。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
比《金瓶梅》稍早时间问世的仇英所绘仿古名作《清明上河图》(辽宁省博物馆藏),在描绘当时苏州市肆繁荣的景象场景中,有一家挂有“古玩诗画”招幌的古玩店,除了书画、古玩之外,门口柜台上还有一架大理石插屏。由此看来,当时大理石屏已经厕身于古玩市场之列了。虽然如今艺术品(拍卖)市场通常将大理石屏列为古典家具范畴,但在古代,家具是用来用的,并不被视作具有投资收藏价值,典当行估计也不会将家具作为质押物,唯有大理石屏算是例外,基本上可以归类为古董绘画一路。

大理石屏,在明代上流社会无疑已经作为财富(奢侈品)的象征。明代苏州籍宰相王鏊在《震泽长语》一书中,曾经述及嘉靖初年籍没原锦衣亲军都指挥使钱宁(正德八年武宗赐姓朱,又称朱宁)货财的一份清单,其中就有大理石屏风三十三座,巧石(或指太湖石类)八十扛等。

《金瓶梅》中,述及大理石的还有几处。如第四十九回“西门庆迎请宋巡按永福寺饯行遇胡僧”提到,来自西域天竺国的胡僧来到西门庆宅院的大厅,只见“门上挂的是龟背纹虾须织抹绿珠帘,地下铺狮子滚绣球绒毛线毯。正当中放一张蜻蜓腿、螳螂肚、皂色起楞的桌子,桌子上安着绦环样须弥座大理石屏风,周围摆的都是泥鳅头、楠木靶肿筋的交椅,两壁挂的画,都是紫竹杆儿绫边、玛瑙轴头。”这方大理石屏风,与第四十五回提到的那方螺钿描金大理石屏风显然不是一件。可见,西门庆的厅堂里不止有一件大理石屏。

明清两代,大理石不但用于制作屏风(砚屏、座屏和挂屏),而且可用于镶嵌桌椅床榻家具。如《金瓶梅》第三十四回“书童儿因宠揽事平安儿含愤戳舌”中提到,西门庆结拜兄弟应伯爵前往西门庆府第,在夏月纳凉之所翡翠轩看到,“上下放着六把云南玛瑙、漆减金钉藤丝甸矮矮东坡椅儿,两边挂四轴天青衢花绫裱白绫边名人的山水,一边一张螳螂蜻蜒脚,一封书大理石心璧画的帮桌儿,桌儿上安放古铜炉流金仙鹤。……里面地平上安着一张大理石黑漆缕金凉床,挂着青纱帐幔。两边彩漆描金书厨,盛的都是送礼的书帕、尺头,几席文具,书籍堆满。”可见,当时大理石还被用来镶嵌桌面和床榻。

对于当时用大理石画镶嵌桌椅床榻家具的做法,苏州文人鉴赏家文震亨却认为不雅:“古人以相(通镶)屏风,近始作几榻,终为非古。”(文震亨《长物志》卷三)《金瓶梅》作者所描述的西门庆书房中的这些大理石家具制品,是否多少含有对于像西门庆这类暴发户审美品味之不屑,也是一说。

近些年来,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偶见明代大理石屏上拍,市场表现均可圈可点。传世明代大理石屏多为黄花梨材质座架,制作精良,形制有所差异。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晚明·黄花梨百宝嵌云石插屏”
中国嘉德香港2017秋季五周年庆典拍卖会“哲匠斤墨——名家藏明式家具精品及雅玩”专场,推出一方“晚明黄花梨百宝嵌点苍山石插屏”(53×45×23cm)。座架为黄花梨,采用百宝嵌工艺,镶嵌用料颇为讲究,包括螺钿、砗磲、犀角、珊瑚、沉香、虬角等,略有破损,颇为华丽生动。插屏正面两横梁与立柱接榫处,有竹制关门钉四枚,大致是明代万历年间的原物。石画属于大理石中的秋花石,风化痕迹明显,切割磨工古拙,表面纹理稍有凹凸感,正反两面皆可观,典型的云山雾绕图像。此架云石插屏虽然尺寸直径不到两尺,但雍容华贵,极富装饰意味。估价60-90万港元,成交价129.8万港元。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斫木——明清家具专场”预展现场
中贸圣佳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斫木——明清家具专场”,推出一件“明末清初黄花梨镶大理石插屏”,大理石屏芯有三尺宽(高112.5cm,宽105cm,厚30.5cm),属于厅堂陈设的大座屏,整体保存极为完好,黄花梨框架制作精细严谨,素雅洁净,屏座左右竖两望柱,柱头为古尊式,三个绦环板开鱼门洞,不起线装饰,下承壸门式披水牙板。理石屏芯白色地子微泛黄,黑、灰色石纹若千山高耸,云雨变化,颇具动感。整架云石座屏看似素面朝天,却气度不凡,估价450550万元,成交价达943万元。这也是迄今为止内地大理石屏拍卖成交最高纪录。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明末清初 黄花梨镶大理石插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3274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