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梅石园园门外观
杭州名胜古迹星罗棋布,游客极少会知道有座梅石园。这座园子,只有1.07亩地,大概也是杭城最小的一座园林,位于佑圣观路、梅花碑交界处。这里虽然离闹市河坊街不到两站路,但却闹中取静,一般游客极少光顾,倒是成为附近居民的休闲之处,在园中可以见到不少居民从家中拿出来的藤椅凳子,更像是个街心花园。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梅花碑(路)与梅石园毗邻
梅石园虽然面积不大,但一应俱全,有亭轩、碑廊、土阜,小桥流水,花木扶疏,湖石嶙峋,俨然一座袖珍园林。园中以“梅石双清”碑为核心,佐以双清亭、观梅古社、太液泉等景观。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梅石园中的回廊碑墙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梅石园中花木扶疏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梅石园中的“双清亭”
其实,这是新建的一座仿古园林,始建于1988年,是当时上城区人大议决复建的一处景观,原址为明代“梅石碑”所在,故名。至今,梅花碑还有一条路名仍存,长不过两百米,与梅石园遥相呼应,也是罕见的历史地名,足以说明梅石碑名声之望。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梅花碑(路)长不过两百米
梅石碑与南宋皇宫德寿宫有关,也是记录了南宋风雅的一段往事。梅石园所在及其周边地区,南宋年间为德寿宫所在,宋高宗赵构禅位之后移居于此颐养天年,因宋高宗酷爱西湖之胜,特引水为池“小西湖”,叠石为山“飞来峰”,广筑亭台楼阁,遍植奇花异草,极一时之盛,时称“北内”,据今人考证面积约有17万平方米。
虽然时过境迁,沧桑巨变,到了明代南宋宫苑地面建构早已不存,但其中一株古梅和一方太湖石“芙蓉石”一直完好保存下来。明代后期,这里为南关工部分司衙署所在,议事厅中有“梅石双清”之题额,厅南有一石碑,上面刻有当时杭城著名画家孙杕和蓝瑛合绘的梅花和湖石,称作梅石碑。可见,在明代“梅石双清”还是一大景观。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梅石园中“梅石碑”置于“观梅古社”中
梅石碑的真正出名,还是因乾隆而起。
乾隆十六年(1751年)三月,清高宗第一次南巡至杭州,游遍西湖名胜,行至这里,看到那块仆地断残的“梅石碑”,以及矗立于杂草丛中的奇石,其时,那棵宋梅早已没有生机,唯有那方太湖石完好无损,玲珑奇窍,气度不凡,清高宗看了十分欣赏,以袖擦拭,“抚摩良久”,并作诗一首《题德寿宫梅石碑》记其事:“临安半壁苟支撑,遗迹披寻感慨生。梅石尚能传德寿,苕华又见说蓝瑛。一拳雨后犹余润,老干春来不再荣。五国风沙埋二帝,议何嬉乐独何情。”所谓“一拳雨后犹余润”,说的正是这方奇石。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长春园茜园今址
当时,陪同乾隆走访的地方官(当时浙江巡抚是永贵)看在眼里,迎合圣意,第二年竟将这方奇石从杭州舟运到北京。乾隆虽然感到劳民伤财有所不妥,“既悔曩时未颁却贡之”,但木已成舟,也只好笑纳了,将其留置于新建成的长春园的茜园西宫门(后来成为其中的“八景”之一),名之为“青莲朵”,刻铭其上,并写有《青莲朵》长诗,所谓“化石玲珑佛钵花,雅宜旁置绿蕉芽。皇山峭透房山壮,兼美端堪傲米家。”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北京颐和园“青芝岫”,乾隆年间至今未曾移动
说来也巧,就在乾隆见到“梅石碑”和那方太湖石的那年,乾隆去西陵祭祖的途中,在良乡遇见当年明代米万钟遗弃于道的北太湖石“青芝岫”“青云片”(名称是乾隆后来命名的),并将两石分别移至清漪园(今颐和园)之乐寿堂前和圆明园“别有洞天”时赏斋前,乾隆合称二石为“大青小青”,并作有《御制青芝岫诗序》,诗末有“知者乐兮仁者寿,皇山洞庭夫何有?”之句。“青莲朵”的命名,似乎也是“两青”之后添一青,乾隆认为这方“青莲朵”兼有苏州太湖石的秀美和京城房山北太湖石的壮美,比起“两青”毫不逊色,即“皇山峭透房山壮,兼美端堪傲米家。”(这方奇石一说是产于杭州天竺山的天竺石)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北京中山公园“青云片”
有意思的是,原来在杭州的这方“青莲朵”是竖立的(高丈余),这在“梅石碑”中有明确图绘,乾隆却将其横置起来,似乎也是仿效了“两青”的置法,并配以石制须弥座供置,看起来确实既稳重又灵动。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梅石园摹刻的“梅石碑”(沈立新摄)
“两青”添一青,乾隆似乎对“青莲朵”情有独钟,曾经写过多首咏石诗,一直到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再题壬申所写青莲朵卷》,也是其最后一篇咏赞“青莲朵”的诗作,时隔初次遇见已有四十年,真是感慨万千:“移自杭城一朵莲,碑传梅石峙亭边。壬申写卷今壬子,迅阅流阴四十年。”
原先乾隆第一次南巡,见到“梅石碑”以及“青莲朵”,看的不甚仔细,误以为碑上的梅、石均为蓝瑛所绘,即诗中所谓“梅石尚能传德寿,苕华又见说蓝瑛”。乾隆三十年(1765年)春,第四次南巡至此,才发现此碑梅石为孙杕和蓝瑛合绘,当时石碑破损严重,图绘文字已经漫漶不可辨。乾隆觉得过意不去,决定在旧碑一侧重新摹刻立碑,以传永远,把他所作《抚德寿宫梅石碑,因题句有序》诗文镌刻于碑首,以作存念,并建亭护之。诗中有“孙杕梅堪作石友,蓝瑛石亦肖梅枝。为怜漫漶临新本,更有人看漫漶时。”云云,算是为梅石碑正名。
两年后,乾隆对于“梅石碑”念念不忘,下令将新“梅石碑”再摹刻一块,置于长春园茜园门左的碑亭中,与“青莲朵”相伴,并在碑之右下侧添刻有御制诗《重摹梅石碑置青莲朵侧而系之诗(有序)》,其中有“昔年德寿石,名曰青莲朵。梅枯石北来,惟余碑尚妥。德寿岂复存,久矣毁兵火。不禁兴废感,碑亦漫漶颇。因之为抚迹,驿致江之左。新碑邻旧碑,那见梅石我。重摹置石侧,为结无缘果。”云云。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原置于北京中山公园的“青莲朵”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青莲朵”今迁址北京中国园林博物馆

长春园的旧“青莲朵”和新“梅石碑”,虽然经历了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以及后来一连串的洗劫,一直安然无恙,倒是杭州的新、旧“梅石碑”后来毁于战火。民国以后,百废待举,1915年,“青莲朵”被移至新建的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社稷坛西门外安置。2013年5月,北京中国园林博物馆在开馆时,将“青莲朵”移置于新址。梅石碑一度被移放于燕京大学的校园(今北京大学)北阁,1992年又移至临湖轩西南土丘,碑顶设石雕庑殿顶,下置碑座,但碑身已有残缺,图绘和文字也多漫漶。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北京大学校园中的“梅石碑”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北京大学“梅石碑”局部刻绘
如今,梅石园中“观梅古社”内的“梅石碑”是复制品,园中已无任何旧物,德寿宫作为一个历史名称也早已不复存在。前几年,位于中河中路近河坊街一侧建有一座跨越中河的小桥,被命名为德寿桥,这里也是当年德寿宫的西界所在,也算是德寿宫的余响吧。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杭州中河中路的德寿桥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964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