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奉贤博物馆外景

上海奉贤博物馆新馆开馆之际,迎来了“雍正故宫文物大展”,来自故宫的120余件雍正时期文物,包括瓷器、玉器、书画、珐琅器、漆器、铜器、料器、砚台、玺印、织绣、武备等,荟萃一堂,难得一聚,有的藏品在故宫也没有展示过。这也是雍正文物第二次集中展览,距离上次台北故宫举行的“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已有十年时间。那次大展,故宫博物院提供了37件文物。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外景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内景之一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内景之二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复原当年的“军机处”

此次大展,选择在上海的一个区级博物馆举办雍正故宫文物展,一方面说明故宫的开放意识,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奉贤与雍正有着不解之缘。奉贤设县于雍正二年(1724年),第二年清世宗下令在奉贤沿海一带修建石塘,解决东海水患问题,整条10公里的沿海石塘花了足足10年时间建成,如今在奉贤区柘林镇境内,仍有4.5公里的石塘留存。此次大展,就展示了一些当初奉贤设县时候雍正的朱批奏折(复制件)。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碧玉”雍正十三年上世宗宪皇帝谥册“

康雍乾三代盛世,是清代最辉煌的时期。其中,雍正虽然在位仅十三年,但却是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乾隆在“上世宗宪皇帝谥文”中,曾总结为:“朝乾夕惕,弗释一二日,兢兢业业之心;旰食宵衣,用成十三载,荡荡巍巍之治”。雍正勤政之余,既风雅慕古,又喜欢西洋事物,审美眼光独到,品味不同凡响,这可以从瓷器制作中窥见一斑,他经常亲自过问御瓷的制作,十分挑剔苛刻,据督陶官唐英雍正十三年(1735年)《陶成纪事碑记》记载,当时仿古创新的各种瓷器品种有57种之多。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胤禛行书《三月三得雨诗卷》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米色漆描金花望远镜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所用牛角活梁玻璃眼镜和黄绫斋戒牌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清人画胤禛便装像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明黄色描金云龙纹暗花纱男单朝袍

此次大展,集中展示了数十件雍正官窑瓷器,包括青花、粉彩、斗彩、单色釉等,尤其是单色釉最能体现雍正的审美品味,许多釉色都是雍正时期创制的。如一组五件菊瓣盘,分别为洒蓝、酱釉、湖绿釉、黄釉、胭脂紫釉,盘壁作菊瓣状,各有四十四瓣,远望如素菊静放,配以匀净莹润的釉色,造型秀美,胎质细腻,线条优美,气质高贵,共有十二色。这也是雍正时期御窑所烧制的名贵品种(另有一款作二十四瓣),在宋人创意(金银器和漆器有相似形制)的基础上有所发展。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单色釉瓷器展示现场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斗彩团菊纹盖罐展示现场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一组五件雍正单色釉菊瓣盘

雍正官窑瓷器传世不多,市场反响不俗。如今年春拍会迄今为止最高成交纪录的古董,便是北京保利推出的“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珍藏的“雍正御制青花釉里红云海腾龙大天球瓶”(高51.5cm),以1.472亿元成交。此瓷瓶体量恢宏,直颈粗壮,腹部浑圆,通体满绘云龙图案,青花云气翻卷,汹涌澎湃;釉里红苍龙于云气中腾跃,口齿怒张,须发披散,身形时隐时现,极富艺术表现力,明显受到南宋擅长画龙的画家陈容的画风影响。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御制青花釉里红云海腾龙大天球瓶

明清时期,印石材质主要有三大产地,即浙江的青田石、昌化石以及福建的寿山石。据统计,清宫所用印石以寿山石居多。如乾隆帝所拥有的玺印数量多达1800多方,其中,寿山石刻制的宝玺有609方,占了三分之一。相比之下,雍正因为在位仅13年,用印要少得多。据现存实物和《雍正宝薮》的统计,雍正玺印大约有250方左右。如此次大展,就有两方寿山石所制雍正印玺展示。一方为寿山石云龙钮“雍正宸翰”印玺,一方为寿山石狮钮“圆明主人”方印。“雍正宸翰”为红寿山石,局部带有黄色俏色,宝钮雕行龙出没云端,飘逸生动,又称苍龙教子钮。据载系雍正元年(1736年)所制,经常钤于雍正帝御笔书画之上。“圆明主人”玺,为雍正在皇子时期所制,大致刻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以后,因该年康熙把畅春园北赐给皇四子胤禛,“赐以园额曰‘圆明’”,此后雍正便以“圆明主人”自居。此印曾钤于《御选语录》之《御制总序》及《御制序》后。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雍正宝薮》内页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寿山石云龙钮“雍正宸翰”印玺

“圆明主人”方印为寿山白芙蓉,这也是当时寿山石中仅次于田黄的名贵印材。白芙蓉洁白透澈,纯净无瑕,质感油润,堪比白玉,清代晚期曾将寿山田黄、白芙蓉和昌化鸡血石并称为“印石三宝”。清初学人高兆《观石录》中有“美玉莫竞,贵则荆山之璞,蓝田之种;洁则梁园之雪,雁荡之云;温柔则(赵)飞燕之肤,(杨)玉环之体,入手使人心荡”之句,可以想见白芙蓉之风采。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寿山石狮钮“圆明主人”方印

此次大展中,郎世宁《平安春信图》(复制品)也赫然在目。《平安春信图》其实是一幅写实的宫中岁朝图,在绿竹、红梅以及湖石点缀的庭院中,身着汉服的一老一少两位男子在以梅枝相递送,似乎有传递春消息的意味。至于画中人物是谁,有两种说法。一种比较普遍的说法,就是老年雍正和少年皇子弘历,右边少年无疑就是乾隆年少时的模样——这也是大展选择此画作的原因;另一种说法就是乾隆“自我合影画”,是乾隆年少时候想象自己年老以后的模样,两者合成一体,仔细分辨,两者形象确实非常相似。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局部

画上有乾隆若干方鉴藏印,如上端有“太上皇帝之宝”、“古稀天子”、“八徵耄念之宝”,另外是一首御题诗:“写真世宁擅,缋我少年时。入室皤然者,不知此是谁?壬寅暮春御题。”钤印“古稀天子”、“犹日孜孜”。“壬寅”为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乾隆时年72岁,郎世宁也早已过世,当是乾隆后题的。诗中点名这幅写真是郎世宁所绘,少年即为乾隆,皤然即须发发白老者,却没有明确他是谁,留下了一个悬念。

可以推测的是,如果老者是雍正,那么,画上断然不会钤有乾隆“太上皇帝之宝”、“古稀天子”诸印,因为是有点大不敬了;而且,雍正是57岁去世的,并不像画上老者那么老态。故此,画上人物是乾隆年少和年老时的形象应该更为妥切。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之岁朝清供场景

《平安春信图》右下部有一方石桌,石桌上有一枝(竹木)如意、一件青铜彝器、一册古籍、一串朝珠、一盆石供。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岁朝清供。据我考察,这盆石供里面的,正是五彩斑斓的雨花石。(参见石界公众号2018年5月19日《郎世宁为石写真》)这也是岁朝清供图中首次出现的雨花石,并证实了清宫中收藏有雨花石。至于这个时间节点,可能在雍正年间甚至更早。因为乾隆是25岁登基的,画中乾隆年少时,应该是雍正在位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664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