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名家说石
  3. 诗赏雅石

灵璧石“鹤舞”四韵

有一种赏石印迹,是从自然到人文的一种行走,将文明的血脉融入到无生命的石头形象中,从而生发出历史、文化和艺术的温度。就让这只灵鹤的舞蹈,引领我们前行,体验。

灵璧石“鹤舞”四韵灵璧石“鹤舞”,53*28*23cm,许勇藏

鹤是传统吉祥图案之一,象征祥瑞和清高。传说鹤是长生不死的神禽,常为仙人坐骑,乘之可以羽化飞升。一身黑白羽,细颈顶上红,曼妙的身姿,表现出凡间唯一能见到的神鸟的样子。因为是神鸟,《瘗鹤铭》中称其为胎禽,“胎禽”则不同于一众凡鸟的卵生。自有一种孤高傲岸、耿介不群的感觉。如同这幅摩崖石刻珍品一样,苏世独立,传承不朽。

灵璧石“鹤舞”四韵镇江焦山江心岛《瘗鹤铭》摩崖石刻拓片

鹤舞云踪

墨羽若凌空

清音啸远崇

扶风云世界

照影水晶宫

启喙钤松印

移足剪月朦

方思摹逸骨

俶尔邈苍穹

云鹤起舞,便是此石动人之处,孤根独立,傲然拙古,翅羽高举,拜首低徊,尖喙啄羽,动态十足,确有鹤舞之姿。宛转的身形,翩跹的逸态,完全可以视为内心物化的君子形象。仿佛是自己的灵魂与鹤一同起舞,墨黑的羽毛在飘动,石纹缱绻处,依稀是绒羽纤纤。尖尖的喙部,有下冲的动势,好像那声传九霄的鹤鸣,就在耳畔回响。

灵璧石“鹤舞”四韵

这舞动,似乎是一种宣示,也像是一种回忆,是过往的感慨,是未来的憧憬,有水畔的倒影,有云空的自由,随着不拘的心灵脉动,迸发出个性与热情。所有这些思绪,既可以凝聚在鹤鸣之中,又可以根植于鹤足之末。立于松间,啄喙有如钤印,踏月而行,则尽显朦胧。别有一番境界之后,刚刚要被人描摹效仿,忽然又一飞冲天,杳渺天际了,这便是君子的风骨。

梅鹤双清

雪里寂双君

孤山一段云

幽芳凝冻蕊

片羽扫寒氲

隐者撷尘外

诗家补逸闻

寻踪迷岸远

瘦影入仙群

有风骨的不仅是鹤,还有寒梅,所谓梅鹤双清,一样的雪中清冷。又有掩藏不住的,隐逸君子之风。《诗经·小雅》有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九皋是深泽水畔。鹤鸣于湖泽的深处,它的声音很远都能听见。比喻贤士身隐江湖,而名满天下。

历史上便有这样一位与梅鹤相伴的著名隐者,北宋诗人林逋,字君复,因皇帝赐谥号“和靖先生”,世人也称林和靖。隐居在西湖的孤山,终其一生不出仕。以诗词书画自娱。一生未娶,种梅花以自养,卖梅子换钱谋生。养仙鹤而清欢,放鹤飞舞迎客。故而被称为,以梅为妻,以鹤为子。

灵璧石“鹤舞”四韵

虚谷《梅鹤图》

林和靖以梅花诗闻名,一联“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冠绝古今,勾勒出一处超脱尘世的仙境之美。身居闹市,而清静无为,这便是君子追求的出世之美,一为逃避世俗纷扰,也为追求内心的化境。梅与鹤恰恰是这出世的佳媒。梅妻鹤子,仙人一般的存在,实则是诗人内心的孤高耿介,如一曲《梅花三弄》,流芳百世。

灵璧石“鹤舞”四韵

琴鹤清音

泠泠指上观

寂寂九霄寒

逸骨穿云见

清音拟古弹

焦桐追壑远

白羽点霞丹

许我成三友

倾心入梦看

一琴一鹤,是古代清廉君子的标配,典故源自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卷九:“赵阅道为成都转运史,出行部内,唯携一琴一鹤,坐则看鹤鼓琴。”鼓琴看鹤,可以理解为品格高洁的寓托,也可以理解为红尘入世后的一种选择。化身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洁身自好,既可以和光同尘,又要出污泥而不染,虽需要一番修养的功夫,还是可以实现的。虽入世,心有主,清音袅袅,鹤影穿云,相伴三友,藐视凡尘。在满足物质的基本需求层次之上,精神的追求也需要载体。体现在宦海浮沉之中的官员身上,更加渴望可以倾诉的知己,而人心叵测,唯有琴鹤清音,方可视为清谈诤友,可以畅叙襟怀。哪位君子不渴望这种知己呢。

灵璧石“鹤舞”四韵

天骨鹤体

赵宋越千年

东京旧梦牵

丹青摹妙羽

艮岳幻林泉

逸笔银勾画

神形鹤舞篇

宣和凭此迹

百代竞参研

普通人希求精神知己,衣食无忧的达官显贵又当如何呢?中国艺术史上被称为书画皇帝的宋徽宗,应该是一位传奇人物,由东京梦华,到北地受辱,靖康耻深深地印记在民族情感的记忆中。放下家国沦落暂且不论。他个人的艺术成就是载入史册的,且不说诗词书画、园林金石,单单他创立的瘦金体书法,就仿佛一只孤鹤,遨游寰宇,奋翼万里。“瘦金体”亦称“天骨鹤体”,因其笔法漂洒,飘逸隽秀,看似瘦弱却像鹤腿一样有力、修长,疑若天仙,而得名。

灵璧石“鹤舞”四韵

宋徽宗瘦金书代表作《秾芳诗帖》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幅《瑞鹤图》描绘了彩云缭绕的汴梁宣德门,飞鹤翔集,鸱吻之上,两鹤驻立,遥相呼应。绘画技法精妙,图中群鹤如云似雾,姿态百变,各具特色。庄严肃穆中透出神秘吉祥之气氛。

灵璧石“鹤舞”四韵

宋徽宗《瑞鹤图》

一书一画,将宋徽宗精微细腻,又风骨卓然的艺术风范表现的淋漓尽致。完全可以想象,他已经将仙鹤那端庄华贵的逸态,飘逸出尘的身姿,了然于胸,然后运诸笔端,写意传神。

古人云“书,心画也”将自己孤鹤一般的精神追求,幻化成书画风格表达出来,真正让我们看到一个书画皇帝的内心追求。因为他更有条件摆脱物质满足的束缚,而投入个性表达的创作,所以铁画银钩之间,那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清冷,扑面而来,而这恰恰应和了鹤舞的精神,一幅灵魂独舞的写照。

灵璧石“鹤舞”四韵

伴随着一只鹤舞,一路观想,经历了诗人,隐士,官员,皇帝,同样一只鹤舞,在不同人的作品中荡漾起各自的涟漪。诗词书画也好,琴曲清音也罢,都只能是这只鹤舞的文化注脚之一。他带给我们的审美感受,已经不局限于一块石头,要从他身上探究的还有很多,心境不同,则蕴含不同。古人的经验告诉我们,入世也好,出世也吧,遵从内心的需求,才是审美追求的目标,所谓君子之风。

那一曲高傲之舞,一曲九皋鹤鸣,真正要引领的,是内心境界的升华。有了独特的灵魂,才会赋予赏石以生命和温度,才会表达赏石人的内心独白与创作精彩,才能成就自己与众不同的赏石印记。

灵璧石“鹤舞”四韵

四韵吟罢,一鹤宛然,物我两忘,万境归心。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灵璧石“鹤舞”四韵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658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