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古话说:“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美是杭州。”其实,祖国各地号称西湖的,又何止三十六个。不过,如果要问起哪个西湖最小,估计绝大部分人都答不上来了。

最小的西湖在广州“药州遗址”,水域面积只有四百多平方米。这个西湖,原来长百余丈,周围有500丈长(约合今1600米),是五代十国时期南汉国(911—972年)皇宫宫苑(史称南宫)中的人工湖(又称仙湖),其中有一处水中沙洲——药州,为当年南汉国王令方士炼丹药之地,以石景为特色,又名石洲。北宋灭了南汉国后,药洲成为士大夫泛舟觞咏的游览胜地,名为西湖,自宋至清,很多著名诗人墨客留下了吟咏诗文。明代“药洲春晓”曾列为羊城八景之一。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广州西湖路是一处繁华地

“药州遗址”位于广州教育路上,与西湖路交界。西湖路,就是沿用了过去这里西湖的称谓,另一头连着广州最繁华的北京路商业步行街。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广州的中心区域。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广州北京路步行街一景

“药州遗址”身居闹市,周边都是高层建筑,这里却好比是一处绿洲,面积不大,门面很小,很多游客往往都会走过错过。步入其中,却是别有天地,百年榕树古木参天,一泓湖池莲花盛放,可谓闹中取静。记得十多年前初到广州,偶然路过此处,可谓惊鸿一瞥,印象深刻。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药州遗址门景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药州遗址四周高楼环绕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由“仙掌石”向园门眺望

“药州遗址”应该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皇家园林地上遗存,距今有一千一百年历史,如今缩小到仅为一千四百平米的庭院,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一泓湖池以及围绕其间的近十方大型置石,更像是一个以石景为主打的小型园林。这些石头当初都是南汉国宫苑的园林置石,有九块特别高大瑰奇(史书记载高有数丈),仿佛天上陨落的星宿,史称“九曜石”(九曜指北斗七星和辅佐二星),此地因此又称九曜园。只是经过了千年的沧桑变迁,大多残缺不齐、面目全非了。整个北部院墙都是碑廊,都是明清两代有关药州和九曜石的诗文,保存尚属完好。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药州遗址背部院墙为碑廊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药州遗址碑廊翁方纲书《后九曜石歌》局部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药州遗址碑廊《续广东学政题名碑》局部

“九曜石”究竟是什么石种?很多人恐怕有此一问。按照史书记载,“南汉主刘龑使罪人移自太湖、灵壁浮海而至者。”(清代屈大均《广东新语》)也就是说,这些园林置石是出自千里之外的灵璧石、太湖石等,让罪人通过海上远道运石至药洲以赎罪。这有点像宋徽宗的“花石纲”,而且路途更远,在当时简直无法想象,所以后人认为此说存疑。从现场实物观察,这些石头大多属于石灰岩类太湖石,有的局部属于变质岩,有的局部有玉化现象,由于表面风化严重,地域特征并不明显。这类奇石在岭南应该都有赋存,想必当初也不会舍近求远。有人则考证,其石出自南汉国王的发迹之地——西江之封川。

此次在广州,笔者还探访了新开馆不久的南汉二陵博物馆,其中也有药洲的介绍,包括有宋代米芾和清代翁方纲所题刻“药洲”石(模型)各一方;还有是南汉国中宗刘晟昭陵墓道的石象、石马各一座,这两座石像生质地相似,灰黑色,间有白筋,应该属于石灰岩类,与九曜石相似,质地稍显紧密。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药州遗址模型(南汉二陵博物馆)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南汉国昭陵墓道的石象、石马

“九曜石”虽然大多残缺不齐,但石上留存的历代刻铭以及相关诗文之多之丰富,可能也是仅见的,其中有八方大石头上面尚存留有古代文人题名和刻铭,凡是稍微平坦之处都有题刻,有的将整块石面磨平镌刻,可谓诗文兼备,内涵丰富。今人高旭红编著有《药洲石刻》(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5月版),收录了九曜石上石刻五十一题、药洲碑刻四十一题。以笔者所了解,目前还没有一处古代赏石遗存留有如此丰富的刻铭和信息。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此处系现存最早的古代皇家园林地面遗存,其园林置石也是可考较早的古代赏石,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因为这里在明清两代是广东地区最高地方文教官署的所在地,药州遗址和九曜石不但得到妥善保护,而且还由此知名度大增。尤其是清代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书法家、文学家、金石学家翁方纲担任广东学政,历时八年,发掘出了北宋米芾题“药洲”石,更是声名大噪,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仙掌石”与“拜石”(右),后者历代题刻有十五处,号称“九曜第一石”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拜石”上面北宋广东经略使张釜庆元乙卯(1195年)题刻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池西大石”和“四言诗石”题刻累累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高旭红编著《药洲石刻》书影

翁方纲学识渊博,精研经术,长于考证,能书善诗。他平生对于苏东坡和米芾最为服膺,其斋名”苏米斋“即由此而来。所以,他一生对于苏东坡和米芾的书迹诗文颇为留意。当时,翁方纲得知米芾曾来过广州,在药洲九曜石上留有题刻,就四方寻找,历时多年,果然在广东布政使署的东园树丛里找到了米芾所题刻“药洲”石(今置于水池北岸上),此石高约五尺,状如持笏,上有“药洲。米黻元章题”;另有“时仲公诩积中同游,元祐丙寅季春初八日题”字样(后来据金石学家阮元考证,“元祐丙寅”一段并非米芾所题,应为后人所题),翁方纲喜出望外,名之为“米题药洲石”,手摹勒石,迁置于学政署(即今药洲遗址)。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米题药洲石”字迹尚可辨别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药洲。米黻元章题”拓片

不但如此,翁方纲另外摹写有米芾书迹“药洲。辛卯中春。方纲”,刻写于另一方石头上,形如笋峰,高逾七尺,今存水池北边,又称“药洲石”。同时,还在最大的一方“九曜第一石”上,书题“拜石。辛卯中春。北平翁方纲篆题”。翁方纲围绕九曜石写有二十首诗,包括《九曜石歌》《后九曜石歌》等,可谓用情至深。他还将有题刻的六方奇石,分别命名为米题药洲石、池东石、池西方大石、拜石、仙掌石、池西大石。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清代翁方纲摹写米芾书迹“药洲石”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池西方大石”又称“海上洲石”、“牛头石”,有题刻九处

期间,翁方纲还著有诗话集《石洲诗话》八卷,所谓石洲,就是指药洲。被翁方纲誉为“粤东三子”之一的诗人张维屏,在《石洲诗话》跋中提到:“今展卷坐对,不啻追侍杖履于古榕曜石间。”可见,当初他们师徒确实曾经在药洲的榕树和九曜石畔切磋诗艺。

米芾在熙宁六年(1073年)到过药州,写过一首《九曜石》诗刻于“仙掌石”上:“碧海出蜃阁,青空起夏云。瑰奇九怪(?)石,错落动乾文。米黻,熙宁六年七月。”时年米芾仅22岁,应该是在浛洸尉(今广东英德)任上,这可能也是米芾诗文出道的“处女作”。“米题药洲石”应该是与此同时题刻的。这也是“九曜石”中最出彩的一方石头,最稀奇的是,石表正中有一个比常人大一倍的手掌印痕(史载“长尺二寸”),十分清晰可辨,仿佛神仙所为,故称之为“仙掌”,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手掌左上方有明代嘉靖年间广东督学吴鹏的题刻“仙掌”两字。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仙掌石”局部刻字及手印

当初翁方纲并没有找到米芾的诗刻。几十年之后的道光六年(1827年),后任广东学政翁心存终于发现了米芾的诗刻,原来米芾诗刻位于“仙掌石”的底部,因为常年被水浸没,而且又有榕树盘根缠盖,所以就一直无从知晓了。为此,翁心存于道光八年特撰《仙掌石新得米元章诗刻记》,并刻碑上石,迄今尚存“药州遗址”碑廊,并由叶志诜摹刻米芾《九曜石》诗并跋于石碑。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清代叶志诜摹刻米芾《九曜石》诗并跋

此次近距离接触“仙掌石”,果然在左后侧底部位置发现了米芾的诗刻,其右侧题刻清晰可辨:“嘉熙三年(1239年)己亥元巳,九仙野叟陈畴少锡泛舟仙湖,观仙掌石。摩挲藓刻,咏米南宫诗,奇哉。……”由此得知,南宋士人陈畴在米芾题刻“九曜石”诗一百六十多年后,尚能清晰辨别出石上的题刻。但如今左下侧米芾的诗刻已经非常漫漶不清了。这首诗及其书法,在米芾的有关文集中未见著录,也是一首佚诗,可能也是米芾爱石经历的最初写照,弥足珍贵。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仙掌石”米芾题诗依稀可辨(左下方)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510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