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玩石技法
  3. 赏石百科

赏石文化与人类文明同筑共进—— 观赏石文化历史回眸(上)

石乃常物,随处可见,然而上升到文化意识及美学观念,却玄妙深奥,桀鹜声价。

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雅士为其倾倒,如痴如醉;又有多少鸿儒硕彦为其著文赋诗,图谱系赞。从原始人的击石取火到琢石佩饰,开创人类文明;从“女祸炼石补天”到“精卫衔石填海”的神话,创造出美轮美奂的动人故事;从张良殉石到米芾拜石;从宋徽宗的“花石纲”到乾隆皇帝的灵璧“天下第一石”;从蒲松龄的《石清虚》到曹雪芹的《石头记》;从孙悟空的出生到贾宝玉的降世;从卞和的荆山之璞到沈钧儒的纪念石,从“滴水莲花”到“十面灵璧”,如此等等。有史可考,有物可证,有文可读,有图可鉴的石文化,构成了中国文化史的洋洋大观,放射着中华文明史的灿烂光华。

赏石文化与人类文明同筑共进—— 观赏石文化历史回眸(上)

沿至今天,这个发源于中华大地,深涵中国文化底蕴的赏石文化,正日益深远地影响着整个地球,辐射到整个人类文明。这是中华民族古老文化在整个人类社会中的光大和延伸,这一高雅文明的赏石文化是整个中华民族的骄傲。

赏石文化与人类文明同筑共进—— 观赏石文化历史回眸(上)

石,是地球上年代最老的古物,是人类赖以生存、进化和发展的物质基础。上古时代,人类祖先依穴而居,斫石而猎,击石取火,以石求生存;稍后演进,又琢石佩身,研石饰面,以石求美观,继而又击石为乐,拊石作舞,以石求娱乐,逐渐从野蛮走向文明,开创了人类石文化史之新纪元。

我国古老的典籍《史记》中有“轩辕赏玉”“舜赐玄圭”“臣贡怪石”的记载。殷商时代已经用灵璧“泗滨浮磬”雕琢虎纹石磬以供宫廷之乐。周武王灭商“得宝石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足见古人爱石之风炽。春秋《阚子》一书中记载过宋人得燕石,归而藏之,以为大宝的故事。古籍经典《尚书 • 禹贡》里有徐州贡“泗滨浮磬”、青州产“怪石”的记载。始皇统一六国后,巡狩各地名山大川,崇尚自然山水。因此,在他建造覆压三百余里的阿房宫中,广植奇木怪石。汉武帝在长安营造方圆四百里的“上林苑”,广采奇石,点缀假山真水。

赏石文化与人类文明同筑共进—— 观赏石文化历史回眸(上)

园林以山石点缀手法,是中国人的匠心独运。先民们创前人所未发,启前人之未见,独辟蹊径,开创了中国古典园林风貌,被后世造园者奉为“秦汉典范”,以致风行景从。隋炀帝营造“西苑”,精心设计,使园林更具五湖四海景观,在湖中建造“蓬莱”“方丈”“瀛洲”三山,使园林建筑更臻完美。古代造园大师们采取缩影手法,模仿大自然,媲美真山水,以水石为中国园林第一要素。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水要回环,石要奇美,峰峦参差,安插得宜。再缀以修竹古木,怪藤丑树,苍岩碧涧,奔泉汛流,如入深岩绝壑之中。使园林家居,融和自然,让人得享林泉乐趣。

到了唐代,文人雅士秉持以小见大的理念,凭着“百仞一拳,千里一瞬”的想象,不出书斋,坐游山水之间,神驰云天以外,藉以清修养性,淘情自然。宰相李德裕是唐代藏石大家,他的“平泉庄”藏石最丰,并“爱列嘉名,书之于石”。唐代诗人白居易也是赏石代表,他提出赏石之妙在于“三山五岳,万壑千洞,覼缕簇缩,尽在其中。百仞一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并有诗云:“远望老嵯峨,近视怪嵚崟,才高八九尺,势若千万寻”。颇得“小中见大”“坐地神游”之真趣。一时,文人雅士刻意搜求,掇石于几案,清供于幽窗,摩挲把玩,知音竞赏。唐代形成了“供石”理论,开创了“供石”之风。

赏石文化与人类文明同筑共进—— 观赏石文化历史回眸(上)

宋代的供石之风更是超越前人。以书画闻名于世的“北宋四大家”之一的米芾,对灵璧石的迷恋更是如痴如醉。他出仕涟州,地近灵璧,因而蓄灵璧石甚多,常纳纤巧玲珑之石于袖中,随意把玩,并有“衒石失最”的有趣故事。米芾曾获南唐后主李煜所珍藏过的“灵璧研山”一座,径才逾尺,上耸三十六峰,宝光黛色,玲珑秀润,视若至宝。后来米老至镇江,见甘露寺旁临江一座晋唐古建,甍宇蛎墙,古木参天,极为爱慕,此乃苏觊之园,苏亦殊爱“灵璧研山”,经王彦昭中介,便以石易宅。直至石宅两交,米芾却又后悔不已,至老再未觏面。

北宋徽宗皇帝,是我国书画史上杰出的书画大家,他酷爱赏石,并在大内修广济库,以贮天下名石。他珍藏一方“灵璧小峰”,长仅六寸,玲珑可爱。小峰之巅有白石园光,晶莹如玉,徽宗御题“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八小字于其旁,可见殊爱之甚。徽宗还曾营造皇家园林“艮岳”,他精心“技图度地,累土积石”,“筑冈阜十余仞,增以太湖、灵璧之石,雄拨峭峙,功夺天造”,“括天下之美,藏古今之胜,于斯尽矣”。艮岳以怪石、古木、异卉为造园要素,奇石林立,星列棋布,为古今园林之胜。艮岳奇石如林,美轮美奂,对上层社会影响甚大。一时间士大夫嗜石之风迭起,刻意搜求。但得艮岳一二漏网者,亦夸称大名件。

赏石文化与人类文明同筑共进—— 观赏石文化历史回眸(上)

由于宋代之赏石藏石形成风尚,一些赏石、论石的文献专著也应运而出。绍兴三年,杜绾的巨著《云林石谱》梓版面世,书中详细论述全国观赏石的产地、采取方法、质地、纹理、色彩、声音等等,并第其高下。宋代杜绾的《云林石谱》为我国石论的重要文献,清代编纂《四库全书》时“惟录绾书”,其余石谱“悉削而不载”,可以揆知此书的权威性。

宋淳祐二年,赵希鹄的《洞天清禄集》问世,该书详辩文物古器十门,内有“怪石辩”十则,对灵璧石、英石等八种名石辩述详尽,宋代的赏石之盛已遍及朝野,著书立论也蔚成风气。特别是米芾提出的“瘦、漏、透、皱”的赏石“四要”,至今仍为赏石家奉为最高的审美原则。

赏石文化与人类文明同筑共进—— 观赏石文化历史回眸(上)

元朝在我国历史上虽然是时间短暂的朝代,但癖石者不乏其人,翰林院大学士、书画大家赵孟頫,对观赏石钟爱弥深。他曾藏有灵璧石“五老峰”一座,峰五列,色如漆,抓之拂之,其声泠然。又藏有“灵璧香山”一座,“孔窍委宛,递相贯通,燃香于内,烟云迂绕,终日不散。道人甚为宝爱。题刻“云根”二字于座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宝藏杂志):赏石文化与人类文明同筑共进—— 观赏石文化历史回眸(上)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102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