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石出大理画不如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2017中国昆明国际石博览会开幕式盛况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2017中国昆明国际石博览会展销会场景

2017中国昆明国际石博览会于7月10日在昆明国际会展中心隆重举办,为期8天。昆明石博会之前已经连续成功举办了十届,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石展,也是海内外石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十多年来,正是石博会带动了云南玉石产业的快速发展。本次展会是历年来参展国最多、展品最丰富的一次,共有2800多个展位,展览面积达6.5万平方米。记得2007年首届石博会的时候,展位数只有700个,展览面积1.5万平方米。十年间,云南会展业和石产业有了明显的提升。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2017中国昆明国际石博览会大理石画精品展场景

此次昆明石博会包括展览、展销、讲座、论坛、拍卖、鉴宝、报告会等活动,其中云南省天然大理石研究会举办了天然大理石画精品展,并举行了天然大理石画高峰论坛,应浦龙恩会长之邀,笔者作了“大理石画的传承历史及其创新”的主题发言,主要梳理了一下古代大理石画的收藏鉴赏历史,特别是艺术史学者所忽略的有关古代大理石的图绘和实物。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天然大理石画高峰论坛场景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天然大理石画高峰论坛一景

大理石的开发历史比较悠久。此次笔者在云南省博物馆看到有一方宋代大理国“银背光汉白玉雕水月观音像”,材质就是用大理石(汉白玉)雕制的。不过,将大理石的天然图纹视作绘画来欣赏收藏,大概要晚一些时间。据史籍记载,至少在元代,宫廷中已经有大理石屏之制了。如北京故宫景仁宫景仁门内有一方云石大座屏影壁(景仁宫初名长宁宫,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嘉靖十四年更名),据传为元代遗物,其形制当为明代,与明代家具中的座屏极其相似,其中镶嵌的大理石虽然风化剥落痕迹严重,但还是隐约可见黑白两色山水景观画意。这也是现存较早的古代大理石画屏。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故宫景仁宫景仁门内明代云石大座屏

大理石屏形象首次亮相于古代绘画,莫过于明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宫廷画家谢环的绢本设色《杏园雅集图》手卷(现存两个版本,分别藏于镇江市博物馆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阁首辅杨士奇座旁几案上供置着一方大理石砚屏,山水景观,白质黑章,山峦起伏,反差强烈。这也是大理石屏首次出现在绘画上面,而且有确切的时间、地点乃至人物场景——距今580年。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明谢环“杏园雅集图”局部(大都会本)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苏州留园卅六鸳鸯馆布置

到了嘉靖、万历年间,经过著名文人鉴赏家如文震亨、高濂、屠隆、陈继儒、李日华等的推崇,以后又包括旅行家徐霞客的褒扬,大理石画开始大量进入文人士大夫的居室之中。如明四家之一的仇英,有一幅仿古名作《清明上河图》(辽宁博物馆藏),描绘的大致是嘉靖年间苏州市井繁荣的景象,其中有一家挂有“古玩诗画”招幌的古玩店,除了书画、古玩之外,门口柜台上还有一架大理石插屏。由此可见,当时大理石屏已经跻身于古玩市场了。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

纵观大理石画的开发收藏史,画意的发现、题名的发掘乃至文人的提携、君王的重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尤其是清代号称“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一代文宗”阮元的大量收购、制作、品题云石画屏,流气所及,影响深远。传世有不少云石旧屏题刻有阮元的诗文(更多为慕名仿刻者),颇为后世藏家珍爱。包括阮元仿效书画品题方式的大理石屏刻款,为后世所效仿。他可以说是历史上对于大理石的诗情画意发掘最深、题识最多、藏品最富、名气最大的一位,他不但将大理石视作为“石画”,更称之为“画仙”,曾自称为“苍山画仙”。

古代赏石文化史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古代赏石绝少有出土陪葬品的发现,这也使得古石的判别(年代)缺乏“标准器”——更多的还是参照古代文献图绘记载。不过,正是大理石屏破了纪录。1966年4月出土于上海市宝山县顾村明代万历年间朱守城夫妇合葬墓,有一件明代紫檀木嵌大理石笔插小座屏,高20厘米,底座长17厘米,宽8.5厘米,其光素的大理石屏上,黑白相间,仿佛一幅山水画面,之前有条桌式带孔洞的笔插。这是一种笔插与砚屏组合而成的文具——又称笔屏,一物两用,颇为少见(2014年6月上海博物馆举办的“申城寻踪——上海考古大展”中,曾经展出过)。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明代紫檀木嵌大理石笔插小座屏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上海博物馆“申城寻踪——上海考古大展”一景

类似传世之明代大理石笔屏较为罕见。中国嘉德2012年春拍会“翦淞阁文房宝玩”专场曾经推出台湾知名藏家黄玄龙收藏的一方“明·葡萄花卉彩漆笔屏”(长14cm,宽8.4cm,高16.2cm),为漆制,以赤、褐、金与靛等色彩绘葡萄果、枝、叶纹和牡丹花,屏内镶嵌有一块大理石,石质细密,天然纹理宛似两座雾中之云山,意境悠远。此方笔屏根据上述这方出土笔屏形制被断代为万历时期,最后成交价达195.5万元。……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明·葡萄花卉彩漆笔屏,嵌有大理石画

此次天然大理石画高峰论坛上见到了不少老友新朋。其中云南省天然大理石研究会副会长李振葵有十年未见了。记得首届昆明石博会——2007中国(昆明)东盟石文化石材博览会举办的时候,我俩都是藏石精品邀请展的评委。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此次相聚,李振葵送赠了我一本前两年主编的《石证大理——振葵赏石录》(云南美术出版社2014年5月版),我这才真正了解到他的藏品之丰,精品之多,品位之高。他是土生土长的大理人,就读于艺术院校,是一位优秀的景观设计师。由于其良好的艺术修养和“格高而思逸”的收藏境界,使得他的大理石画收藏脱颖而出。这本书是我见过的大理石画册装帧设计最脱俗、最精致的一本,其中有两个细节足以说明藏家之鉴识与胸襟:一是将所有大理石画的屏架隐去,包括上面的题款去除,不露出一丝人工的痕迹——赏析文字除外,让读者的聚焦点更集中:二是不少石画没有命名,而是“与您共名”,邀请读者共同命题,发挥大家的想象力。这也是很聪明的做法。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石证大理——振葵赏石录》书影

从历届昆明石博会和观赏石市场观察,大理石画的装置这些年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律的木制框架座屏,制作工艺大多不是粗糙简陋,就是喧宾夺主,不少石画上还留有拙劣的书法品题,商品化气息甚浓,比之古代大理石屏精美座屏和名家刻铭,差距甚远。这大概也是产业化开发的弊端,致使好端端的天然石画卖的多是“白菜价”。

虽然大理石画的历史文化积淀极为丰富,但我们也并不是无所作为。比如,是否有更环保、更轻便的复合材料取代木材框架,是否有更现代、更简约的装置设计来克服审美疲劳?大理石画的精绝之品是否可以开发衍生品?如清代乾隆时期创制了一种仿石纹釉粉彩瓷,有仿大理石釉、虎皮石釉、卵石釉、松石釉等品种,十分奇异,这对于今天开发大理石画衍生品是否有启发呢?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清代嘉庆仿云石纹粉彩瓷盘

此外,大理石的概念也值得一辨,最广义的就是中外均产,狭义一点的是云南省产,最狭义的就是大理点苍山产。点苍山自从1998年封山禁采之后,市场存量在逐渐消耗殆尽,目前市场上大理石画大多非点苍山产,更多是云南省其他地区产的,也有不少是其他省市产地。虽然各地大理石画都有精品佳构,但从品牌保护的角度我觉得似乎还是需要正名的,比如可以在市场销售、画册出版之中,说明一下其产地,这绝非是石种歧视,而是一种知识普及,也是一种品牌保护。

李振葵还送我一本云南著名漫画家李昆武绘著的《石魂》连环画,里面描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一种场景再现,说的是印尼华商朗帕先生,为了完成祖先的夙愿——建一个大理石画博物馆,想斥巨资收购李振葵所藏的大理石画,被李先生婉拒,因为他不想让大理石画精品流散到海外去,而是要永久地留在当地,让中外游人来领略大理石的自然神韵。为此,他精心筹划设计建设一座顶级大理石画博物馆,面积达五千平米。据他介绍,目前已经初步完成土建装修,名称叫做“石空·大理石文化国际交流中心”,拟定在今年国庆期间开馆。这将是大理古城的一个文化新地标,也是精品大理石画收藏展示的新天地,值得期待。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石空·大理石文化国际交流中心”效果图一

俞莹:石出大理画不如
“石空·大理石文化国际交流中心”效果图二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界

作者:俞莹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12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