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玩石技法
  3. 赏石百科

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中国传统赏石文化,在2014年12月初以“赏石艺术”的称谓,被批准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以法理的形式对中国传统赏石文化的国家认定。笔者作为申报该项目的参与者,在与全国石友一样倍感欢欣鼓舞的同时,也认识到,在此基础上全国各单一石种赏石文化的历史传承和当代创新,当进一步地倍受关注。唯如此,方能体现作为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组成部分的赏石文化是如此包含多元,是如此博大精深。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高峡出平湖  收藏 蒋明辉

松花石是全国主要石种的佼佼者,它那独具特色的自然美,无尽妙意的艺术美,求真而发的科学美,难以企及的人文美,同乐共济的社会美,构成了松花石自身特有的审美特质和艺术魅力。现就这五个方面分别论述于后,并以此求教于广大松花石爱好者。

一、独具特色的自然美

松花石作为一个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观赏石石种,必然有其在形、质、色、纹诸方面的共性,而这些共性,正是松花石区别于其它任何石种的个性之所在,所以,对松花石自然美的探究就在于与其它石种比较之中,对其自然美的审美特性的归纳与综合。

(一)变化万千的形态之美

松花石友从实践中认识到松花石的形态,大致可分为板状和孤石状。板状多作为包括制砚在内的材料用;而孤石则是以石体作为观赏对象的观赏石,有对松花石友又特称之为“松花奇石”。

松花石的形态与其它的沉积岩类观赏石种的最大区别,是在依然保留着母岩层理或痕迹的同时,其外形千变万化:山、岩、台、柱,洞、穴、岚、垭,人、兽、鸟、鱼,龙、凤、麟、龟,或嶙峋参差,或圆突弛张,百态千姿,应有尽有,无有不奇。这是其它沉积岩类石种难以相比拟的。

松花石中的叠层造型者,那些厚薄相间,软硬相异者,常重复出现薄如蝉翼,型若栈道的棱片,给观赏者以惊奇之余,又极富于韵律的美感,这在松花石中常有,而其它石种中罕见。

松花石在形态上除单体外,还多联体。有的成排的廊柱与洞穴相连,叠层出现,如摩崖石窟,如军舰大舸;有的则错层叠高,惊险异常,难以想象。

(二)细腻温润的质地之美

松花石在海相陆相交替沉积的环境中,沉积物经过长距离搬运,沉积物极为细密。因而,松花石的质地从总体来看,细腻、温润,给人以亲近感,松花石友常用凝如膏脂细若肌肤来加以形容,这也是松花石之所以能作为雕材的重要原因。对于松花石质地的评价,松花石友有冻质石品、玉质石品、沙质石品和石质石品的四级分类之说(2:8)。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呈祥 收藏 崔维汉

松花石岩性为含硅质泥晶灰岩,从取样调查看,深绿与浅绿、紫(紫黄)松花石相对比,绿色愈深者硅质含量愈高,作为砚材的品质也愈好。松花石的密度在2.6g/cm3~2.8g/cm3之间。由于结构致密,松花石在敲击时声响被形容为声如铜钟。松花石硬度为摩氏4.5~4.0,硬度适中便于雕琢,而且施刀性好。(1:44~48)

作为砚材的松花石,清代康熙皇帝南书房侍读,后任封疆大吏的陈之龙在将松花石砚与端砚、歙砚等名砚对比后写道:“松花石砚,温润如玉,绀绿无瑕,质坚而细,色嫩而纯,滑不拒墨,涩不滞笔,能使松烟浮艳,毫颖增辉,昔人所称砚之神妙无不兼备,洵是超越千古”。

(三)绚丽敦厚的色彩之美

松花石色彩之丰富,在沉积岩类观赏石中不多见,其主色以绿、紫、黄为主,尤以绿为其标志性色相。在同一色象中,其深浅浓淡,又变化甚多。如绿色有:纯绿、深绿、淡绿、蓝绿;紫色有:紫红、紫褐;黄色有:正黄、淡黄;灰色有:深灰、浅灰。

松花石还有一石两色、多色、甚而达六、七种之多者。常见的有紫与绿相间。黄与绿相间,灰与白相间的,等等。那种紫红色带浅绿色的,被称为紫袍玉带。那种紫红色带黄色的则称为紫袍金带。

松花石的色彩是在不同沉积时期的不同沉积环境下由沉积物本身的颜色所构成的,是成岩时的原生色彩,因而同一沉积时段色彩多纯净无瑕,表现出松花石色彩特有的沉稳厚重感。2005年在通化市萌芦垄乡发现了基色多在三种以上,有晕染之浓淡变化的多彩松花石,令松花石的色彩之美更加华而敦实,华而醇浓。

在2017年7月19日开幕的第九届白山·江源松花石文化旅游节的石展上,黑色的松花石黑金刚一出现就备受观众青睐。松花的多彩似乎正在不断焕发出它的魅力。

松花石因其质地细润,而具有油脂光泽,这也是一般的沉积岩难以企及的。

(四)复合交汇的纹理之美

松花石的纹理主要有层理纹、色彩纹、皴皱纹和裂隙纹等,特别是这几类纹理或相偕、或相交,或相融,形成了松花石纹理非同一般的多姿多彩。

层理纹是松花石最常见的纹理,平行的层理纹层层叠叠,示意松花石成岩时的状态,由于差异风化,通常在形态上表现为凹凸参差状。色彩纹多由不同色彩或同色彩而不同深浅的平行纹组成,常与层理纹相偕,甚而相融在一起。

松花石在打磨时,与层理呈不同的打磨角度时会出现不同的纹理,这与切割木材时的情形相似。除了横向、纵向、斜向的纹理不同外,有的松花石打磨后还有金线、金星和石眼,愈显华贵(1:46)。制作松花石砚,不取层理平行面而取横断面。而这正是松花砚“滑不拒墨,涩不滞笔”的缘由,从审美上看,横面上所显现的刷丝纹,深绿透黄,宛若小溪流水,静动相偕,妙不可言。松花砚友将刷丝纹分为动、静、荡、漾等20多种(5:50)。关于松花石的色彩纹,刘祖林分为六大色系(9:71)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洞观古今 收藏 刘晓春

在2017年7月的第九届白山·江源松花石文化旅游节的石展上,还惊现一种被形容为“魔术花”的草花纹。这很可能是一种因铁锰矿液沿松花石层理面渗透沉淀所致,属松花石中的一种模树石。

松花石的皴皱纹有些类似于新疆泥石,十分独特。通常在层理外侧面呈纵向分布,凹凸状,松花石友将其称之为胡桃纹,并以深、浅、宽、窄、长、短相区分。

松花石的裂隙纹通常与层理方向垂直或斜交。裂隙纹是松花石在由岩体成为碎石后在搬运时碰撞所至。裂隙在尔后的风化作用下磨蚀加深、扩大、圆滑而形成深隙,洞穴。

由上所述,可以知道,每一枚松花石都是由千变万化的各种形态、绚丽敦厚的各种色彩,复合交汇的各种纹理在细腻温润石质的承载下的随机偶成,这就是松花石独具特色自然美的魅力。

二、无尽妙意的艺术美

发现并欣赏松花石由形、质、色、纹所表现的自然美之后,审美并没有止步,赏析者还会进一步在这自然美的形式框架之内注入蕴涵着赏析者的思想与情感的内容。这便是以命题、配座、赋文、组合等为表现手段的艺术美的创造了。

松花石艺术美的创造,是在对松花石形、质、色、纹的全面知觉的“象”的认识上进行的。从构成方式上看,有以三维观赏的塑象、和以二维观赏的图象;从与具体事物或物态比较上看,有具象、意象、抽象。而命题则是首要的,在命题的引导下,才有配座以立、组合以赏、赋文以美等。

(一)松花石命题的艺术之美

关于松花石这个石种的命名,据松花石友考证,是康熙皇帝偶遇这当地老百姓用于磨刀的石头,见该石温润,便让工匠琢为砚。试墨甚佳,认为“品埒端歙”,遂将此石命名为“松花石”,砚则“松花砚”(4:34~36)。

康熙生平勤奋好学,励精图治,将松花石作为石种名,缘于他在《松花石砚制说》中所说的对松花石“石坚而温,色绿而莹,纹理灿然”的感受。可以推测的是:长白山之白,白雪皑皑也,而松树不畏严寒,经冬不凋,石色可比松叶之翠绿,故以祖宗发祥地长白山之“松”比德;又因该石“纹理灿然”,故有“花”字之意蕴,于是合为“松花石”之名。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龙门石窟 收藏  姜维贵

松花石之命名,较之前的“矢石”、“磨刀石”的名称,有本质的不同,前者皆为实用之意,而“松花石”则是非实用性的审美的命名,这是松花石艺术美的在石种层面的首次表达。康熙还将这曾为“寒山磊石”的松花石的发现,比拟于对“隐伏沉沦”的人材的发掘,则更是以治国的高度来看待松花石。

对于松花石种的每一枚观赏石,松花石友都会在最佳观赏面和最佳观赏角度的审石度势中,以命题(命名)来凝练地表达自己的审美感受。而在命题的技巧上,不但要作到名符其石的贴切,更追求意境表达时的艺术独创。

著名松花石赏石家刘晓春的晓春松花石文化会馆里的一方松花石,平行的层理,厚薄相间,薄片状叠层由下向上,达七级之多。由大渐小,嵯峨参差,她命名为《仙踪云曲》,极富神游其间时飘然若仙的审美意蕴。而另两枚松花石,一为球状,一为四方立柱状,她分别命题为《天圆》和《地方》,极涵哲理。又一枚松花石,两柱并立,奇在两柱顶端有一薄片相联,命为《心桥》,将石之型寄托于人石相合的意境感悟之中。

毛瑞璟的瑞璟松花石博览中心有一松花石,在厚薄五层相间的一柱状石之左侧,又有一相似之石悬附其上,凌空而出,似作顾盼,命题为《独占鳌头》,是将该石的概貌拟物化,颇有新意。而另一松花石似一对男女相依偎,命题《永远》,既贴切,又寓石存久远之意。

(二)松花石组合的艺术之美

以两枚或两枚以上的松花石组合在一起,以表达赏析者的思想与情感,这是松花石艺术美的又一种表现形式。这时,组合的单体石的选择与搭配,是人与石之间的互动与相合。

孙辉的两枚松花石,其型均上为方顶柱状,下部渐大而成座钟状;除体径一大一小外,形态极为相似;其色,也是上为浅绿,下为深绿。创作者将二石置同一木座上相邻配置,命名为《将相和》,含蓄隽永。

毛瑞璟对松花石组合有偏爱,他的由四枚大小相近的山型松花石组合成的《春》、《夏》、《秋》、《冬》四景,就颇有选石的机缘和人为的巧合。《春》者,山体平缓,石色翠绿,乃春天草木始出之山景;《夏》者,山体起伏,绿色变浓,示夏山林木葱茂;《秋》者,暗绿之中带黄泛红,此秋山红叶渐出也;《冬》则山体覆盖厚雪,圆峦起伏,于阳光下红妆素裹。

通化方圆石艺有限公司的一对组合,由一橙色方柱状松花石和一深灰球状松花石组成,附有对此一命题的解说:“方者参之以圆,圆者参之以方,斯为妙矣。”该公司由此组合对孟子所说的“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的方圆之道,作了由感性到理性的诠释。

(三)松花石赋文的艺术之美

当命名尚不足以表达赏析者对松花石的意蕴感悟时,则可通过赋文的形式来表达。对奇石赋文以美,是我国传统赏石文化在天人合一理念下的艺术特色。

赋文可以是短文,也可以是诗、词、赋。可以是对松花石、松花砚整体的感悟,也可以是对某一石、某一砚的缘情,畅神。

1980年5月,吉林省在北京召开松花石砚鉴赏会,对松花石砚试墨后书法名家学者纷纷题诗赞扬,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赋诗曰:“色欺洮石风漪绿,神夺松花江水寒。重见云天供割踏,会看墨海状波澜。”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汉龙遗风 收藏 王连春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书法家启功步赵朴初韵赋诗曰:“鸭头春水浓于染,柏叶贞珉翠更寒。相映朱珅山色好,千秋长漾砚池澜”。冯其庸亦题诗曰:“一枝一叶自千秋,风雨纵横入小楼。会与高人期物外,五千年事上心头。”众人对松花石的再发现和松花砚的复兴表达了由衷的赞叹。

钟代江有一松花石,甚奇特,两片状的心形石联为一体,上小下大,相叠相依,命题为《心心相印》,候康乙点评:“’心心相印’呈现情侣之间两心相合的融洽,缔造了人类文化——爱的永恒与话题”,接着赋诗曰:“情窦初萌草木春,心叠交织性纯真。和谐曲谱人间美,恩爱相如海洋深。”

蒋炜有一松花石,鱼眼点睛,体态跃然,遂命题为《鱼化龙》,笔者籍此点评道:“似3D的卡通走秀,几许版块拼就。怪诞之中,石头也化成了鱼的灵柔。看,尾巴已经翘起,两眼瞪大似球,吻部闭紧,正较着劲——当一跃成虬。”然后赋诗曰:“江涛诡危龙门险,多少游魂水底怨。万年石鱼化为龙,浪花为托腾九渊。”

同一枚奇石,不同的赏析者常有不一样的感受;既或感受相似,在艺术表达上亦风格各异,这就是松花石艺术美创作中见人见智的石韵合鸣。蒋炜又一松花石,碧绿如沉潭之水,又极似壶,壶盖壶嘴俱有。蒋炜自命题为《一壶春秋》题一联曰:“风停雨至,半盏香茗论天下。寒去暑来,一壶浊酒读春秋。”甚佳。

笔者赋诗为“一壶蕴春秋,把盏饮还休。古今多少事,谈笑风月稠。落花轻似无,新芽悄若羞。但煮松江水,白山听鹿呦。”趣相近,而味不同。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花团锦簇 收藏 钟代江

松花石艺术美的表现除命题、组合、赋文外,还有配座、陈设、绘画、摄影等,而每一种艺术形式的表现无不是将自然美的发现演释为赏析者自己的主观意识——思想和情感,从而达到天人合一,人石相融的最高审美境界。

三、求真而发的科学美

松花石的科学美在于对松花石成因的探索求真而发,因是一种带有理性色彩的美。对于科学美的体验,要由逻辑思维转化为形象思维,在复归于感性的联想和想象之中,在感受着由理性之光启迪的在自然历史进程中,那些活泼生动的审美形象。

(一)松花石母岩成因的探索

松花石的形成与大多数的岩石类的观赏石一样,都有一个由岩到石的形成过程。松花石的母岩为微晶硅质灰岩。岩性致密细腻,孔隙小而少,石英微粒分布均匀,含以方解石为主、及少量粘土矿物和石英的矿物成分。产出于层位为元古宇新元古界震旦系南芬组(6:314),属同生浅海静水沉积岩。据检测,岩层中所含的微古植物和宏观藻类化石的同位素年龄为7.87亿年~8.62亿年(5:P10)。

那时的地质时期是元古宙末期,处于从8.5亿年到5.42亿年的震旦纪,在震旦纪,地球有了明确的生物证据。震旦纪的名称,既涵有这段时间在生命演化的历程中具有承前启后的意义,又表示它的命名地在中国。“震旦(Sinian)”即“中国”的意思。

松花石母岩生成的浅海相沉积环境,从辽宁省的本溪到吉林省的通化、白山、江源、安图一带,沉积过程缓慢而漫长。在浅海地区,海水搬运来的石英颗粒均匀排列,构成了松花石的骨架,藻类和菌类的微小遗骸充填到骨架中,陆原的细粒碎屑的沉淀使其更为紧密(5:P10)。随着长白山从汪洋大海里渐渐隆起,沉积物在覆盖、压制等过程中形成为松花石的母岩。

这是一个地球生命诞生不久的时代,呈现着由沧海变迁为陆地,沉积物转化为岩石的宏丽景象。

松花石友的调查表明,一般早期沉积的松花石,沉积物质排列规则,形成上等的绿色松花石。从致色元素的含量来看,通常绿色松花石含铬、铜较高,黄色的含二价铁较高,红色的含三价铁较高,紫色的含锰铁较高。松花石的平行层理和颜色是原生态的,记录着母岩形成过程的历史足迹。

(二)松花石成因的探索、

松花石的形成是松花石母岩因破碎、搬运、风化、侵蚀而成为单体状的可供观赏的石头的过程。如果说,松花石母岩的形成构成了松花石先天的岩性、层理状特色和色彩的话,那么松花石的形成过程则塑就了它后天的形态和皴皱纹、裂隙纹等特征。相对于母岩形成的地学探究,每枚松花石之所以为观赏石的地学探究更让人着迷,对于后者我们或可称之为微观地质学。

关于松花奇石的形成机制,就笔者目前所获的文献资料看,尚无如母岩形成那样有公认的较详尽的说法,但在许多方面可以给我们以启示。

多年从事松花石勘察管理的通化市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赵德筠说,松花奇石出现于地表风化层中(9:59)。这是很关键的一句话,说明单体松花石因风化而产生。从松花石叠层的凹凸参差看,这分明是由于沉积岩各岩层抗风化能力不同的差异风化所致。由此启示的是,松花石母岩破碎后,有很长一段时期这些石块处于流水冲蚀的水磨砂砺之中。作为松花石来源的孤石大多包裹有黄土,这些黄土应当是流水冲蚀后与松花石一同沉积下来的。

松花石皴皱状的核桃纹,与原生的层理纹不一样,是在风化中形成的次生纹理。据松花石友报道,通常水冲、风蚀的松花石没有核桃纹,而埋藏于土埌中的则有(5:24~25),这个现象与同为碳酸岩同样埋于土中的灵璧石、陈炉石的皴皱纹的情况颇为相似。关于灵璧石的皴皱纹,有一种地学解释是与地下水在土埌中的频繁升降有关。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紫袍玉带 收藏 马文德

松花石工艺大师刘祖林总结三十几年来所用的各地矿坑中的砚石原料时说,“那些色彩丰富,石质润泽、纹理灿然、石色纯正的上乘精品砚石往往出土于一、二米深的浅层土埌中,孕育在湿润泥土或常年浸泡在水中、河床下,尤其是一些包裹在粘土中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孤石,在土埌和雨水作用下,变幻五颜六色、千姿百态(9:58)”。

由此看来,松花石的形成除流水的冲蚀外,与土埌和水分的浸润也有很大关系。李英和李英睿主编的《松花石文化传承与发展》中写道:松花石家族中,出奇石率最高,形状最奇特,颜色和质地最好的是腐殖土较厚的阴坡的松花石,其次是阳坡石和水刷石,最后是风蚀石。

腐殖土富含腐殖质,保水力强,腐殖质是一种酸性的有机胶体,其主要成份为胡敏酸和富马酸,后者为强酸性。富马酸的钙、镁盐都溶于水,可以推测,松花石的核桃纹或与腐殖土中的富马酸对方解石(碳酸钙镁)的不均匀溶蚀作用有关。

(三)松花石的以真启美

对松花石母岩和松花石成因的探索,是一种科学求真;这是对事物合乎规律性认识的追求,以抽象的逻辑思维为其特征。而审美则要有形象生动的审美对象,以获得超越功利性的自由愉悦的美感为目的。所以,以真启美就是要通过想象,将逻辑思维转化为形象思维。

松花石的以真启美,至少可以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历史久远的沧桑感。随便一枚松花石,都经历了八亿多年的沧桑巨变,在想象中,八亿多年前静静的海湾,起伏的海潮将含有方解石、石英、绿泥石碎屑和海水中的细菌和藻类的遗体一层层覆盖,那条纹状的层理就是这沉积历史的记录。然后,沧海变成了桑田。成岩作用形成的松花石母岩出露于地表,然后在风化中破裂,在流水的冲刷下改变了形态,被黄土包裹掩埋于土埌里,在地下水和腐殖酸的雕琢中留下了皴皱的核桃纹的印记……

二是机缘巧合的惊奇感。每一枚松花石,不论具象的,意象的,还是抽象的,都是在自然历史过程中,各种自然因素的偶合,才铸就了其形、质、色、纹上独特的必然,或大气磅礴、或小巧玲珑、或状物拟形、或思所难及,在变化万千中独具风采。于是,面对这每枚松花石独具的自然美,赏析者注入自己的思想与情感,命题、配座、赋文、陈设、组合等,将人赋秒意的内容与天造松花石的自然美融为一体。

三是赏石悟道的造化感。面对着以万万年记的历尽劫难而终成正果的松花石,以百万年计的人类社会,显得何等短暂,而那以百年为长寿的个人,更是渺小得不值一提。然而,正是人类中的你我他,才让顽石有了灵性,才让世界有了秩序;赏石的审美人生,让活在当下的好石者,在天人合一、人石同构之中,获得了与石同寿的乐生……

四、难以企及的人文美

人文是指人类社会中的各种文化现象,这里主要指松花石文化在历史传承中首开先河的宫廷文化,二次发现后的民间文化,和松花石在采掘清理中的审美期待。它们共同给松花石的美以时间积淀的厚重,这是其它观赏石种难以企及的。

(一)皇家独享的宫廷文化

没有哪一种观赏石能像松花石那样,为一国之君的康熙皇帝亲自发掘成名;其石所制的砚,在康、雍、乾三朝成为皇家独享的宫廷文化的象征,其后直到清末,余幸犹存,在近三百年的清代,独具尊宠。这在中国传统赏石文化的历史中,唯此一例!

对于松花石砚,是先有其石而后有其砚。关于松花石的发现,有两说,一说是康熙十六年(1677年)内府大臣受爱新觉罗·武默纳等四人奉康熙之命寻访祖宗龙兴之地长白山时,带回了砥石山所产的用于磨刀的松花石。后偶为砚,特佳,助考生夺魁。此事为康熙所知后,遂命內府砚作将武默纳等带回的磨刀石制砚。(1:36;3:50)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云在青天水在瓶 收藏 蒋炜

又一说是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康熙第二次出关东巡,告祭龙兴之地的列祖列宗,路线为盛京(沈阳)至吉林之间。其围猎期间康熙发现砥石山出的一种磨刀石可作砚材,遂命内务府砚工雕琢。(9:5~9)

康熙对于松花石和松花砚有一番精彩的评论,载于康熙二十二年至三十六年编写的《康熙皇帝御制文集》第二集的“圣祖仁皇帝御制砚说”,“盛京之东砥石山麓,有石磊磊,质坚而温,文理灿然,握之则润液欲滴。有取作砺具者,朕见之以为良材也!命工度其小大方圆,悉准古式,制砚若干方。磨鄃糜试之,远胜端绿,即旧坑诸名产亦弗能出其右。”

由此,一个“远胜端绿”的新砚料在康熙皇帝的主持下,在皇宫内诞生了。松花石砚作为大清国宝,由皇家独享:或皇帝自用,或赐赏宠臣,或嫡传太子,成为了满清宫廷文化的一道风景。前所未有的是,康雍乾三朝皇帝都为松花砚亲题砚铭。康熙题曰:“寿古而质润,色绿而声清,起墨益笔,故其宝也”。雍正题曰“以静为用,是以永年。”乾隆主持编纂了《西清砚谱》,并写序题铭。

康熙十六年武默纳奉旨寻访长白山,康熙随即将长白山敕封为“长白山神”后就实行了山禁。到了乾隆三十九年(1775年)内务府奉旨监控松花石砚的数量,对长白山实行了进一步的封禁。到了清仁宗嘉庆朝已不再从东北进贡松花石材。(9:17~18)此后两百年间,松花石砚逐渐湮没于历史的烟尘之中。据刘祖林估计,现存世的清代松花石砚不过三百多方,其中精品仅一百二十余方。

关于松花石和松花砚的名称是缘于松树,还是缘于松花江?刘祖林在《中国松花砚》一书上作了考证。他以康熙首次赏赐下臣时所用的“绿石砚”和“松花绿石砚”的称谓,到乾隆称“松花石须千年松花”的文献记载,以及松花石矿脉、老坑所在区域的浑江(混江)与松花江远隔千里的史地资料,认为松花石之名缘于其色与长白山的松叶之色相似,其刷丝纹又与松化石的木纹相似。故松花石的名称在于对于松树的喻意,而与松花江并无关联。

那么,在康熙年间发现松花石砚材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孤生的松花奇石呢?刘祖林在《中国松花砚》中也作了明确回答。他说,早在康熙时期就有以松花石奇石制砚,称之为“奇石砚”或“天成砚”,倍受青睐。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甘瓜石函砚》和《木笔花式砚》即是。这说明,本身即具有观赏价值的松花奇石,至晚在清康熙朝代已开始受到关注。

(二)回归大众的民间文化

二百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时间定格在改革开放初期的1979年,松花石作为松花石砚的砚材被再发现,在全国文艺界引起轰动。

关于发现缘由的说法有两个:

董佩信与张淑芬编著的《大清国宝松花石砚》一书所说的是,1979年吉林省外贸公司与外商签订了一批安绿石工艺品的外销合同,由吉林省工艺美术公司生产,由于加工原料不足,遂由省地质局组成的以李崇元为首的宝石找矿分队寻求。几十天后,不仅在集安市找到了安绿石石料,而且在浑江市(现白山市)库仓沟村发现了绿色的硅质泥晶灰岩。曾在清宫的一位老太监指认为当年北京故宫内务府造办处为皇帝制作砚台的砚石,查阅《吉林通志》后确认其为松花石,随后又在通化市大安镇找到了松花石矿层。1980年初,宝石找矿分队将新发现的松花石交给长春市玉雕厂,雕制出了新生的松花石砚。

另一说法是刘祖林在所著《中国松花砚》一书中的自述,在1979年3月份,时任吉林省通化市工艺美术厂新产品研究开发小组组长刘祖林,从分管技术的张副厂长手中接过一块如鹅蛋大小的松花砚石材,这是郊区一位老农从附近山坡上拾得的。刘祖林将其试制为简易的小砚,那温润的质地,试笔时那滑不拒墨、涩不滞笔的效用,令众人欣喜不已。当晚张厂长持小砚乘火车往北京。经与故宫博物院所藏清宫松花砚比对后,确认为松花石无误。于是张厂长回厂后立即组成采矿小组,经过多日搜寻终于在浑江南岸的磨石山仙人洞处找到了古时曾开采过松花石的旧矿洞,采得了几方石料。

研发小组的刘祖林、孙秀艳、杨保华、李树荣四人立即雕刻试制,十几天后厂长带着从中精选的三方绿砚走访吉林省博物馆、国家文物局、故宫博物院、北京荣宝斋文物店的专家学者。文物专家付大卤、红学专家冯其镛、史学家清代皇室后裔启功、溥杰、浦松窗等,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感叹,这三方绿砚就是已失传二百年后又重生的大清国宝松花石砚。

关于松花砚石材再发现的两种说法,都有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笔者认为都是事实,正如吴增良编著的《长白山松花石雕制》一书所说的那样,“过去御制御用的松花石砚,被我省矿产工作者和工美从业人员发现发掘”,这个看似笼统的说法,其实表明了松花石砚的再生,在于吉林省的地学工作者和工艺美术人员所共同作出的重大贡献。

1980年5月25日,吉林省委书记于林带队的吉林省代表团携首批批量生产的松花石砚在北京举行了“松花石砚欣赏鉴定会”,国家计委、经委、轻工业部、文化部的负责人和赴朴初、启功、吴作人、李苦禅、张仃、蒋兆和、舒同、关山月、尹瘦石等150多人到座,群情激动、盛况空前。时任中央美院院长的吴作人题写的“重见卞和”及落款“三百年来只见文献、未见实物,当八十代第一春再睹天日”,道出了众人的心声。

松花石砚是因石而砚,其重回民间后声誉鹊起,又由砚而石,作为观赏的奇石——松花石也为奇石爱好者所推崇。据袁毅编著的《中国松花石之最》一书报道,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有一帮奇石爱好者在浑江河畔采集奇石。1994年刘芳之、温之泉、刘洪声、温雪松四人发现了颜色奇特的松花奇石,后又有高风刚参与,他们成为了江源地区最早的松花石的开拓者。

1999年12月,在辽宁沈阳市举办的全国奇石大赛中,松花石首获一等奖。随着松花石走进全国政协礼堂、全国人民大会堂、东博会、深圳文博会和上海世博会等,古老而年轻的松花石,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成为石界新贵和收藏界新宠。在国运兴、收藏热的大环境下,松花石由皇宫御砚之材走入千家万户,完成了由皇室独享的宫廷文化到大众共赏的民间文化的历史性转变。

(三)审美期待的独特魅力

好石者都有种种痴石的表现,为非好石者不能理解;而松花石石友的好石,又与一般的好石者有所不同,也常为非松石的好石者不能理解。这缘于在松花采集和清理过程中审美期待的特殊魅力。

前面已经提到,用于观赏的松花石通常是孤石,这与作为砚材的松花石多生成在岩层之间不同,除了有的在山上河下,大都掩埋于土层之中,外表包裹着厚厚粘土。据松花石友实际体验,往往粘土层愈厚的松花石出彩的可能性愈大。

所以,上山采集松花石时,采到的往往都是包裹着粘土,不知庐山真面目的石块团。经常出石的地方,已不知被前面的石友翻过了多少遍。山路崎岖,穿林过涧,爬坡上坎,心里怀着期望,眼睛在四处搜寻,把一块块浑成带泥的原石收入囊中,其中的艰辛与企盼非经过者难以想象。

把收获的原石带回后,就要将原石进行清理。太阳晒,或水浸,或用人工,或借助机械,在将包裹原石的粘土清除时,这枚松花石的形质色纹才逐渐显现,期待中的审美心情愈加激烈。当一枚超出预期的松花奇石美艳尽现时,上山采石时的艰辛,清理时的劳累,一齐化为了“天不负我”的莫大欣慰。

如果清理的结果未如人意,对于松花石友而言,将是下一次上山采石的理由。正因为如此身体与心理的付出,松花石友对松花石的痴情比通常的奇石爱好者自有不同,那就是审美期待中付出的越多,爱也就愈深。所以,松花石石友对于不知情者将那些松花石自然天成的叠层状的参差形态,核桃纹的皴皱肌理妄言是人为加工雕琢时,心情总是难以平静,甚而愤愤然。

关于审美期待,在清代高兆所撰写的关于寿山石的《观石录》中有诩实的描写:“每解一石,摩肩围绕,心目共注,幸得秒品,博观闺阁,交于喜妬。”那种连闺阁中的女士也参与其中的众人围观,那众人凝神注目的审美期待,以及幸得秒品后围观者又羡慕又嫉妒地传阅把玩,爱不释手的场景,显示了审美期待中特有的过程体验之美感。

松花石收藏家钟代江在他所著的《松花石随笔》中写道:“采石和清理石头是过程,……过程中全都是期待……当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方精品,能不高兴吗?”松花石石友特别痴迷于这采集与清理松花石时的过程体验,而且创造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松花石清理方法。松花石收藏家刘晓春曾给笔者寄来了几方松花石的原石和一套清理工具,并详告了过程与方法。这让我知道,这位清秀典雅的女士原来也是上山采集和浸泡刷洗清理松花石的亲力亲为者。

松花石友对松花石非同一般的痴爱之情,与这种亲身采集、清理的过程有关。而这种审美期待的体验,又丰富了观赏石审美的方式与内涵。

五、同乐共济的社会美

人,从来都是集体之中的一份子。对于松花石的爱好虽是出于个人的志趣,然而由爱石者结成的石友之间的关系,石友群体的作用,却是一种社会性的表现。从中我们看到了松花石友的主体之美,行为之美和结果之美所体现的同乐共济的社会和谐之美。

(一)松花石友的主体之美

松花石友的主体之美,主要是观念之美,表现在松花石友尊祖怀乡的审美情结,砚石同赏的审美交融和众赏同乐的审美传达。

松花石友总是自觉地将松花石文化与长白山的地域文化、满族文化、清宫廷文化等相融合。说到松花石的渊源,松花石友上溯至先秦,认为《山海经·大荒北经》所载的“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国。”不咸山就是长白山,“不咸”意为“神巫”,即长白山为“有神之山”。这是长白山见诸于古文献中的第一个名称(10:4~5)。而肃慎氏则是东北地区最早见于记载的居民之一,是满族的先世(4:25)。在汉代,尚处于原始部落时期的肃慎人将松花石作为饰石,其后又在唐代的渤海国以此向中原朝廷纳贡的贡石。直到清康熙时期作为磨石的松花石被擢升为大清国宝松花石砚的砚石,成为在全国所有名砚中独占鳌头的“唯一”。松花石友对承载着如此悠久丰厚文化传承的松花石的情有独钟,正是一种尊祖怀乡的审美情节的使然。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纹韵 收藏 王连春

松花石由石而砚,又由砚而石。作为砚石和作为奇石,成了松花石文化不可分离的两翼。我们看到,松花石友常常又是松花砚友;松花砚友也常常是松花石友。这在其他砚石或奇石中是不多见的。于是,自然天成,不假人工,人合天意的松花奇石与精心巧雕,天合人意的松花石砚在展场、藏馆、纸媒、微信等载体上同台竞秀,交相辉映。

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认为,“一个宣称某一事物为美的判断,本质地包含着这种普遍性的要求”,就是说当我认为某事物是美的时候,已经预设了人人都认为是美的前提。因此,审美必须传达;而且,因为人与人之间在共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下,有“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共通感”,审美又可以传达。

正是基于对这种审美规律的认识,松花石友总是不遗余力地将松花石的审美感受向大众传播,并且注重实物的展示,和文字解读这两个方面。

由于美感是一种形象生动的感受,我们永远不可能用概念性的文字尽述一枚松花石的形质色纹的美,实物的展示则是最直接的审美呈现。从1999年12月在辽宁省沈阳举行的全国奇石大赛中松花石崭露头角,到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上松花石与松花砚同台双秀,获得中外友人的高度赞扬;以至从2008年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天的“白山·江源松花石文化旅游节”,持续地走出去,请进来的松花石、松花砚的实物展示,松花石和松花砚的审美形象也越来越广为人知。

另一方面,直观的审美形象表达不出好石者、赏析者以石缘情畅神的审美体验与感悟,这时就必须借助于文字,借助于赋文以美了。

著名松花石赏石家钟代江在其《松花石漫笔》著作中,不仅对松花石提出了“三看三品”的鉴赏方法,而且提出了命名、写诗作赋的赋文以美在松花石文化塑造中的意义与作用。松花石文化正是在审美形象展示和内蕴文字表达的共同作用下,达到了天造奇石的自然美和人赋秒意的艺术美相融汇的最高层次。

(二)松花石石友的行为之美

松花石石友的行为之美,表现为松花石友之间的社团合力,政府与民间的互动合力,松花石事业与产业的交融合力。

以石结缘,在求得人与自然和谐的同时进一步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是中国传统赏石文化在构建社会和谐上的一大功能。在1979年松花石作为清宫御砚的砚材被再度发现后,1994年白山市江源区的奇石爱好者在寻石中也再度发现了松花奇石。1997年,以刘洪声为会长的江源县奇石文化协会宣告成立。

2000年,白山市的广大奇石爱好者进一步成立了以刘洪声为主席,温雪松为副主席兼秘书长的白山市奇石文化协会。到2010年6月,会员遍及吉林省富有松花石资源的6个市、州的吉林省长白山松花石研究会在白山市江源区宣布成立。

2006年,吉林省通化市松花砚的生产业主和爱好收藏者成立了由刘祖林任会长的通化市松花石砚协会2007年以刘晓春为会长的“通化市观赏石协会”成立。

松花石友和松花砚友的群体活动,让同宗同脉的松花石砚和松花奇石构成了松花石文化发展的两翼,振翅高飞。

正如1979年~1980年间国之瑰宝松花砚的复兴是吉林省政府部门与民间共同努力而“重见卞和”的那样,在松花石石友组织协会,致力于挖掘、发展松花石文化的同时,吉林省和地方政府因势利导、通过政策支持、资金扶持形成了政府与民间互动的合力,成效显著。

2009年由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区政府赠送给全国政协的一方巨型松花石砚《江之源》,就是由刘洪声捐赠砚材,由江源区政府委派巧匠精心雕琢而成的。该砚长2米,宽1.2米,厚0.3米,重达1.5吨。其上有长白山的天池,下有浑江之源的涓涓细流,右有莽莽林海,江源人民的热爱家乡建设祖国的情志寄托于松花砚上,在全国政协礼堂展现于世人。

2011年5月,吉林省松花石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在白山市江源区成立。白山市江源区继2008年建成中国松花石艺术馆后,在短短的几年内,江源区现已大手笔地构建了“一城、两馆、两园区和两个培训基地。即,一城:长白山奇石文化城;两馆:松花石艺术馆和江源长白山松花石博物馆;两园区:园林石主体公园和松花石产业加工园;两个培训基地:江源聚缘松花石技能培训部和吉林省林业技师学院的石产业发展平台体系,而且将石产业与旅游、休闲跨界融合发展。

作为松花石文化另一重镇的吉林省通化市与白山市相距约五十公里,其松花石文化产业的发展同样是政府与民间合力以共。通化市的关东文化产品交易市场、瑞璟松花石交易中心成为通化市松花石砚和松花石的集中展示、销售和批发的最大集散地。通化县大安镇通往湖上坑的公路两旁三户一家店五户一作坊,成为了松花奇石和松花砚的民间流通市场。

在政府与民间的通力合作打造松花石文化品牌中,吉林省工艺美术协会功不可没,该协会每年举办一次以松花砚为主题的工艺美术大展和百花奖。推广展示奖励制砚人员的工艺美术成果。特别应该提及的是通化市师范学院和白山市的培训基地开办了培养松花砚雕刻和设计人材的专业学科,为松花砚产业持续发展的百年大计夯下了牢固的基石。.

在上述政府与民间的协同努力的事例中,我们还清晰地体会到了松花石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的相互融汇、相互促进。文化事业以其非盈利的公益性、普惠性为其特征,吉林省及松花石各产区的政府有关部门的市场规划、政策扶持、即基于此;面向大众的博物馆、艺术馆、青少年教育基地以及学校专业的设置、传媒报道等等也基于此。这些松花石文化事业的发展对松花石文化产业的推动,是不言而喻的。

文化产业是按照市场规律运行的松花石产业链的集群,赢利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基础,而商业运行中松花石的形象展示、销售、广告、宣传、拍卖、收藏等也具有发掘、提升松花石文化的公益性和普惠性的文化事业的作用。

(三)松花石石友的成果之美

自1979年松花石被再度发现至今的三十八年间,在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哲学思想统摄下和当今改革开放时代的创新氛围中,松花石石友在松花石文化传承、发展、创新的诸多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首先,对松花石的地学成因、矿物组成、地理分布作出的科学研究,对松花石的应用历史作了上溯至先秦的梳理,均获得了重大的成果,充分体现了松花石友探索求真的成果之美。

第二,在对松花石自然属性和历史传承深入认知的基础上,松花石友自觉地将松花石文化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长白山地域文化、满族等少数民族文化相融汇,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上均取得了重大成就,充分体现了松花石友努力求善的成果之美。

第三,在对松花石不假人工的自然美的发现,和对松花石命题配座赋文的艺术美的创造中;在对松花砚等工艺品雕琢中,顺应料石形质色纹的自然属性的审美创造中;在对松花奇石、对松花石砚等工艺品审美欣赏的各取所需和见仁见智中,充分体现了松花石友以真启美,以善求美,各美其美的成果之美。

松花石石友真、善、美的成果,让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松花文化产业已经成了产学研相结合,产供销一体化,大小中企业相配套的规模性产业。在松花石主产区的白山市江源区更是具有支柱产业的意义。在国运兴、收藏热的时代背景下,每个从业人员的能力和才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挥。

于是有了中国文房四宝制砚大师、吉林省工艺美术大师、吉林省优秀民间艺术家、吉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松花砚雕刻技艺》保护单位“刘祖林松花石砚艺术馆”馆长和传承人刘祖林,还有因松花石砚雕刻而同为中国文房四宝制砚大师的张国江,代表吉林省人民庆祝香港回归的巨砚《松花紫荆情系根》的主雕刻师李淑英,吉林省民间艺术家张涤新,吉林省工艺美术大师张世林、房功理、王照辉等。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天门洞开 收藏 刘晓春

在松花石的地域品牌打造上,硕果磊磊,异彩纷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关于批准对松花石、松花砚实施地理产品保护的2011年第22号公告,将松花石松花砚产地范围设定为吉林省白山市、通化市、延边州的相关下属市县区,并提出了专用标志使用和质量技术要求。

2007年8月,中国特产之乡活动推荐委员会将白山市江源区命名为“中国松花石之乡”;2009年5月白山市江源区被中国观赏石协会命名为“中国观赏石之乡”;2009年10月中国文房四宝特色区域的命名授牌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通化市被授予中国松花砚之乡荣誉称号,白山市江源区被授予中国松花砚产业基地荣誉称号。

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组成的中国赏石文化的传承,从谱系特征看以书籍文献的传承最为重要。在松花石文化的传承、发展、创新中,松花石友的著述是重要的成果之美的体现。董佩信、张淑芳编撰的《大清国宝松花石砚》于2004年11月由地质出版社出版,该书从满族兴发之地的长白山的历史文化的“史”展开,论述大清国宝松花石砚的砚材的发端的“源”,再论及宫廷御用的松花砚的宠幸和改革开放后再度复兴的“砚”,勾勒出了一篇上溯先秦下至当代的历史长卷。

此后有关松花石、松花砚的著述甚多,有制砚大师刘祖林著,吉林摄影出版社2005年9月出版的《松花石砚》;董佩信编著,吉林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出版的《关东奇宝松花石》;郑光裕著,吉林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中国松花石》;2009年7月号《中国地名》的《松花奇石》专刊;袁毅编著,吉林省长白山松花石研究会2011年6月出版的《中国松花石之最》;钟代江著,吉林美术出版社2011年6月出版的《松花石漫笔》;由吉安市于2017年组织编写的《传奇松花石》;郑光裕主编,于2012年印发的《松花石与江源》;藏全业著,时代文艺出版社2012年7月出版的《松花石传奇》;吴增良编著,吉林人民出版社2014年8月出版的《长白山松花石雕刻》;刘祖林著,吉林美术出版社2014年10月出版的《中国松花石砚》;钟代江主编,2014年出版的《吉林省旅游商品集锦·松花石卷》;李英、李英睿主编,吉林大学出版社2014年2月出版的《松花石文化传承与发展》等。

除了以上不完全的统计外,还有松花石和松花砚的爱好者发表于全国各期刊报纸的上的难以尽述的图片与文字。这里,还要特别提到的是在编的、由中国观赏石协会会长寿嘉华提写书名的《长白山松花石名石大典》,这是由松花石产地的协会、石友会同全国的松花石爱好者的结集之作,我们热切地期待着她将带给我们的文化厚重和审美惊喜。

六、结语

就在笔者即将完成此稿时,“长白山之夏”第九届白山·江源松花石文化旅游节开幕式于2017年7月19日在白山市江源区举行。本届旅游节由白山市委、市政府,江源区委、区政府主办,江源区泽源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协办单位有吉林省长白山松花石研究会和吉林省松花石商会。节庆时间从7月19日至9月19日。

雷敬敷:松花石的美学意义探究

题名:一壶春秋  规格:13X9X18 石种:松花石  藏家:蒋炜

在这届节庆中,松花石文化与旅游作了无缝对接。长达2个月的安排,正是白山江源地区的生态游、民俗游、觅石游的最好季节。据悉,开幕伊始,就有的松花石摊位的石头被买家“打包”而悉数买走,新推出的松花石新品黑金刚、魔术花等更是抢人眼球。

由2008年持续至今的松花石文化节,表明了历久弥新的松花石文化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它那独具特色的自然美,无尽妙意的艺术美,求真而发的科学美,难以企及的人文美,同乐共济的社会美,不断地被彰显、被发掘、被创造,在跨界融合,跨界创新中走向新时代!

感谢蒋炜、刘晓春、王连春等松花石友的热情支持与帮助!

2017年7月30日晚

参考文献:

1.董佩信编著 关东奇宝松花石 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8年9月,长春

2.袁毅编著 中国松花石之最 吉林省长白山松花石研究会 2011年6月,长春

3.钟代江著 松花石漫笔 吉林美术出版社 2011年6月,长春

4.郑光浩 主编  松花石与江源  内部资料  2012年7月

5.李英 李英睿  主编  松花石文化传承与发展  吉林大学出版社  2014年12月,长春

6.翁润生 主编  矿物与岩石辞典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08年4月,北京

7.吴秦然,何国琦等编著 普通地质学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年1月第2版,北京

8.钟代江 吉林省旅游局商品集锦 松花石卷  2014年

9.刘祖林 著  中国松花砚  吉林美术出版社  2014年10月,长春

10.董佩信 张淑芬编著 大清国宝松花石砚 地质出版社 2014年11月

11.吴增良 编著  长白山松花石雕刻  吉林人民出版社2014年8月长春

12.《中国地名》2009年7 月松花奇石  专刊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104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