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说今】日本画家藏美石

中贸圣佳2019年春拍会“山·悦——山先生茶室”专场,第一件拍品是日本富冈铁斋《研山图》纸本墨画(画心41×27cm;卷轴51.5×116cm。成交价46000元)。富冈铁斋(1837-1924)是日本明治大正时期最为著名的文人画家之一,在日本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齐白石。这幅作品据考大约作于1914至1924年间,也就是相当于民国初年,画中是一幅水墨砚山图,浓淡墨色,淋漓酣畅,砚山上方落款为“苍雪堂研山。五色水,浮昆仑。潭在顶,出黑云。挂龙怪,烁电痕。极变化,阖道门。米襄阳诗。铁斋写。”
图片
富冈铁斋《研山图》挂轴
所谓苍雪堂研山,原来是北宋“石颠”米芾所拥有的,其图绘在明代林有麟《素园石谱》中有描绘。此幅画作,应该就是摹写《素园石谱》那一方,其造型不差半分,不过是将原来的线描改作了水墨而已。而且,米芾的诗(《研山铭》)也是完全按照《素园石谱》中“米元章题”的内容。其实,米芾的这首《研山铭》(书法真迹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共有十句,这里的最后两句之前漏了“下震霆,泽厚坤。”可见,晚明刊印图籍成风,但往往难免有所差讹。
图片
明代林有麟《素园石谱》“苍雪堂研山”
事实上,米芾《研山铭》描写的是另外一方“宝晋斋研山”,与苍雪堂研山造型完全不同,富冈铁斋毕竟来自域外,未能细辨也是可以理解。
富冈铁斋虽然没有到过中土,但是对于中华传统文化却十分着迷。甚为巧合的是,他与苏东坡同月同日生辰(富冈铁斋生于1837年十二月十九日,苏东坡生于1036年十二月十九日,两人正好相差800年),由于崇敬苏东坡而自号“东坡癖”,画有许多以东坡居士为画题的作品。富冈铁斋与当时的中国文人罗振玉、王国维等有交往,还与著名书画篆刻家吴昌硕信函往来切磋书画技艺,吴昌硕曾为他刻有“东坡同日生”等印章。
图片
1919年4月,罗振玉(中)与日本友人在京都丹山公园合影,右二为富冈铁斋

图片

吴昌硕篆刻“东坡同日生”
富冈铁斋不但精通汉字诗文,熟悉文人典故,而且收藏有相关古籍。如北京泰和嘉成2019年秋拍会“古籍善本·金石碑版”专场,推出过富冈铁斋旧藏《文房丛书》纸本(25×16cm。成交价138000元),线装1函6册,为明万历年间藏书家、刻书家胡文焕所刊印,内中包括《新刻洞天清录》、《绘事指蒙》、《茶经》、《山家清事》、《文房图赞》、《古今碑帖考》等。可见,画家极可能也是见过乃至收藏了《素园石谱》,才会有此画作。此外,日本近代美术史家大村西崖(1867-1927),在1923年开始刊印《图本丛刊》,翻刻明清版画名作11种42册,历时四年,其中就有《素园石谱》四册(取自万历四十一年云间林氏刊本)。
图片
富冈铁斋旧藏《文房丛书》

图片

《素园石谱》(日本大村西崖“图本丛刊”翻刻本)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位画家,富冈铁斋也有石癖。如西泠印社2013年春季拍卖会“山迁草堂·文房古玩”专场推出的清·富冈铁斋藏《玉来石摆件》(高19.5cm。成交价20700元),为一方根包石,石如瓜果,十分特别,配有红木底座,木盒外面有富冈铁斋题书“玉来石。铁斋外史”,别有趣味。
图片
富冈铁斋藏《玉来石摆件》
2018年11月保利澳门第三届艺术拍卖会“中国书画作品”专场,有一个“山先生别院”专题,策划人也是中贸圣佳“山·悦——山先生茶室”专场的策展人、收藏家刘山。其中有一幅富冈铁斋1905年作《奇石灵芝图》立轴水墨纸本(144×52cm),画的是灵芝和寿石,款识为:“商山紫芝,节比采薇。离骚香草,芳同兰菃。此故幽人贞士之所以寄托者也。明治三十七年花朝。铁斋外史。”这也是一幅以赏石作为主题的画作。
图片
富冈铁斋《奇石灵芝图》
日本的赏石以山水景观为主体,又称水石。据日本赏石界元老春成溪水考证,中国赏石是公元13世纪(南宋)传人日本的。其供置也是模仿宋代的水盆形式,但他们并没有流行瘦皱漏透的形式(当地几乎也不产此类山石),而是偏好并吸收了卧式砚山的形式,强调安定感和平衡感,并将之发扬光大,曾经长时间影响了欧美以及亚太地区(包括台湾地区)的赏石界。这可能与其古代流行的山岳崇拜之信仰有关。

图片

《传承石》收录的中国庐山石“李白观瀑”(约藏于1650年左右)

图片

《传承石》收录的日本古石“故屋”
如日本水石名著《传承石》(高桥贞助编,石乃美社1988年4月版),收录了日本自古至近代著名寺院、机构以及名家收藏的古石百余方,多以卧式山形石为主,书籍的装帧形式也是横版。其中,来自中土的古代赏石有12方,占7.5%。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三方(组)系富冈铁斋遗爱石,分别为日本加茂川石“观音像”、“朱芙蓉”、中国太湖石“七贤人”。其中“七贤人”源自竹林七贤典故,七方人物象形石高度都在一指之内,原装木盒上富冈铁斋署有“铁道人题”(富冈铁斋号“铁道人”)“太古石七贤人”,太古石应该不是指太湖石,石头看似更像(日本产)水冲卵石。
图片
日本加茂川石“观音像”(富冈铁斋遗爱石)

图片

中国太湖石(?)“七贤人”(富冈铁斋遗爱石)
日本是中国古代赏石海外存留最多的国家,近些年艺术品(拍卖)市场经常能够见到日本回流的中国古石。日本藏家对于古石颇为珍重,大都制以桐杉木盒予以保藏,有的题以佳名,绘以靓影,留下收藏纪录,也有的另配底座,以作纪念。不过,他们对于中国的石种认知不深,最熟悉的可能就是太湖石和灵璧石,经常将英石误认为灵璧石。
图片
“清•墨白双色赏石”
如香港佳士得2015年秋季拍卖会“出云叠嶂——文人案头赏石”专场,推出了一位日本资深藏家的23件“文人石”以及相关藏品,其中有一方“清·墨白双色赏石”(长30cm。石种不详,疑为宣石),底座可能为日本所制,图录说明称此赏石在日本藏家手中以横放姿态摆设,但以前在中国文房里非常有可能被竖立摆放,正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之妙趣。另外一方“清·英石赏石”(高64cm),原日本木盒题铭为:“灵璧石。明治庚戌(1910年)秋,古越老民印仙东稚梁清赏。”
图片
“清•英石赏石”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欧美藏家开始对“文人石”引发关注,所以,日本收藏的中国古石被广泛发掘出来。其中,旅居京都四十年的美国著名东方艺术收藏家大卫·基德(David  Kidd,1926-1996),算是较早涉足“文人石”的藏家,美国著名“文人石”收藏家伊恩·威尔逊就是直接受到他的影响。如北京保利拍卖2020秋季拍卖会“小孤山馆藏书画暨文房名品专场”,共推出17方古代赏石,其中成交价最高的“明·英石‘黛露’”(高30.5cm。成交价862500元),原来就是京都大卫·基德之旧藏,后归伊恩和苏珊·威尔逊夫妇收藏。
图片
“明•英石‘黛露’”
日本的赏石也有多样性,但是其主流就是水石。按照日本当代著名藏石家、盆景家须藤雨伯在《日本的景道·片山流》指出的:“水石的乐趣,用一个词说就是‘想象山水之情景’。”“水石还是在本质上被静观于与山水画或假山同等目的的东西,就山水的表现化是山水画,立体化是假山,在盆里收纳的是盆石(水石)也,水石被称为立体的山水画或无声的山水诗。”这与中土砚山的创制本意不谋而合。
图片
日本古谷石“小蓬莱”山子连画册
如“出云叠嶂——文人案头赏石”专场有一方日本古谷石“小蓬莱”山子连画册(宽14.5cm。成交价30万港元),古谷石为日本水石之代表性石种,此石也是水石中的经典造型,为群山形景观,自然稳底,山峰高低错落,左侧一道白色石英筋脉如同瀑布白练,引人入胜。此石为江户时代晚期(1852年左右)日本知名商人、画家所递藏,原名“龙门”,后更名“小蓬莱”,所谓蓬莱,也就是指传说中的东海仙山。附有《蓬莱集册》,由十五位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活跃于日本近江及京都地带的文人题字作画。这方水石,无论配座、题名还是书画写照,都是效仿中国古代文人的做派,也就是诗书画石合一,从中也显示出日本水石与中国“文人石”之渊源关系。

图片

日本水石的景道布局
日本水石,十分讲究周遭环境之布置。如水石中的景道,便是通过盆景和水石的摆设,把对美之研究和情操之提高作为一种修业。水石一般在客厅中的壁龛内(日本称之为“床の間”)作陈设,正面壁挂有书画,水石和盆景或古玩工艺品各自陈设,遥相呼应,体现出仪式感,营造出一种寂静、空灵和内省反观的审美气氛。上述富冈铁斋《研山图》挂轴,可能当初就是置放于壁龛墙上,与水石等一起供奉的。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509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