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观赏石种
  3. 黄河石

郑忠:黄河石给了我人生的正能量

我与黄河石有着特殊的情缘。在我人生路上它给了我特别的正能量。

那是1994年的1月,我时任21集团军步兵第63师副政委,有一天被上级免职了。回到兰州家里,说实话我一时还有点不适应,心想自己才46岁,离退休还有10年时间,身体健壮,精力充沛,待在家里干什么呢?所以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时,老伴对我说:“免了也好,无官一身轻,成了自由人。你不是喜欢石头吗,到黄河边拣石头去!”

对呀,谢谢老天爷恩赐给我这一难得的机遇。那时候,兰州从西固大滩到城关雁儿湾,有数十台挖掘机从黄河里挖沙子,每天有成百上千的石友们在拣黄河石,从1994年2月至1995年8月,我与黄河打起了交道,同黄河石交上了朋友,有500多天是在黄河边度过的。

1994年3月的一天,早饭后我到黄河边拣石头。走到滩尖子时,一幅奇特的情景映入我的眼帘。一台挖掘机把从黄河里挖出的沙石倒在岸边,十几个人便奋不顾身地向沙石堆冲了上去。看了一会儿,我才明白,他们是在拣黄河石。

我走近沙石堆,发现沙石中有沙、有石,经过筛沙床筛过后,沙子就出售了。石头有大有小,小的似核桃,大的如西瓜。石友们一手拿着一个铁钩子,一手拿着一个塑料瓶,谁的铁钩子先碰到那方石头,那方石头就归谁所有了。塑料瓶中装的是水,瓶盖被打了个小窟窿,用手一捏,水就喷射出来,把石面上的泥土冲得干干净净。

我看了看石友们拣的黄河石。一些石头的石面上呈现出五彩缤纷的图像:人物、动物、山水等大千世界鲜活的景象应有尽有,真让人不可思议。

郑忠:黄河石给了我人生的正能量

黄河母亲(郑忠收藏)

这时,一位石友拣到一方“东海日出”。他双手捧着石头,高兴地喊道:“快来看,我拣到宝贝了!”大家争相观赏,你一言,我一语,齐声称赞。我从一位石友手中接过这方石头,只见石面下方呈现出茫茫大海,远方有个小岛若隐若现,石面的上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两只海鸥在空中飞翔,这不就是一幅天然的山水画吗?黄河石这么神奇,这么美丽,这么让人动心。就这样,我爱上了黄河石,成为黄河边拣石这支特殊队伍中的普通一员。

从此,我吃过早饭后身着迷彩服,骑着自行车,唱着歌,带着干粮、铁钩、塑料瓶、蛇皮袋等装备,不论是酷暑,还是寒冬,不论是晴天,还是雨天,日复一日,月复一月,500多天,早出晚归,天天到黄河边转悠“拣宝贝”,就连自行车都骑坏了两辆,轮胎不知补了多少次。午餐是在黄河边吃的,两个饼,一根火腿肠,一杯开水,两个苹果,别有风味。从西固区的大滩,到城关区的雁儿湾,50多里长的黄河岸边,都留下了我的脚印,洒下了我的汗水,也使我饱尝了无数的酸甜苦辣。

拣石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挖掘机从黄河里挖出的石头和沙子,倒在岸边成堆有的高三四米,有的高一二十米。石头倒下来后石友们争先恐后往石堆上爬。为了找到一块好石头,我每天不知要在石堆上上下多少回。有时候爬到石堆中央,沙石很滑,脚踩到上面站不稳,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溜下来,经常是脚脖子都被划破了。每次拣石回来,总是口干舌燥,腰酸腿疼,上楼梯都很困难,往沙发上一躺,再也不想动弹,比当新兵训练踢正步时还要累。但为了得到家人的支持,还总要显露出一种收获的喜悦。

拣黄河石有不小的风险。挖掘机刚把沙石倒下,有时还没倒完,石友们发现有的石头上有画面,就忘乎所以,拼命去抢,很容易被砸伤。有时河岸还会出现塌方,险情时常出现。一次,我发现河边有一块画面石,石面很干净,画面很清晰,有山有树,像是一幅风景画,我就想拣回来。由于刚下大雨,水浪把石头下方的河岸给掏空了。我犹豫了一会儿,没敢去拣。可越看石头越好,还是忍不住了,冒险向那块石头走了过去。当我的手刚触到石头时,觉得脚下有点动,就立刻跑了回来。就在我离开的一瞬间,石头同一大块泥沙土一起掉进了滚滚的黄河激流中。我吓呆了,头发根都冒出了冷汗。

在拣黄河石时,我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那是初夏的一天中午,我在黄河边的一棵大树下休息,想到自己被免职的事情难免有些伤感,无意中发现穿城而过的黄河在雁滩拐了一个大弯,滔滔向东流去。我想人们都说九曲黄河,实际上黄河不知转了多少个弯,最终流入大海。人生的路就像黄河一样,不会永远是笔直的。想着想着,心中的积郁也慢慢地解开了。再看看黄河边那无数的石头,有的大,有的小,有的质地好,有的质地差,有的有图案,有的无图案,有的有造型,有的无造型。这些石头中,精美的画面石、造型石,如被人发现,为人利用,就会形成石文化,人们可以观赏,赏石养心,陶冶情操,增进健康,延年益寿,和谐社会,还可以进行交易,以石致富,实现自身的价值,品位越高,价值越大。有些无造型的石头,人们可用于建筑,填楼基、筑路基。也有相当多的石头无大用处,无人问津。但它们似乎都很平静,也很自在,都很满足,无声无息,默默无闻。

我琢磨着,在一定意义上讲,人不也就是石头吗?大千世界,人们的出身不同,天赋不同,机遇不同,分工不同,职务不同,生活不同,对社会的贡献也不相同,千差万别。人应该向石头学,做与世无争的石头,不论做什么事,不论做得怎么样,是顺利还是曲折,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应不计名利,不图地位,时时知足,事事知足,有一种满足的心理,平衡的心态。我出生在陇南山区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祖祖辈辈是庄稼汉。我是家里第一个上学,第一个做官的。入伍后,爱军习武,忠实积极,靠自己的努力,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军队一名副师职干部,够幸运了。想到这里,我的心胸豁然开朗,浑身增添了力量,进取的火焰在心中点燃起来。

这样,我拣石的劲头更大了,获得精品的欲望更强了,往黄河边跑得更勤了。拣石绝非是一件易事。黄河石数以万计,可要拣到一方精品石很不容易,可能性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我在黄河边连续拣了500多天石头,有时一天拣一方,运气好时可以拣几方,有时几天也拣不到一方。可我觉得,有志者事竟成,只要心诚,好运迟早会降临。也许我的行为感动了黄河,感动了黄河石。1995年8月的一天,天已下雪,滴水成冰,我在高滩拣石,到下午6点多钟,天快黑了,仍颗粒无收可我还是不甘心,望着40多米高的沙石堆,鼓足勇气,抱着最后的希望往上爬。果然,当我爬到30多米时,发现一方石头被沙石埋着,露出的一个角似乎有图像。我用手扒开,拿水冲刷了一下,石面上有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昂首挺胸,奔驰向前,“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极像中国的旅游标志、甘肃武威出土的铜奔马——“马踏慝燕”。我兴奋极了,疲劳困苦一扫而光,心里如蜜一样甜。

郑忠:黄河石给了我人生的正能量

马踏飞燕(郑忠收藏)

说来也巧,就白我拣到‘’马踏毯燕"的第三天,兰州军区政治部首长找我谈话。首长问我:“你曾任兰州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1994年被免职了,你有什么想法?”我回答说:“听从组织决定。”首长又问:“你免职后在做什么?”我回答说:’‘拣黄河石。”首长惊喜地问:“拣黄河石,拣到宝贝了吗?”我说:“拣了一匹马——马踏飞燕。”首长风趣地说:“那好.石来运转,马到成功!”首长接着说:“你被免职,已是过去的事了,不要再想了。现在,组织上决定重新起用你。你现在到张掖军分区任副政委。”

这次谈话使我的心情异常激动,久久不能平静。1998年,在我任副师职快10年的时候,组织上提升我为庆阳军分区政委。我感谢组织对我的公正、信任和任用,也感谢黄河石在我人生道路上给了我特殊的正能量。

2003年,我退休了。我想,作为一名老军人,应退伍不褪色,退休志不休,老有所爱,老有所为,为社会做点事,为后人做点事,为黄河石做点事。我全身心投入赏石文化事业,先后取得了观赏石一级鉴评师、高级价格评估师证书,参与了《观赏石鉴评》国家标准的起草工作;参与并组建了甘肃省观赏石协会,历任常务副会长、执行会长、会长等职;我总结了黄河石的特性,提出了“黄河赏石流派”的特征,拟定了《黄河石鉴评标准》;提出协调黄河流域九省(区)石协“同饮黄河水,共赏黄河石”,开展“黄河大合唱”,共同打造黄河石品牌;协调举办了2013中国·兰州黄河流域九省(区)美丽中国黄河石精品展,2016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兰州赏石文化精品展,为甘肃和我国的观赏石文化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石海无涯,赏石无境,赏石文化永远在路上。我要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黄河石,永远陪伴着我!

郑忠:黄河石给了我人生的正能量

作者郑忠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石头圈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938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