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静聆石语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一》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天哪,中国的版图上,竟然有个乌拉特。

当然,这是我去年的感慨。

去年的10月份,我为了石头,去了乌拉特中旗,不曾想,今年我又为了石头,来到了与中旗毗邻的乌拉特后旗。

旗,起初很纳闷的一个字,后来豁然开朗,相当于咱们其它地区的一个县级行政机构。

来了乌拉特后旗,才知道,天哪,乌拉特后旗竟然在阴山脚下。

小学的课堂上,谁不曾摇头晃脑地背过汉乐府民歌呢:

刺勒川

阴山下

天似穹庐

笼盖四野

……

查了地图,才知道,阴山东西走向1200多公里。可以形象地说,北京在阴山的东头,乌拉特在阴山的西头。

而我最钟爱的贺兰山,那个阿拉善的贺兰山,那个岳飞满江红里的贺兰山,竟然南北走向,横亘在阴山山脉以南。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贺兰山,不仅是由银川进入阿拉善的地理标志,也不仅是数次淘石之路上必经之山的亲切。

距离阿拉善东南30公里的贺兰山主峰一一一巴音笋布尔的山脚下,有座南寺,里面供奉着仓央嘉措的灵塔。山寺桃花曾经为此登临过主峰海拔3500多米的敖包。

邵伟曾说,“山.寺.桃.花”四个字,其意其境,简直可以媲美仓央嘉措。

嘘……人是世界上唯一喜欢虚饰的生物,而语言的多重暗示又令人具有特别惊人的变现能力。

《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对于习惯了阿拉善淘宝的我来说,其圣地般的位置,早已经深入人心,不可撼动,所以一开始对距离阿拉善还要往北的乌拉特之行委实有点摇摆。

T哥开导说,你不知道吧,乌拉特也是戈壁石真正的主产地之一,石种丰富,资源庞大,再加上地域与文化造就的差异,兴许能在工作之余淘到人家视之鸡肋而我们又特别向往的石头呢。

T哥还“鼓舌”,说,你知道么,尤其是当地玛瑙湖所产的戈壁蜡石,油脂感令人发指,色彩绚丽迷人,独特的地理环境的赋予,很容易出你喜欢的景观石哩。

T哥的这番话,令我跃跃欲试,最终瓦解了我内心的举棋不定。

众所周知,在追求可观可赏可游可玩的景观石之路上,风凌的景观,英石灵璧太湖的景观,还有水石的景观,早已经炙手可热,倘若日后能拥有一颗玉化纯粹的戈壁蜡石的景观的话,岂不美哉。

《三》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来到了乌拉特后旗,欣赏了多个石馆,以及展会上的精品展,又遇到了来自各地的一线石友后,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的孤陋寡闻。

全境人口只有近7万的乌拉特后旗,早在2007年就在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观赏石协会。继而创建了石博城,有100多家商户进驻。2014年又被命名为“中国戈壁石之乡”。

乌拉特后旗的石农、石友们,不仅本地相互之间的交易甚密,与附近临河、银川、乌海、中后旗、阿拉善等的互动也经年频繁。

在广漠的北方,两地相距几百公里,俨然就是邻居。大伙们呼朋引伴,都将展会当成自己家门口的一场盛宴,从这热情上就可以一窥究竟。

随着每年一届连续六届的观赏石文化旅游博览会的成功推介,更是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石商石友玩家藏家前来相互交流。

乌拉特后旗的石友们,尤其是活跃在石界的大多数精英,他们无论在石种的推广上,还是具体到展馆的设计、底座的演绎、空间的展示上,理论与实践方面都不亚于其他各地,可谓在当地以及周边地区已经形成了核心的引领力量。

还有一件令我始料不及的是,石界大名鼎鼎的公认价值1个多亿的“小鸡出壳”,原来竟然出在乌拉特境内,阴山以北的玛瑙湖。

《四》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为了一解我们对于玛瑙湖的向往,当地的石松林大哥带队组织了一个车队,七辆车,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河南安徽浙江等近30位石友,在本地石友的驾车下,开拔玛瑙湖。

据说,玛瑙湖还未被发现之前,方圆几十公里的上空,人们在飞机上往下看时,底下一片波光潋滟,五光十色,谁都以为是湖泊,然谁都不曾想是遍地的玛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又据说,最初,玛瑙湖石头资源丰富又价廉,跟牧民用酒换就可以轻易获得。当时用卡车整车整车往外运的时候,人们的心思都集中在担心运费太贵呢。

石大哥介绍说,近些年来,价格一直扶摇直上的沙漠漆,想当初,在戈壁滩上,大大小小,遍地都是。那时候,牧民还头疼石头,实在太多了,放羊时怪心疼羊群该怎么走哇。

同行的一位本地石友,不知是调侃,还是确有其事,说,曾经某地的一帮石友来,一听说来玛瑙湖,其中一位女石友事先还准备了泳衣泳裤。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玛瑙湖以前的确是湖。

据考,一亿多年前,火山爆发,喷发出来的玄武岩里瞬间包裹了许多气体和空洞。冷却后,气体逃逸,岩石里就留下了许多洞洞,二氧化硅的火山溶液又填满了洞洞。经岁月演变后,变成了玛瑙。

在大自然里遭遇风化剥蚀后,岩石里面的玛瑙渐次脱落,散落在荒漠,被狂风暴雨带往湖底。

后来,气候恶劣,连年干旱,湖底露出水面,玛瑙也随之曝光于世,形成了后来人们见到的壮观奇迹。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我们一路风尘仆仆,好不容易来到玛瑙湖湖心。纵目远眺,盛年不再来,昔日的奇观早已经经年不再,哪怕残羹冷炙都无所遗留。

在戈壁滩上行走,深一脚,浅一脚,烈日炙烤,时不时地飞沙走石,很快体力消耗殆尽,水分流失加速。

不一会儿,当初下车时大呼小叫的新奇和兴奋,马上就被随之而来的心理上的自我渺小和身体上的疲乏无力所代替。

回来的路上,望着这片干旱贫瘠的沙漠,我们再没有去的路上的欢呼雀跃。

不体验不知道,一体验洗心革命。岂止石头生成的环境恶劣,捡石头的石农们何尝不是艰苦险难。

回望玛瑙湖,几乎每个石友都读懂了彼此眼神里的惆怅和担忧,以及从今往后真正善待和珍惜每一处绿植每一地水源每一颗石头的紧迫。

《五》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戈壁石,缘何有这样的魅力,令无数有识之士竞折腰。

同行的一位老师给出了他的理解。

你为甚那么欢喜石头?

答曰:因为我就是一枚石头。

又问:那你欢喜什么样的石头?

答:欢喜我身上缺乏的那些特质的石头。

再问:哪种石头有你缺乏的特质?

答曰:只戈壁石。

戈壁石,它赤裸地把自己面对世界,自地狱之火熔炼后,放浪形骸,电光火石之间,倏然寂寞。

任凭狂风挟持,噼里啪啦;也随暴雨滂沱,劈头盖脸。一时烈日暴晒,一时冰雪尘封。百千万年,棱角尽磨,火气尽消。

小小的石头,恰如我们的人生,历尽劫难,孤独前行,肌肤皲裂,意志摧折。前方的路没有陪伴,只有坚持。成功了是经历,失败了也是经历。

繁华也好,落寞也好,圆润但是坚硬,多彩但是奢华。石上内敛的精光,就像我们突破艰难险阻后从容的微笑,沉默中心性平和,只是那些峥嵘的岁月早已湮灭,无人见得了。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山寺桃花】我来添尔一峰青——乌拉特之行

真正的情怀,是一个人精神上的图腾。

显然,老师对石头的出离早已经上升到人格化的赏石观了。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汇石融通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909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