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今年是清代意大利籍宫廷画家郎世宁诞生330周年。郎世宁在清廷从事宫廷绘画50多年,历事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可以说见证了清三代的繁华。他将欧洲的焦点透视画法介绍到中土,并为清代皇帝画了多幅表现当时重大事件的历史画,以及众多的人物肖像、走兽、花鸟画作品。据收录清宫藏画的《石渠宝笈》(初编、二编、三编)记载,共有郎世宁作品56件,其中尚未包括画上未署名的作品。目前,海内外公私藏家收藏的郎世宁画作,比较确切可考的大概不过百余幅。其中,据笔者过眼,至少有两幅作品有画石内容,十分罕见,以图证史,反映了清宫赏石收藏的状况,弥足珍贵。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郎世宁《苹野鸣秋》

一幅是收藏于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的纸本设色长卷《哈萨克贡马图》(纵45.5公分,横269公分)。这幅画据说是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城时,法国军队司令少将弗雷从宫中搜罗的,还包括王翚及其弟子杨晋等合绘《康熙南巡图》(第2、4卷)、郎世宁和金昆、丁观鹏等合绘《木兰图》(4卷)等重要文物。事后,他及家人除向法国政府捐赠部分掠夺品之外,还陆续将一些物品拍卖出售。这幅画作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上有乾隆御题“西极云驰”以及若干方鉴藏印。值得一提的是,《石渠宝笈》著录有郎世宁《画哈萨克贡马图》,尺寸相似,原藏宁寿宫,应该就是这一幅,但标注年代是乾隆丙午(五十一年,1786年)。(聂崇正《郎世宁的绘画艺术》)其时郎世宁已经去世二十年了,或许这是指乾隆的题书(后题)之时。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郎世宁《哈萨克贡马图》之一

此画描绘的是西部民族哈萨克使臣前来承德避暑山庄朝觐乾隆并献良马的故事。整幅画卷线条和着色是国画手法,透视与光感则是油画技巧。画面分为三个场面,从左向右依次展开:左面是两位哈萨克使臣头戴毡帽,各牵一匹良马(历史上所谓“大宛天马”),一杂花,一枣红;中间是一位哈萨克使臣作五体投地状,向乾隆致意,手牵着一匹白马,两位清廷老臣站在一旁;右面是平台上,有五位大臣环顾皇帝左右,乾隆端坐于交椅上,身穿黄袍,面容镇静。整个画卷中,十一个人物妆容各异,神态毕现;三匹良马更是画家最擅长的题材,骨骼健硕,毛色鲜亮,刻画精细。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郎世宁《哈萨克贡马图》之二

值得一提的是,乾隆身后有一架云石大座屏,约一人多高,上面分明镶有一块巨幅大理石屏,烟云尽态,画面带有水墨山水画的意境。大座屏可能为黄花梨材质,造型类似晚明的样式,绦环板处有透雕纹饰,下部则作镂空雕成如意头纹饰,增加了座屏的空灵感,这种样式在传世清代座屏中不多见。这方大座屏置于乾隆宝座之后,也是体现皇帝的威严,所谓“天子当屏而立”(《史记》)。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郎世宁《哈萨克贡马图》之三

乾隆当年召见哈萨克使臣史书有载,但并没有场景的描绘,这幅《哈萨克贡马图》是一幅还原了当时场景的历史画,也是以图证史的最好例证。由此可以看出,当时清宫(避暑山庄)确实收藏有大理石屏,而且是大尺寸的。其实,乾隆当初写过一首大理石屏的诗,那就是乾隆十二年(1747年)《御制瀛台大理石屏歌》:“直方大幅出岩峦,制为屏风陈座端。不忘本来具神解,林岭犹肖点苍山。……白质青文润以腴,高低溪壑天然图。倪黄董巨称妙手,疎皴澹染终不无。廉而弗刿柔岂屈,巍然犹是前朝物。”云云,诗中提到的这幅大理石屏,在京城瀛台的乾隆宝座一端,为前朝(明代?)旧物,白质青纹,有宋元名家倪云林、黄公望、董源、巨然的山水画意。《哈萨克贡马图》图中的大理石座屏,与此诗可以比照,反映了清宫确实有若干方大理石屏。

更早一些,清人佚名绢本设色《雍正十二美人图》(胤禛美人图),描绘了雍正帝尚未登基前的十二位嫔妃形象,画作具有郎世宁西洋画焦点透视法的风格,其中有两幅景物中也有大理石画形象,一幅“捻珠观猫”,桌面镶嵌有大理石画;一幅“倚榻观鹊”,床榻三围镶嵌有大理石画。另外,年前笔者去承德避暑山庄游览,在慈禧居住过的寝宫“西所”中发现有一方大理石小插屏。……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清人佚名《雍正十二美人图》之“捻珠观猫”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清人佚名《雍正十二美人图》之“倚榻观鹊”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承德避暑山庄慈禧寝宫“西所”内景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现藏故宫),是一幅清代宫廷画史上大家耳熟能详的画作。此画描绘的是一幅皇宫内生活的场景图,在梅竹湖石映衬的岁寒之时,园中两位身着汉装的男子正在以梅枝相递送,一说为年长者为雍正,年轻者为乾隆;一说两者是乾隆的年老和年轻时的两个分身。画上有乾隆御题诗一首以及若干方鉴藏印:“写真世宁擅,缋我少年时。入室皤然者,不知此是谁?壬寅暮春御题。”“壬寅”为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乾隆皇帝时年72岁,郎世宁也早已过世,当是乾隆后题的。只是,这幅画大家一直关注的是画中人,却没有人去留意过画中物,园中石桌上究竟是一些什么东西——因为画面太小,无法细辨。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湖石局部(故宫藏)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局部(故宫藏)

说来也巧。2015年8月,“盛清的世界——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其中荟萃了民间收藏的清宫艺术品260余件(套)。郎世宁《平安春信图》也赫然在列,而且是展馆第一幅画的重要位置,不过这不是故宫的那幅(绢本石青色底),而是私人收藏的另一幅设色纸本,两者尺幅、构图一致,只是设色不同,背景稍有不同(包括湖石画法),而且后者没有御题诗(但也有乾隆鉴藏印款)。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盛清的世界——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现场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私人藏)

据考,两者均为郎世宁所作,这种“双胞胎”现象在郎世宁画作中也是屡见不鲜。问题是,故宫的那幅一般人无缘近距离欣赏,这幅民间收藏的可以零距离观察,果然,笔者有了重大发现——石桌右前方有一盆注水以供的五色斑斓雨花石。这应该是雨花石首次出现在画作上(明代万历年间林有麟的《素园石谱》已有雨花石——绮石图绘),也是清宫收藏有雨花石的物证。石桌上另外还有一根(竹木)如意、一件青铜彝器、一册古籍、一串朝珠等。其实,这些就是所谓的岁朝清供。这也是岁朝清供图中首次出现的雨花石供。

俞莹:郎世宁为石写真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局部(私人藏)

乾隆帝当初曾经六下江南,在南京时三次到访雨花台并题诗,所以这位好石皇帝对雨花石应该是比较熟悉的。这幅郎世宁《平安春信图》,则证实了宫中收藏有雨花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670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