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近日,北京各家媒体的一则《圆明园狮子林流散文物“回家”》的新闻报道刷屏了媒体和朋友圈。报道称,一块流散在北京市西城区前孙公园胡同31号居民院中的圆明园狮子林太湖石,正式启程回归圆明园遗址公园,这也是圆明园回归文物中首块有诗句的太湖石。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圆明园遗址公园官宣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新华网报道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央广网报道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澎湃报道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新京报报道
这方太湖石长1.3米,宽0.9米,高1.1米,坐落在一块长方形石须弥座之上。石块表面凹凸不平,上面刻有乾隆为圆明园狮子林十六景之一的“假山”题写的诗《假山》和《右假山》两首。这件太湖石及石须弥座经北京市文物局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确认为圆明园狮子林流散文物,具有很高的历史和文物价值,回归后将安放在天心水面回归文物展区。云云。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圆明园狮子林太湖石
圆明园遗石发现并物归原地,当然可庆可贺。不过,看了相关报道和图照,却感觉存疑,试分而析之。
首先,石与座不相配。这方石头看似完好,有些体量,横卧于石座上却显得石座太小,两者极不和谐,毫无皇家气派。从现存京城的各处御苑赏石来看,像这样的石头与底座相配之乖张几乎没有。或者可能是,底座不是原配。从其形制来看,与御苑赏石中的乾隆年间石制须弥座雕饰和风格也有距离,更像是晚清以后的形制。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故宫宁寿宫清代中期变体须弥座灵璧石(丁文父《御苑赏石》)
其次,石头的品位不高。这方太湖石看似属于产自北方(但不像是北京西山的北太湖石),色泽青黑,虽然透漏有加,但是造型一般,作为孤赏石与同类御苑赏石相比档次不高,更像是堆垒假山的置石。圆明园狮子林中,应该是以石假山为主,是否有单置的赏石不详。
最重要的是,石头上面的两首乾隆御题诗刻铭,分别刻于石头的左方和右上方,虽然岁月漫漶,但还是隐约可见,其书法散漫,字体拙劣,看不出御题的气息,与乾隆的书法相去甚远。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圆明园狮子林太湖石题刻一
一首出自《御制诗四集》卷六十一,为乾隆己亥年(四十四年,1779年)所作《再题狮子林十六咏》之《假山》:“吴下假山曰倪砌,此间真石仿倪堆。假真真假诚何定,炙毂笑他难辩哉。”(石上落款“己亥仲夏御题”)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圆明园狮子林太湖石题刻二
另一首出自《御制诗五集》卷二十,为乾隆丙午年(五十一年,1786年)所作《题狮子林十六景》之《假山》:“燕石几曾让湖石,叠成岩壁亦孱顔。迂翁应是契真者,何事居然叠假山。”(石上落款“丙午新正御题”)其中,“燕石几曾让湖石”附注:“西山玲珑石不让太湖石,此假山即就近取彼为之。乃《日下旧闻》载,明宣宗《广寒殿记》称金破开封,辇艮岳石至燕京,即今之白塔山为花石纲之遗。语涉傅防,不足信也。”提及了圆明园狮子林的假山石,是取自北京西山的北太湖石。
乾隆这两首咏赞圆明园狮子林假山的诗作,前后时间相差七年,合刻于一石,很难解释,除非是在后来某年一并刻铭,当然,这一定是方乾隆非常喜爱的赏石(孤赏石)。但从实物来看,似乎无法得出此结论。
乾隆虽然喜欢赋诗留题,但在御苑赏石之中,除非是有命题的赏石,如“青芝岫”(现存颐和园)、“青莲朵”(现存中国园林博物馆)、“云起”“岳云”(现存北海公园)、“青云片”“搴芝”“绘月”(现存中山公园)等命名过的名石,有御题刻铭,但也仅仅是大字题刻而已,一般极少会将题诗刻于赏石之上。过眼之中,将御题诗刻于赏石之上的,只有故宫御花园的木化石、北海公园的“云起”、中山公园的“青云片”和中国园林博物馆的“青莲朵”,以及前些年在圆明园遗址出土的道光“烟岚”诗刻石等几方赏石。因为赏石大多石面不平,偶尔选一处平坦处刻几个大字尚可,但要刻几十个小字,需要大面积的平坦处,往往需要将石表铲平,否则会破坏书法的结体和排列的美感,有碍御题的尊严。这几乎成为御苑赏石题刻的一种特点。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北京北海公园北太湖石“云起”石,留有乾隆题刻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北海公园“岳云石”上乾隆题刻“岳云”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故宫御花园木化石乾隆御题诗刻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圆明园遗址“烟岚”诗刻石局部
如北京中山公园的北太湖石“青云片”,最初为明代天启年间“石痴”米万钟发现于京西大房山中,与“青芝岫”同滞于良乡,后由乾隆发现后下令置于圆明园“别有洞天”景区“时赏斋”前,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御题“青云片”三字刊于石前,并先后赋诗八首,刻于石背,御制诗刻铭分别在石表作了铲平处理,这应该也是御苑赏石中题刻最多的一方。如今,因为风雨漫漶以及人为破坏,乾隆刻诗已经十不辨二了。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青云片”背部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青云片”背部留有乾隆题诗刻铭
反观这方圆明园狮子林太湖石,两处题刻处的石表均未作铲平处理,表面凹凸不平使得书法题刻的表现力和美感大打折扣,绝对不是御苑赏石应有的画风,极可能是好事者后刻的。
据报道,前孙公园胡同31号老住户张奶奶介绍说,自己1957年搬进院时这块石头就已经在了。如此看来,这方赏石可能在民国时期就已存在,也可能是从什么废园(包括圆明园)中搬过去的,但题刻可能在清末到民国这段时期,因为新中国成立后到五十年代后期,题刻作伪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当初,圆明园被英法联军纵火焚毁后,劫余幸存的建筑构件和树石碑刻等,陆陆续续被抢掠盗卖,进入公私人家,主要集中在清末民初这段时间,一直延续到抗战时期。1914年,在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的主持筹划下,将社稷坛收归国有,改建成北京第一座公园中央公园(1928年改名中山公园),其中就采集了不少圆明园遗址石料,包括4方镌有乾隆题字的置石“青莲朵”“青云片”“搴芝”“绘月”,供市民观赏。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北京中山公园太湖石峰“搴芝”
【谈古说今】圆明园遗石存疑
圆明园遗石“青莲朵”,原在中山公园,今藏北京中国园林博物馆
由此来看,上述新发现的所谓圆明园狮子林太湖石,其身世存疑,所谓乾隆御制诗题刻不合规制,有媒体新闻标题称“两首乾隆御题诗成关键线索”,我以为恰好难以据此轻易判定。这方石头的真实出处,还有待更多的人证和物证。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428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