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玩石技法

闲章不闲刮目看

荣宝斋(上海)“丁酉年冬季艺术品拍卖会”昨今两日在沪预展,并将于1月21日正式开槌。此次拍卖共设两个专场,分别为《相见难·别亦难——中国篆刻五百年集珍》专场、《奋进——中国古今书画集成》专场。《相见难·别亦难——中国篆刻五百年名家闲文印集珍》专场是该公司首推的闲章专场拍卖,二百余方印章涵盖了明清以来篆刻名家闲章,专场拍品从明代何震,清代程邃、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徐三庚,“西泠八家”以及王福厂、方介堪、陈巨来等,近现代大家吴昌硕、齐白石、沙孟海、邓散木、潘天寿、傅抱石、于非闇、陈半丁、丰子恺等,还包括晚清著名藏书家李慈铭自用印47方,并附有《越缦堂尺牍》本。林林总总,美不胜收,几乎囊括了近五百年篆刻艺术发展史中的各个代表人物。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荣宝斋(上海)“丁酉年冬季艺术品拍卖会”预展现场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相见难·别亦难——中国篆刻五百年名家闲文印集珍》专场预展现场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相见难·别亦难——中国篆刻五百年名家闲文印集珍》邓石如刻印(右面两方)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相见难·别亦难——中国篆刻五百年名家闲文印集珍》专场傅抱石、潘天寿等刻印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晚清著名藏书家李慈铭自用印47方

闲章一般是指除姓名、字号之外的用章,最早是从秦汉时的吉语印演变而来,它是传统诗书画印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闲章内容包罗万象,包括吉语、诗文、箴言、记事、鉴赏、藏室等,最能体现主人公的学识、修养与心迹,以方寸之地见大千世界,向来有“闲章不闲”之说,几乎历代所有书画名家都留下了各种闲章印迹。

闲章与书画结缘最深。此次拍品中估价最高的(1100-1700万元)郑板桥《竹石图》,曾经过多次出版和展览,传承有序,上面就有画家的两方闲章:“二十年前旧板桥”、“有数竿竹无一点尘”。其中,“二十年前旧板桥”源自唐代刘禹锡的《柳枝词》:“清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一说“板桥”的号就出自此,寓有故地重游、怀念故人之意。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清代郑板桥《竹石图》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清代郑板桥《竹石图》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郑板桥《竹石图》钤印:“二十年前旧板桥”、“有数竿竹无一点尘”

如果问,历代名人中哪一位拥有闲章最多?那非乾隆皇帝莫属。据统计,乾隆一生制作印玺有1800余方,故宫现存有1000余方,其中大部分是收藏鉴赏闲章,《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中就收录了172方,许多印文均出自经史典籍、诗文佳句,有的用典冷僻。如2017北京保利春拍会“‘禹贡——敬胜怠者吉’古董珍玩之夜”专场,就有两方乾隆书画收藏印,一方是昌化鸡血石苍龙教子钮“敬胜怠”(语自《大戴礼记》),一方是缠丝南红玛瑙朱雀宝玺“丛云”,因为用语冷僻,又不具边款,原来许多人不知道是乾隆用印,曾经在拍卖会上被捡漏低价成交,此次拍卖经专家考证验明正身后,身价倍增。(参见2017年6月17日石界公众号“玉石捡漏乾隆印”)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乾隆昌化鸡血石苍龙教子钮“敬胜怠”(文物医院博主摄)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乾隆缠丝南红玛瑙朱雀宝玺“丛云”(右二)

闲章一般多用于书画藏书。现代著名画家傅抱石也是一位篆刻家,此次《相见难·别亦难——中国篆刻五百年名家闲文印集珍》专场就推出多方傅抱石刻印。他有一方闲章“往往醉后”(刻过不止一方),在一些画家画作上常能够见到,画家平生嗜酒如命,曾自言酒后的微醺是作画的最佳状态,所谓“往往醉后见天真”,语出画家最崇拜的清代画家石涛《与友人夜饮诗》中佳句“每於醉后见天真”。这也是画家得意之作的一个旁证。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傅抱石常用自刻闲章“往往醉后”

现代书画家、收藏家吴湖帆,一生有许多收藏印,印象深刻的是一方“湖帆宝此过于明珠骏马”,措辞之夸张有趣反映了画家是个性情中人,一般都是在极为珍爱的藏品上钤印。记得曾经在上海图书馆看到过镇馆之宝的唐代欧阳询书《化度寺》碑宋拓本,原系吴湖帆“四欧堂”藏欧阳询书碑宋拓本(另为《九成宫》《虞恭公》《皇甫君》)之首,上面就钤有此方闲章。近日在新开馆的苏宁艺术馆的馆藏品中,看到一幅明代书法家陈继儒的《行书七绝诗》立轴上也有此方闲章,说明当初曾为吴湖帆所藏的珍品。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唐代欧阳询书《化度寺》碑宋拓本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欧阳询《化度寺》宋拓本上钤印“湖帆宝此过于明珠骏马”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明代陈继儒《行书七绝诗》立轴(苏宁艺术馆藏)

名家闲章之中,与赏石相关的也不少。曾经在韩天衡美术馆中见到过馆藏的一方青田石闲章“拜石亭”,系近代书画家、吴昌硕嫡传弟子赵云壑在1932年自刻闲章,上面边款道出了原委:“石涛我私淑之,石溪我宗仰之,米颠拜石我窃效之,愿筑‘拜石亭’以终老焉。”也是一段画家爱石佳话。又如,西泠印社元老童大年自刻有“绿云盦”、“绿云山房”之斋轩印,所谓“绿云”,其实是指童大年二三十年代在沪上购藏的一方玲珑剔透的绿松石,他十分喜欢,以此名之斋轩名,并刻有多方闲章。(参见2017年2月25日石界公众号“西冷元老藏奇石”)点击链接:俞莹:西泠元老藏奇石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韩天衡刻印“石知己”(韩天衡美术馆藏)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韩天衡美术馆藏赵云壑刻印“拜石亭”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西泠印社元老童大年刻印“绿云盦”

看来,闲章除了其材质之佳良与否、篆刻之艺术高下之外,其中确实还有许多故实可以挖掘。闲章不闲,可做信史。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清代黄易刻印“幽心入微”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清代徐三庚刻印“月照禅心”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清代吴让之刻印“妙契同尘”

俞莹:闲章不闲刮目看

现代齐白石刻印“三人行必有我师”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424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