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玩石技法

俞莹:见山,是山

以山形为代表的景观石,是造型石中的大项。赏石圈有玩石始于山水,终于山水之说,类似否定之否定规律。

其实,在佛教禅宗也有类似的说法: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意即由浅入深,周而复始。是山雅集之名,也是取意于此。

俞莹:见山,是山

俞莹:见山,是山

玩石始于山水,因为玩石的本意就是亲近自然,与自然对话。而山形石是观赏石中最接近大自然的,也可以说是自然的缩影。赏石最初给人完全是一种自然式体验,它是自然山川的浓缩,是人们亲近自然、卧游山水的表征。这也是赏石者山水情结之由来。

俞莹:见山,是山

俞莹:见山,是山

如果追溯一下厅堂案几类室内赏石,其最初的形式就是山形景观石。其实证就是宋代米芾书法名迹《研山铭》中描摹的一方“宝晋斋研山”(图为后人所摹)。按照记载,这原来是南唐后主李煜创制的一种文玩。这也是最早被命名的文房赏石。

顾名思义,研山它应有可磨墨的砚池,具有实用价值,但大多带有象征性,因为像灵璧石一类奇石的硬度,要远高于一般砚石的硬度,只下墨而不发墨。其次,其造型具有天然峰峦状,以无斧凿痕为贵(有的砚池也是修治过的),而且底部应以自然平整为佳。从米芾对“宝晋斋研山”的描述来看,他留有许多题字,如“不假雕琢,浑然天成”,“华盖峰”,“下洞三折通上洞,予尝神游于其间”等,显然是把它视为一种自然山川的缩影,是可以游、可以居、可以观的山景。

俞莹:见山,是山

砚山在赏石发展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地位。宋代之前,人们对于奇石的欣赏多限于园林立峰,至于如何移天缩地进入室内案几似乎没有找到突破口。

最关键的一点还在于,唐宋时代还不具备为奇石配置木座的条件(木座的流行,至早在明代中期以后),当时的置石形式还是效仿盆景的做法,俗称盆石——至今在日韩等国仍然十分流行。

天然稳底的研山,就自然成为当时案几供石的主流样式。一方面,它将玩石的对象由室外庭院转移到室内案几,另一方面又将赏石与文房四宝概念相联系,使之跻身于文房器玩范围,并且对于原来笔格(笔架)的造型定式进行了颠覆性的改造,以后如南宋赵希鹄的《洞天清录》、明代文震亨的《长物志》等,都将供石归类于文房雅玩。

俞莹:见山,是山

俞莹:见山,是山

值得一提的是,明清两代,砚山之名虽时有所现,但砚山之实几不可辨。大体只要是山形景观石,而且是自然稳底(也有切底)的,不管有没有砚池,也不管尺寸大小,都可以称作砚山。

砚山成为了古代山形景观石的代名词。

俞莹:见山,是山

俞莹:见山,是山

就像山水画的创作以自然为师一样,以砚山为代表的山形景观石,也是自然山川的一种缩影。其实,山形景观石的欣赏,也与山水画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如北宋郭熙《林泉高致·山水训》中提出的“三远说”(高远、深远、平远)、“四可说”(可行、可望、可游、可居)、“远望取其势,近看取其质”等等,都是山形景观石审美鉴赏的要点。

俞莹:见山,是山

俞莹:见山,是山

古代供石大致有两种主流造型样式,一种就是横峰山峦景观造型的砚山,一种是竖式云头雨脚抽象造型的山子,后者成为了古典赏石的代表。但是,真正雅俗共赏、通行天下的还是砚山。

俞莹:见山,是山

俞莹:见山,是山

比如说,日本水石(“水石”一词,源自中文,是山水景石的缩略语)的创设发源于中土,但它并没有形成瘦、漏、透、皱的赏石观,而是确立了以质、色、形的形式美为特征的现代水石观,其主要取象于山水景观,并且将山水景观石作了细致分类,包括山形石、岛形石、岩形石、土坡石、平台石、湖沼石、瀑布石、茅舍石、舟形石等。

应该说,日本水石大大扩展了山形景观石的范围,深深影响了现代西方世界以及东南亚和台湾地区的赏石圈。

时至今日,景观为上成为了通行世界的赏石观。

俞莹:见山,是山

俞莹:见山,是山

云山供燕几,胜景收眼底。

遥想五岳尊,寸石见须弥。

俞莹:见山,是山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408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