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玩石技法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在当今赏石界,关于奇石是否艺术品的争论曾经不绝于耳。实际上,这里面涉及到奇石被“发现”以后所处的背景和语境有无发生根本的变化。美国已故雕塑家、中国“文人石”收藏家理查德·罗森布鲁姆(Richard Rosenblum,1940-2000)说得好:“木座是一个戏剧化的装置,它实际上使石头成为了艺术品。离开了木座,你会感觉石头与艺术是如此的不相像。……”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罗森布鲁姆制作的灵璧石底座,仿效根座样式(始北山房藏)
观赏石的配座,好比是书画之有托裱,是作品完美与否的一个重要标志。配座除了稳固奇石的基本功能之外,还有着掩盖缺陷、凸显主题的功能。有些观赏石的小小缺陷,往往可以通过恰到好处的配座予以弥补;更多观赏石的不同凡响之处,恰恰是配座予以奠定。从观赏的角度来看,观赏石的配座得体谐调与否,也是评价观赏石优劣的不可或缺的要素。由此可见,底座对于奇石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即使在今天举办的石展评奖中,包括《观赏石鉴评标准》中,底座的权重始终占有一席之地。底座的合适、协调与否,已经越来越和观赏石本身一起作为一个整体而不可分割。在国内很多赏石文化较为活跃发达的地方,为奇石配座,已经成为了一个初具规模的产业。
赏石尽管在宋代开始已经奠定了其独立的地位,但对于座架的讲究还是在明代以后。宋代赏石有“盆石”、“盆山”之说,一方面当时赏石的摆设还没有完全脱离盆景的影响,其供置形式主要是盆(石质或者陶瓷),另一方面有的天然稳底的赏石(比如“研山”)和手中把玩的奇石(有称“袖石”者)也无需盆座。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韩国寿石的水盘布局
至今在日本、韩国等地的景观石(日本称之为“水石”)供置,还流行水盆的形式,盆中或置砂或盛水,一方面起到固定石头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寓意大自然的沙漠和河海,这其实就是受到宋代“盆石”的影响。日本水石的水盘与木座几乎各占一半。水盘主要是浅身陶盆、紫砂盆或石盆,韩国还盛行用青铜所制铜盆。一般是长方形或椭圆形,盘底最好覆盖一层白色或黄色的碎砂(并非海滩或是沙漠的沙子,而是将碎石研磨成的砂粒,比较有质感和表现力),视情况可以喷洒适量的水,给人以瀚海或湖海的感觉,另一方面也便于平稳地安置赏石。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日本那智黑石“蓬莱仙山”,底座仿明式,以线条取胜,浅口薄身,底足处理十分精心(始北山房藏)
相对而言,传统木制底座往往具有束缚感,限制了赏石的表现空间,而水盆的形式更具有延伸感和想象空间,特别是对于景观类的赏石,大大增加了其表现空间和存在感。当然,水盘对于赏石来说还是有其局限性的。比如对于岛礁型、远山型等卧式景观石比较适合用水盆,而象形石、图纹石、意象石等并不适合用水盆。而且,千篇一律毫无个性的水盆,与充满个性的奇石搭配组合,往往无法让人认同其整体感和艺术性,并且容易使人产生审美疲劳。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内蒙戈壁玛瑙“龟宝宝”,底座系用象牙雕琢而成,彰显其不凡身价(徐燕武藏)
相比之下,木制座架往往是量身定做,是极有个性化的作品,不但落榫各不相同,而且其雕饰往往需要根据奇石的主题予以配合,有的构思奇巧、制作精良的木座本身就是一件艺术作品。也就是说,一石可以配多座,一座却不能配多石,这与可以批量制作的水盆(工艺品)显然不能同日而语。当然,木座的样式也有程式化的一面,这在明清两代就有“苏作”(指苏州)、“鲁作”(指山东)和“粤作”(指广东)等地域风格之别,其中无疑“苏作”影响最大,如今大行其道的“海派底座”(指上海)最初也是崇尚“苏作”,但是能够融会贯通,推陈出新。随着海内外赏石界的日益广泛交流,目前各地底座的风格逐渐趋向融合,地域色彩越来越淡化,但大致仍脱离不了以线条简洁见长的明式、以雕饰繁复见长的清式,以及取法现代雕塑底座的新式风格等样式。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内蒙戈壁石“狮子”,海派底座量身定做,一只绣球成为了亮点(薛云生藏)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硅化木“神鹰”,海派创意底座与石头主题非常契合,相得益彰(倪国强藏)
木制底座是观赏石的主流,其大致发端于明代早期。就像明清家具一样,木座的形式和风格也有时代的分野,明式底座的简约和清式底座的繁复,各逞其美,成为目前赏石底座的主流。明式底座刚柔相济,以线条取胜,挺而不僵,柔而不弱,表现出简练、质朴、典雅、大方之美。即使有局部装饰,也决不贪多堆砌、曲意雕琢,而是恰如其分、适宜得体。清式底座装饰手法多样,多见雕刻、镶嵌和描绘,雕刻刀工细腻入微,以透雕最为常用,装饰样式主要有水浪纹、云纹、灵芝纹、树瘿(疙瘩)纹、回纹等。此外,像大理石之类的图纹石,一般是镶嵌在硬木插屏或挂屏中观赏的,这也是仿效国画的装裱形式。在艺术品拍卖市场,古代大理石屏都被归类于家具类。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内蒙沙漠漆“佳藕”,底座仿效乾隆宫廷文玩底座,巧工细作,彰显石头珍贵(无形斋藏)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英石“横云”,底座为清式,小高脚,拐腿,上半部雕饰为树瘿纹,极具匠心(柳国兴藏)
做座要选用好木料,最好是硬木。木料的好坏与其密度高下、糯性好坏密切相关,也与干燥处理程度好坏有关。底座木料用好料,更容易盘玩出包浆。而粗质木材无望有此佳趣矣。
底座除了木材之外,也可以选择其他材质,如树根等。欧美国家还采用一种树脂材料制作底座。其实,材质的不同,往往会引发底座制作思路和形式的不同。比如,按照美术馆陈列的雕塑类作品底座样式,往往不讲究底座的材质和工艺,以最为简单的造型和线条取胜,一般都是用复合板材加工制作,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但这种样式移作奇石底座时,一般也只能适用于与现代雕塑形式相似的造型石,尤其是抽象类的如摩尔石,并非任何奇石都有类似效果。最好是取去样式,灵活变通。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新疆风凌石“先哲”,底座取法现代雕塑座样式,简约而不简单(夏国藏)
一般来说,按照明式或是清式家具样式配置的底座,尽管其中也有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其材质都是木材,其样式和纹饰都来源于古典家具,所以都可算是传统类型。而突破传统家具底座样式影响,不拘一格地大胆借鉴其他艺术门类乃至其他材质而制作的底座,可以称作为创意底座。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广西大湾石“孔乙己”,底座取样于绍兴水乡小桥,富有创意(胡君达藏)
与创意底座相似的,是现成品移用为底座。这也可以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完全突破木制底座设榫定制的常规做法,移用其他材质现成品。比如,食物类的象形石,要突出其秀色可餐的特点,可以采用瓷质餐具,既经济又合理,也美观大方。一种是沿用木制底座,但也是借用现成品,如玉雕作品展示的架座、古典家具的小品几架等等,此外,现存品可以移用作石座,其实有的赏石也可以移用作底座,包括衬板之类。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内蒙戈壁玛瑙“青萝卜”,置于瓷盆秀色可餐(梁大卫藏)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造型类似蒲团的湖南龟纹石,可以移用作为禅僧的底座
另外,一些较为珍贵的小型赏石,除了配置木座以外,还可定做木盒、锦匣贮放。事实上,不少古石(包括日本回流的)都有原配盒匣,至今保存完好无恙。同样,赏石配座以后在展示的时候,也可以视情况配置衬板、几架、博古架。一般来说,一石一座一(板)架独立展示,能够将赏石的气场最大限度地生发开来。
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一石一座一架,欧洲水石的经典布局(威廉·本茨藏)
(本文节选自《玩石指南》,俞莹著)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玩石指南|配座须得体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3193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