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

瓷都景德镇,无疑是古瓷收藏爱好者的福地。尤其是周末早市(鬼市),过去一度人影憧憧,近悦远来,人气爆棚。这几年虽然新窑址发掘日渐减少,但前几年出土的瓷器(片)在民间存量极大,市场仍然十分活跃。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景德镇雕塑瓷厂大门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景德镇雕塑瓷厂古瓷早市
景德镇的古瓷早市——其实主要就是以古瓷片居多,目前主要有两个地方,一则是位于新厂东路景德镇雕塑瓷厂对面的停车场,虽然面积不小,但摊位似乎不太多,大概不超过百个,周六、周日早晨均有,没有固定店家;一则是曙光路景德镇陶瓷·古玩城,每逢周一、周二早上都有摊位,规模很大,这里还有上百家固定店家。总体来看,完整瓷器的赝品、仿品远多于旧物,残品、瓷片则大多为旧物,这也是近年来不少玩古瓷的人开始“转战”古瓷片了。因为相对来说,古瓷片作伪极为少见,而且价格不高,有的还有证史价值。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景德镇陶瓷·古玩城门楼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古瓷片可以用来做杯托或壶承
古瓷片以明清两代青花瓷居多。有意思的是,据我观察,景德镇市场上的明代瓷片居然多于清代,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就专辟有“明代民窑瓷片”展区,展示在景德镇附近窑址出土的明代瓷器碎片。明代瓷器又以中期(正统—嘉靖)的居多,包括其中的“空白期”。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明代民窑瓷片”展区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展示的明代民窑瓷片
谓“空白期”,通常是指明代正统、景泰、天顺时期(1436-1464年),因为这段时期朝廷纷争动荡,官窑烧造几乎停顿,未见到落款有这三个年号的官窑瓷器,即使是民窑,也罕见题款。但是,这段时期又处于明代瓷器烧造两大高峰(宣德和成化)之中间,可见其承上启下的重要性。过去,对于“空白期”的瓷器研究不够、鉴定不易,这两年因为景德镇明代御窑厂遗址的发掘,才渐渐清晰起来。前两天在上海博物馆落幕的“灼烁重现: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其中有不少是景德镇御窑厂发掘出土的器物(残件及其修补器),也是首次大规模集中展出国内外“空白期”官民窑代表性器物。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景德镇明代御窑遗址现场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灼烁重现: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展品“青花博山炉”残器(明正统-天顺)
明代中期(1436-1566年)总共百余年时间,尤其是“空白期”,民窑瓷器(瓷片)大多无款识,而且纹饰、器型颇为相似,有的发色、胎釉稍见微妙差异,所以极为容易混淆难辨。其中,岁寒三友、树石栏杆纹饰比较多见,也是较早与赏石有关的瓷器主题纹饰。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乾隆《岁寒三益》
岁寒三友之说,源自宋代,流行甚广。苏东坡写有《游武昌寒溪锡山寺》,其中有“风泉两部乐,松竹三益友”之句,将风声和泉声解读成两首乐章,松柏、竹子引为知己益友。这可能是岁寒三友松竹梅的最早出处。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明代中期“岁寒四友”青花瓷片
岁寒三友纹饰,在元代青花瓷器就已出现,一直到明代早期,岁寒三友纹饰皆为松竹梅。不过,在明代中期青花瓷中,奇石成为最突出的形象,有的变成了四友,即松竹梅石,石头通常是园林太湖石形象,而且居中在C位,端庄耸立,主体形象十分突出,有的为平涂、有的为线绘,有的还有孔洞特征。相比之下,松竹梅大多为潦草几笔,有的松与竹形象十分相似难辨,也有的索性省略了竹或松,岁寒三友变成了松梅石,或是梅竹石,显得有点随意性,但奇石始终是不可或缺的主角——这确实有点不同寻常。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明代中期“梅竹石”青花瓷片
其实,苏东坡当年在题文同画时曾经提到:“梅寒而秀,竹瘦而寿,石丑而文,是为三益之友。”(宋·罗大经《鹤林玉露》)——这也是苏东坡“石丑而文”的丑石观的出处。不过,后人多误读为“石文而丑”(以清代郑板桥为代表),这两者其实意思有所不同。苏东坡眼中,寒梅、瘦竹和丑石虽然看似并不美,但外朴内美,并称为“三益之友”。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国画《松梅友石》局部(邓百熙作)
益友之说,源自《论语·季氏篇》第十六章:“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意思是与正直的人、诚信的人、知识广博的人交朋友,都是有益的。这里,苏东坡显然将梅、竹、石拟人化了。其中,奇石虽然不同于松竹梅有生命特征,但以石为友之说也是由来已久,如唐代诗人杜牧在《奉和门下相公送西川相公兼领相印出镇全蜀诗十八韵》中提到:“同心真石友,写恨蔑河梁。”所谓石友,是指情谊坚如金石之朋友。石头,便是带有坚毅不变之象征意味。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明代正德树石栏杆纹青花瓷片
树石栏杆纹,通常是以树木、湖石、栏杆为元素组合而成,也有的只有栏杆和树木(似乎多见桂树),大致反映了当时庭院之一角的景象。湖石通常都在画面中心位置——就像岁寒三友纹饰一样,有的湖石孔洞中还有树木伸长出来,四周围以石栏杆,颇有立体感。此类纹样始于弘治年间,一直到嘉靖年间还时有所见,是当时流行的一种独特纹饰。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明代弘治青花桂树栏杆纹瓷片

记得笔者当年在编集《中华古奇石》(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12月版)一书时,曾经收入曲阜孔府三堂院落中的一方老太湖石。这方太湖石(拟名为“文华峰”),高有三四米,透漏多窍,四面可观,从三堂院落大门进门即可见到,就像是玄关屏风,又寓意开门见山。其供置形式很有特点,四周以石制栏杆围护。这种古代赏石供置方式极为罕见,几乎是独一无二,但是缺乏有关记载,如何断代颇费思量。笔者当时就关注到,明代青花瓷上有类似画面的表现,即树石栏杆纹……。据此断代为“约明代”。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曲阜孔府三堂院落进口处太湖石“文华峰”
前两年再去曲阜,发现在孔府三堂院落的墙壁上,镶嵌有一块明代弘治甲子五月(弘治十七年,1504年)太子太傅、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李东阳的女儿嫁给了孔子六十二代孙、衍圣公孔闻韶)“新庙告成事也”碑刻,记载了孔府在弘治年间遭遇火灾,奉谕重修,由李东阳监工设计。所以,现存孔府三堂院落是明代弘治年间修建的,“文华峰”应该是同时代的置石,这与明代青花瓷中最早出现的树石栏杆纹年代也是一致的。尤其是,“文华峰”四周围栏的石雕样式,与孔庙之中明代建制的孔子家谱碑的样式相一致,故断代为明代大抵没有出错。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3000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