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名家说石

周军:“石奴”自述

现在有“房奴”、“车奴”等等,其实还有更“奴”一族——“石奴”。

我们玩石圈有的说我喜欢石头如“儿子”,可我在石头面前是“孙子”,但我老婆说是我“祖宗”!

石头原由很多,凭心而论除去许多冠冕堂皇的附加,就是“有闲”而已。按照思维惯例,玩石主要指标是“有钱”。由此可知我的玩石水平,也只是停留在自娱自乐的“自慰”阶段。

周军:“石奴”自述

苍翠凌云

缺钱玩石的最好弥补办法是“眼力好”,可我眼力又很拙,的确买了许多“孤芳自赏”的“垃圾石”。遇石时,脑子易发“热”(天生的遇石“冲动症”,目前国内没有这样的专科门诊,看看轰轰烈烈的医改后能否设有这样的科室),症状是易“失控”,只要被我“拙眼”相中,也很难“走钩”。办法有二:价格太高的我就发扬“厚脸皮”精神,死乞白赖硬磨;磨不下来,我就施展我一般不惯用的“男子汉”气概——“买”!老婆曾含情脉脉的说“亲,人家是玩石买房买车,你不能卖房买石,逆潮流而动!”。

这等让我气不打一处来的!还有,当初我为玩石“炒股”,害得我后来“卖石”救市!中国股市啊,中国股市!我玩石头为中国股市是做过贡献的!

我玩石“势子大”。如就那些“找不到共鸣”的石头,我还都送到上海、苏州配“座”。苏州的配坐老师是苏州一流大家,每每看我辛辛苦苦不远千里送来这么多的“垃圾石”,只好默默地大幅“提价”,来规劝我。

周军:“石奴”自述

高秋览月

还有,我搞了一个石屋,为了彰显一点文化情怀,就想起个“斋”、“阁”、“室”、“房”的,老婆说就叫“腾云阁”吧,她还沾沾自喜的说立意:是让你找到云来雾去的感觉!我一听鼻子都气歪了。后来我敲定为“牧云斋”,我的想法是——在思想的天空奔驰纵横的同时,有“牧”的撑控感。但老婆又给我“钦定”了一副楹联——“一生碌碌徒有两块烂石头;两手空空但有一副好心肠”。

我玩石爱交流,只要有石友到我的石前,我就面对石头,从质地美、造形美、色泽美、纹理美、落坐设计美、命名匠心独具美等等方面全面的阐述,每每当我还没讲到精彩地方,一回头,人呢!我也只有绅士的叹息—“知音难觅”!

我玩石爱“赶热闹”。“赶热闹”比“凑热闹”层次高,从字面理解是“参与”积极性更高。只要有大展,我必到!请,来;不请,也来!“背集都赶集,何况逢集”呢。

周军:“石奴”自述

落霞浮峦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象我一样的石奴我遇到很多,天南海北的石奴是有共性的,总结如下:

一是石奴交友方式特别

石奴交友方式简单痛快!不分种族不论贫富不问文化背景,唯一标准是夸他石头好!不管你违心不违心,只要你表扬他石头好,山珍海味、满汉全席!你看到了独特、你看到了特别,你发现了他的发现,你看到了他的特别。看到了他的独到,您就是“天下第一高人”。从今以后他的所有“宝贝”都会定时请您“检阅”!满汉全席是必须的!您就是他今生的知音!

假如你说他石头不好,友谊“小船”立马就翻,从今以后都不愿看到你!你可以说他老婆丑,全家丑,祖宗八代丑,但不能说他石头丑!这是底线!知道不?底线思维就是这样提出来的!

周军:“石奴”自述

苍岩浮碧

二是石奴爱情专一

石奴爱情专一是专业使然,石奴喜欢“真“,石奴最怕做假,最恨造假!不是“原始”的都不喜欢!同理,假鼻子、假脸、假胸一概不喜欢,一听就烦、一看就厌,所以老婆不需过度化妆;石奴喜欢“老“,石奴玩石喜欢石头老气,专业话是“皮壳老到”所以老婆根本不用担心年老皮肤差,石奴会越来越爱老婆,他会认为这“包浆“是他“养”出来的,会加倍珍惜!石奴喜欢“丑”,石奴牢记赏石是“审丑文化”,要有个性有特点,“网红脸”石奴一看就烦,一看就够!什么范冰冰、李冰冰,所有靠“颜值”的票房,绝对没有石奴的贡献!石奴衷于爱情,是爱情的标杆!是老婆的铁杆“粉丝”!每一个石奴都认为“家妻”是全世界最美的!胜蒙娜丽莎百倍!

石奴是社会的良民。政府调节房价的时候根本不用担心石奴,房价再高再抢手石奴不会哄抬房价,(石奴资金只会稳定的流向石市,绝对不会扰乱社会、扰乱房价)。石奴拉动内需,如展会业、餐饮业,酿酒业,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市场上的白酒去向一半流向了上海市观赏石协会。

周军:“石奴”自述椰岛风情

石奴最幸福的时候是参展评上大奖,石奴评上奖就说“评委水平高!”、“公平、公正!”。此时是“大风起兮云飞扬““山也笑,水也笑,世界真美妙!”。

石奴最伤心的时候,是石奴参展没有评上大奖,石奴心在流血!全世界都是“南极”!从头凉到脚后跟。但石奴不骂国家、不骂社会、不骂人民,只骂评委。评不上就说“评委水平差!”、“评委无良知!有黑幕!”。

石奴的共性我一样不少, 跟其它的石奴相比我还是很有差距的, 如玩石缺乏宏伟目标及远大理想,始终没能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联系起来,也没有及时地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紧密结合起来。作为一名职场人员,甚至对局长、市长等伟大的职业也失去了努力方向,也不那么的发自内心的崇拜了,听他们作“重要指示”时掌声也不雷动了!这是在政治站位上的麻木表现。在经济运作上更是缺乏智慧,如,找几个善解人意的大师,请他们“搓一顿”,趁他们酩酊大醉之际,来给我评几个“亿元石”,轰动轰动,让我家“老咸菜”惊喜惊喜。但我又怕她“拿不住”,“整”出范进先生那样的事端来。我总是这样畏首畏尾。

——周军,酒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周军:“石奴”自述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736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