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玩石技法

图纹艺术石称美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2017上海图纹石艺术展内景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2017上海图纹石艺术展一景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图纹石艺术研讨会场景

近日,一个以图纹石为主题的2017上海图纹石艺术展在上海得云轩雅石会所举行,来自海内外40多位藏家的几百方(组)图纹石争奇斗艳,尤其是在置景、组合、演示等方面有所突破。主办者上海市观赏石协会图纹石专委会还举办了图纹石艺术研讨会,主题是如何在图纹石的鉴赏和表现中体现创新精神。钟陵强、王克文(加拿大)、宦振宏、赵德奇、沈建民、顾黙修、王永奎、杨松年、陆建新、唐大璋、王贵生以及敝人均交流了有关心得。其中,有石友提出“图纹石凭什么斗不过造型石”的话题,引起了大家的思辨。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安徽宣石配画“岛国千秋”(钟陵强作)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福建九龙璧“南海观音”(得云轩藏)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广西大湾石“八大遗韵”(伊德奎藏)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广西大湾石“大千意韵”(徐文强藏)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广西大湾石组合“拜石”(枕石斋藏)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海洋玉髓草花戈壁石组合“月是故乡明”(钟陵强作)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矿晶玛瑙组合“繁花似锦”(赵德奇藏)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微雕系列“龟寿组合”(周长兴作)

毫无疑问,目前图纹石的爱好者或是收藏家,要远少于造型石,我估计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观赏石的主流还是造型石。不过,这并没有有损于图纹石的形象。从某种程度上讲,玩赏图纹石者门槛更高,须通晓古典文学和画理,也就是所谓的诗情画意,这需要一定的阅历和学历。至于有些非原石(独石)不玩,因而诟病切割图纹石的石友,其实大可不必,因为追溯起来,图纹石的出名,正是源自切割图纹石,而且还是宋代著名文人学士所倡导。

切割图纹石的欣赏,其最初的形式,也同造型石的起始砚山一样(砚山也有切底者),源自文房器具——砚屏,只不过时间略晚一些。所谓砚屏,是指置于砚之前方(一般在北面)用于遮挡风尘阳光的一种小屏风——就像砚山一样,其观赏意义大于实用价值。按照南宋赵希鹄《洞天清禄集》“砚屏辨”的说法,这是由当时的文人苏东坡、黄庭坚所创制的。实际上,早在宋神宗庆历七年(1047年),欧阳修、苏舜钦就有唱酬诗歌言及“砚屏”,最早的砚屏很可能就是欧阳修命人制作的。该年,滁州刺史欧阳修从贬官虢州刺史张景山处获赠一块“紫石”(今天河南三门峡的虢石),上面有白色月亮、黑色树林等天然纹理图案,被加工成屏。他非常喜爱这块石头,为之作《紫石屏歌》(一称《月石砚屏歌寄子美》)及序,而且请人为其画图,寄赠苏子美索诗唱和(明代林有麟《素园石谱》有其图绘,但未必传真)。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明代林有麟《素园石谱》图绘虢石屏

当时的砚屏之制,除了画屏之外,多为石屏,以有图纹画面的奇石为主,裁以薄片,镶以木框,突出其观赏价值。而且,石屏和砚屏的名称有时候甚至互相通用。

砚屏的创制,对于图纹石的鉴藏具有相当重要的推动作用,特别是为切割打磨类的画面石的欣赏提供了一种理想的样式,到了明代以后,以云南大理石为代表的云石(砚)屏渐渐成为了主流形式,甚至大理石成为了“石屏”、“石画”的代名词,大理石屏成为了一种流行时尚。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云南大理石“水墨山水”(方野藏)

石屏(砚屏)的创制,与当时文人画的兴起密切相关,也从某种程度上推动了文人画的进一步拓展——尤其是明代大理石屏的广为开发。当时热衷于石屏制作的,如苏东坡、黄庭坚、梅尧臣、欧阳修等,都是文人画的重要倡导者和推动者。图纹美石的如诗画意激发了文人学士们的创作热情,出现了不少脍炙人口、流传后世的诗作。如欧阳修有一首《吴学士石屏歌》(一作《和张生鸦树屏》),系为翰林学士吴奎(字长文)所得的一方虢石屏所作。这方石屏也是原虢州知县张景山所赠,但似乎比起欧阳修的那一方要来的更精彩,上面纹理图案不但有树林古木,还有鸟飞鸦鸣,怪石草莽,画意更丰富,更超乎想象。欧阳修写来也是妙语迭出,想象丰富,“虢工刳山取山骨,朝鑱暮斲非一日,万象皆从石中出。吾嗟人愚不见天地造化之初难,乃云万物生自然。岂知镌鑱刻画丑与妍,千状万态不可殚。……”其中“万象皆从石中出”之句可谓神来之笔,道出了奇石之不同凡响之处。

至于后人习惯将石头称作为供石,也与图纹石有关。苏东坡当年被贬官黄州时,捡拾了不少黄州石(类似雨花石的玛瑙卵石),分别供奉给僧佛印和参寥子,并作有前、后《怪石供》。供石之说,源自于此。其实,自从佛教东传后,向来就有供佛之说,即以香、花、果、灯等供养礼拜。至于以奇石供养佛僧,应该是苏东坡的发明。后世禅寺多有置石之举(道观似乎不太多见),如镇江金山寺有大、小雪浪石之供,也是后人仰慕苏东坡之名附会而成的。石不能言,禅不可说,石与禅两者确有许多相通之处。明代《素园石谱》作者林有麟有“石尤近于禅”之说,大概也是由此而来。

图纹石的审美,无疑以诗情画意为旨归。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雨花石。雨花石的诗意品题,源自明代文人书画家米万钟,他被认为是米芾之后最好石者(清·孙承泽《春明梦余录》),在任南京六合知县时,高价收购六合石(雨花石)精品,分别以古诗句命名,如“三山半落青天外”、“门对寒流雪满山”等,并请画家吴彬绘成《灵岩石图》,请胥子勉写成序文《灵山石子图说》,开创了诗赏雨花石之风,影响深远。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五彩铜“繁花似锦”(丁荣铨藏)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雨花石“一池碧水”(陈舒博藏)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雨花石“云深不知处”(史解源作)

俞莹:图纹艺术石称美
广西来宾卷纹石“禅定”(枕石斋藏)

雨花石不但是图纹石中的优秀代表,它还成为了当代观赏石形质色纹鉴赏要素的滥觞者。早在民国时期,著名藏石家张轮远著有《万石斋灵岩、大理石谱》,其中灵岩石即为雨花石(因产自六合灵岩山得名),张轮远以“形、质、色、文(通纹)之客观上美好特点,为研究灵岩石之权舆”,即所谓的形质色纹评鉴要素,而且特别强调“质为本体,当属最要”。当代赏石移用此鉴评要素,最初源自20世纪80年代新开发的图纹石——广西天峨石,后来也成为以红水河水冲石为代表的当代赏石的评判要素。其中纹之一项,就是来自图纹石中的纹,虽然有的造型石有纹理皱褶(当代造型石纹理特征明显的,莫过于广西来宾卷纹石,安徽灵璧纹石和新疆泥石),但却并非必备要素,日本水石评鉴就是形、质、色三要素,并没有纹之说。可见,图纹石的形质色纹评鉴要素,还直接影响了当代造型石的评鉴,也是对于以形赏为主的造型石审美的一种观念颠覆。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界

作者:俞莹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44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