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玩石技法

云石作屏画尤珍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十洲高会——吴门画派之仇英特展”现场

2015年11月8日—12月20日,“十洲高会——吴门画派之仇英特展”在苏州博物馆举行。这也是苏州博物馆“吴门四家”系列学术展览的收官之作。仇英作为明代“吴门四家”之一,只活了40多岁,存世作品很少。据介绍,目前内地各大博物馆仅藏有47件仇英书画。此次特展,共有国内外12家文博机构31件珍品参展。笔者躬逢其盛,特别注意到画家有许多仿古之作,精彩非凡,如《职贡图》、《清明上河图》等。其中有一开《临宋人画》册页(上海博物馆收藏),描绘的是一位妇人正对镜化妆,另一边有一个侍女和一妇人在盘中取食盒。放置在床头的单扇小床屏,依稀是一幅大理石画屏,黑白分明,云山雾绕。当时便有了一个疑问:大理石作画屏是明代开始的事,宋代还没有这方面的纪录,这应该是仇英托古之作。只是这幅宋画原作究竟是什么名称,不得而知,也可能已经散佚了,所以也没有去深究。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仇英《临宋人画》册页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
北宋王诜《绣栊晓镜图》

直到近日,偶然看到一幅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传)北宋王诜《绣栊晓镜图》,正是这幅画面。果不其然,那幅小画屏是一幅山水画,有点五代董源《潇湘图》的画意。两厢对照,两幅画面人物、场景基本一致,唯有画屏不一。恰恰正是这幅画屏,说明了仇英的大量仿古之作,并非是为了仿冒作伪,摹古而不泥古,赋予了时代特点。这幅画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当时(大致是嘉靖年间)大理石屏已经进入居室陈设之列。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仇英《清明上河图》在苏博展示场景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
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
仇英《清明上河图》古玩店局部

同样是仇英的另一幅仿古名作《清明上河图》,结构大体按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的景物顺序布局,但描绘的却是明代苏州繁荣的景象,房屋建筑更为规整宏大,并有裱画店、银楼、香楼、古玩店等明代新兴业态。其中,有一家挂有“古玩诗画”招幌的古玩店,除了书画、古玩之外,门口柜台右上方赫然有一座大理石插屏。看来,当时大理石画屏已经成为古玩书画中的“常客”了。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明谢环“杏园雅集图”局部(大都会本)

明代大理石究竟最早何时作画屏,或者说进入收藏领域的?据我所知,应该至早在正统年间。当时宫廷画家谢环作有绢本设色《杏园雅集图》手卷(现存两个版本,分别藏于镇江市博物馆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描绘了明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三月初一,时值阁臣们的沐休假期,杨士奇、杨荣、王直、杨溥、王英、钱习礼、周述、李时勉、陈循9位朝中大臣以及画家谢环雅集于杨荣在京师城东的府邸——杏园聚会之情景。当时谢环作画,与会者人手一画。从画面来看(“大都会本”),杨士奇左侧书桌上有一方大理石插屏,石屏画意为山水景观,白质黑章,山峦起伏。这也是大理石屏首次出现在古代绘画上面,而且有确切的时间、地点乃至人物场景,应该是写实的作品。从案几上的供置器玩来看,这方大理石屏应该是作为砚屏之用。

明代后期,大理石作画屏开始兴盛起来。著名收藏鉴赏家如文震亨、陈继儒、李日华等,都对大理石作画屏有着高度的评价,并予以品评高下。文震亨指出:“屏风之制最古,以大理石镶,下座精细者为贵。”(《长物志》卷六)。特别是旅行家徐霞客,他在崇祯十二年(1639年)的《滇游日记》考察大理石产地时,予以了极高的评价:“造物之愈出愈奇,从此丹青一家,皆为俗笔,而画苑可废矣。”所谓石画一出可废画苑之说,被后世所认同,如清代乾隆时期重臣阮元在《论石画》一诗中也有此感叹:“惟此点苍山,画工不得比。……始叹造化奇,厌却绢与纸。”(《快雪时晴石画砚屏》)阮元在入仕云贵总督时,有机会多次到云南点苍山考察,大量收购、制作、品题云石画屏,流气所及,影响深远。传世有不少云石旧屏题刻有阮元的诗文,有的为其原物,而更多为慕名仿刻者,颇为后世藏家珍爱。他径自将大理石称作为“石画”,强调大理石画需要品题镌记,点名主题,才能真正体现其价值。这与传统书画的题识有异曲同工之妙。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故宫景仁宫景仁门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
故宫景仁宫景仁门内明代云石大座屏

明代大理石画屏不但在版画图绘上有所体现,现存也有一些实物。如故宫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的景仁宫(初名长宁宫,嘉靖十四年更名景仁宫),正门景仁门内有巨型大理石影壁一座,传为元代遗物,其形制应为明代,与明代家具中的座屏样式极其相似,其中镶嵌的大理石虽然风化剥落痕迹严重,但还是隐约可见黑白两色山水景观画意。这也是现存较早的古代大理石画屏。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17世纪黄花梨大理石插屏式座屏风

1996年9月,纽约佳士得秋拍会推出“中国古典家具专场”,系原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藏品,一座17世纪黄花梨大理石插屏式座屏风(高215cm,宽181cm),以110.25万美元高价成交,也是中国古典家具首次突破百万美元大关,被业界称为“中国古典家具跻身世界级重要拍卖品行列”的标志。这件明末清初大理石画屏,黄花梨雕饰精美无比,无论家具还是石屏体量都是硕大无朋,十分罕见。我原来怀疑,像这么大块面的大理石屏有可能是后配的,因为苏州留园的一块镇园之宝大理石屏,也不过直径一米五左右,这应该还是晚清的藏品——苏州留园有“留园三宝”之说,一为五峰仙馆楠木厅,一为云南大理石屏,一为太湖石冠云峰。最近遇见寓居上海的原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柯惕思(Curtis Evarts),据他介绍,肯定是原配,拍卖后归明尼苏达州美国艺术博物馆,成为其家具馆的镇馆之宝。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苏州留园五峰仙馆内颇多大理石屏陈设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
保存在苏州留园五峰仙馆内的云南大理石屏

俞莹:云石作屏画尤珍
明代紫檀木嵌大理石笔插小座屏

明代大理石画屏虽然传世有一些,但出土文物并不多见。记得2014年6月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申城寻踪——上海考古大展”中,汇集了上海地区历年出土的500余件文物精品,其中就有一件明代紫檀木嵌大理石笔插小座屏。这是1966年4月出土于上海市宝山县顾村明代万历年间朱守城夫妇合葬墓,具有确切的时代纪年。高20厘米,底座长17厘米,宽8.5厘米,其光素的大理石屏上,黑白相间,仿佛一幅山水画面,之前有条桌式带孔洞的笔插。这是一种笔插与砚屏组合而成的文具——又称笔屏,一物两用,颇为少见。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界

作者:俞莹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3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